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朕不吝有赏
    朱由检隔窗看着。

    意气风华的三人还没走几步路。

    何新这边口哨一吹。

    便是四五名精干的天子亲兵突然出现。

    且直接以擒拿之术扣住了三人臂膀,使其动弹不得。

    而朱由检也没有再看,走进屋内,坐在了那木椅之上。

    但此时琵琶声却也停了。

    朱由检拿起书架上的金瓶梅随意一翻,突然猛地拍在桌上:

    “继续弹!”

    屏风后传来一声“遵旨!”

    便又听见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而不够自然的琵琶曲声。

    朱由检察觉出来,此女子或许跟下面被抓的几人相识,若不然此刻不会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这时候,此女子的丫鬟端着一茗香茶从楼下走了上来。

    十四岁的小姑娘还没剔去胎发,樱唇紧抿,显得有些羞涩,跪在了朱由检面前,举起托盘:“陛下,请用茶。”

    御马监何新走了过来,接过香茶,揭开茶盖,微微抿了一口,待半刻后才递给朱由检:“陛下请用。”

    “你喝过的,朕就不喝了”。

    朱由检推开了何新递来的香茶,起身来到锦床边坐下,提起槅子里的一壶写着“苏州米酒”字样的锡壶,在依旧还沾有水渍,想必是这楼阁女主人用过的夜光杯拿了过来,自斟了一杯浑浊的米酒,开始品尝起来:

    “醇厚可口,香津味美。”

    ……

    “老实点!”

    这时,踢踢踏踏的上楼声传来。

    朱由检回头一看,便见被自己官兵抓住的三个人被押了上来。

    三人都是风度翩翩,却一看就弱不禁风。

    一人头戴方巾,想必是入了泮的秀才。

    一人则身穿团领儒袍,腰系乌角带,一看便是七品命官,只怕就是编纂自己落水而死的那位翰林院编修。

    还有一人则是身着铜钱纹锦袍,头戴西瓜帽,华丽却似乎没有功名在身。

    这三人一见朱由检一行人的气度,便已然觉得不妙,面露惊讶之色。

    其中那姓侯的更是大为激动:“敢问阁下是谁,为何出现在我李姬的闺阁,又为何坐在她的锦床上!”

    这时候,那名一直回避在屏风后女子也抱着琵琶走了出来:“公子,他是皇上。”

    这女子只说了这么一句,也不敢再妄言,甚至再向前走一步。

    因为已有何新麾下的武士将倭刀持在了她的脖子上。

    “什么,他是皇上?”

    三人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都是面露惊愕之色。

    那姓侯的更是神色冷峻起来,问着这女子:

    “他既然是皇上,那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告诉我,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女子正要解释。

    朱由检则先开了口,笑着对这女子说道:“姑娘真是倾国倾城貌,把你比下去了。”

    朱由检指了指陈圆圆。

    陈圆圆面露惭色,低下了螓首,但复又抬起头来,对于眼前的一切,她也觉得精彩。

    她从未有想过会亲眼目睹这样的事。

    居然有人想害皇帝陛下,而且还偏偏被皇帝陛下给恰巧抓住,可见百无一用是书生。

    “请问姑娘芳名,今日不请自来,多有叨扰,朕当不吝有赏。”

    朱由检既然作为前世浪子,今日即便成了帝王,虽不免刻意冷酷些,但见了美色自然也就难掩风流本性,便开始与眼前这此楼女主人暧昧起来。

    此女子自然不敢不从,毕竟眼前此人乃是大明皇帝。

    “回禀陛下,奴家李香君,承蒙陛下厚爱,不敢领赏”,李香君说完便我见犹怜地看了那姓侯的公子一眼。

    朱由检没想到此女子竟然是秦淮八艳之首的李香君,一时玩味兴起:“朕赏你侍寝一夜如何?”

    这女子不由得俏脸一红,粉面含嗔,若不是因朱由检乃当今皇上,只怕她早已骂朱由检是登徒浪子。

    朱由检则先哈哈大笑起来:“姑娘别生气,朕不过是一时戏言,眼下国事艰难,匈奴未灭,作为帝王,朕哪敢耽于美色。”

    朱由检这么一说,这女子不由得脸色由阴转晴,朝朱由检莞尔一笑,心道还算是位心怀社稷的明君。

    陈圆圆则也内心微微荡漾了一下,心中暗忖当今陛下竟也有诙谐之时,不似往日那么严肃刻板。

    周皇后则是轻蔑地笑了笑,心中颇为鄙夷,自家夫君也不过同世间男子一样,见了美人就迈不开腿,说话都没了正形,冷酷时连自己的亲岳父都敢杀,但在一平民女子前却表现得如此客气。

    袁贵妃则是捂嘴而笑,暗道:“此人或许不知侍寝于陛下的乐处,那可是身软体酥,让人回味无尽。”

    虽说朱由检不过一时戏言,调笑了这李香君一眼。

    而那姓侯的则已经是脸色难看起来,怒不可遏,醋意大起:“你竟敢私通于皇家,背叛于我侯方域,我侯方域一世之名竟然毁于你这贱人之手!亏我视你为知己!”

    朱由检还没来得及审问此人,便因此知道了这人原来是《桃花扇》男主,明末知名的复社成员,最后投降满清做汉贼的生员侯方域。

    “公子你为何这样说我!”这李香君却已经是泪如雨下,颇为委屈地问道。

    朱由检推开了李香君,而走到了侯方域等人面前:

    “三位好胆色,说说吧,为何要加害于朕,你们口中的钱公是谁?”

    侯方域抬起了头,没有回答朱由检,依旧别过脸,朝李香君啐了一口:“贱人!”

    “放肆!”朱由检不由得怒吼一声:“竟敢无视朕,掌嘴三十!”

    何新便过来直接朝侯方域甩起了巴掌,一掌接着一掌,打得侯方域脸都歪了,鼻子嘴巴都是血。

    侯方域这才安静了下来。

    “为正这位李姑娘清白,朕先把话说明,这位李香君姑娘没有私通于朕,是朕冒然闯进来的,不过侯方域啊侯方域,你倒是挺有能耐,敢打朕的主意,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你最好告诉朕,那姓钱的是谁,还有你们为何要谋杀朕,是怎么计划的,参与的人还有哪些。”

    侯方域抬起了头,看向朱由检:“我,我不知道。”

    朱由检不由得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走到那翰林官面前来:“怎么,要朕亲自问你是谁不成?”

    “微臣南京翰林院编修吴伟业,见过吾皇陛下”,这吴伟业低垂下了头,颤抖个不停。

    而这时候,那看上去穿着富态的人不等朱由检问,也先开了口:“草民董祖源,家父是礼部尚书董文敏(董其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