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倒打一耙
    朱由检回去坐了下来,不由得拍起了手掌:

    “好,很好,都是高官子弟啊。”

    侯方域的父亲侯恂曾是兵部尚书,提督山东、河南、湖广军务,东林党中掌管过军权的封疆大吏。

    左良玉便是侯恂所提拔。

    而这吴伟业则出自江南名门,之前被朱由检提为文渊阁大学士的吴牲便与他有亲。

    董祖源之父董其昌更不必说,生前便是名震天下的大儒,书法与绘画俱是双绝,不过其人私德不佳,被百姓愤而抄府。

    也正因为此,朱由检才说他们是高官子弟,倒也一点不为过。

    “说说吧,钱公是谁,谋杀朕的这件事发生的前因后果!”

    朱由检说着就突然地一拍桌子,猛然地大喝了一声。

    其身后的袁贵妃和陈圆圆都被吓得是花容失色。

    朱由检其实本就已怒火冲天,不过只是隐忍未发而已。

    侯方域依旧是两眼瞪着李香君,什么也不说。

    而吴伟业则低垂下头,嗫嗫嚅嚅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唯独董祖源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陛下饶命!是,不,我不能说。”

    朱由检怒极反笑,朝何新打了个手势。

    御马监何新虽曾经不是东厂和锦衣卫系统的人,但这些日子也向吴孟明和李若琏取了不少经。

    因而,一得圣意,何新便摔起鞭子直接朝这三人甩打了起来。

    拇指粗的牛皮鞭打得三人嗷嗷直叫。

    董祖源更是哭了起来。

    而侯方域也是一脸龇牙咧嘴地痛苦不堪。

    吴伟业则抖得更厉害了。

    约莫打了有三四十鞭,见这三人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朱由检倒是不由得感到有些惊讶起来,忙喊停了何新鞭笞三人的动作:

    “倒挺有骨气,那人究竟给了你们多大的好处,敢让你们违抗于朕!”

    说着,朱由检则先让周皇后、袁贵妃、陈圆圆以及李香君四人回避。

    然后,朱由检则亲自吹熄了三盏烛灯,只留一小灯,照着侯方域等人脸上:

    “现在说还来得及。”

    吴伟业怕的是全身发抖,很是憋屈地道:“陛下啊,我们真的不能说啊,他,他们都是惹不起的,陛下您也不能动他们的。”

    “是吗,朕能不能动,可不是你们说了算。”

    朱由检说着就起身从一士兵手里夺过一把绣春刀来,在侯方域手腕处割了一刀。

    接着,朱由检则悄悄将刚才顺手拿在手里的米酒倒置过来,让米酒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

    “朕已割断了你的血脉,若早点说,还能救回你的性命,若你再执迷不悟,你就慢慢血流干而死吧。”

    死亡的确不可怕。

    但面对死亡的过程且又迟迟不会死去的过程最可怕。

    朱由检倒是想也借此吓吓这三人,突破这三人的心理防线,让他们感觉到更大的恐惧。

    侯方域此时心跳开始加速,整个空气安静地可怕,除了能听见吴伟业的哆嗦声,什么也没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啪嗒。

    啪嗒。

    侯方域听着自己的“血液”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再加上手腕处的疼痛,他也跟着哆嗦起来。

    但让朱由检没想到的是。

    侯方域转瞬间就直接被吓得晕厥了过去。

    董祖源这边听着侯方域的“血液”滴落的声音,再加上一看见侯方域晕厥过去,还以为他真的是血流尽而死,先已吓得不轻,忙磕起头来: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我说,我说就是,是牧斋先生,钱牧斋先生,他说他乃东宫旧臣,但被陛下所不容,而陛下您如今又不喜东林党”。

    董祖源话还没说完,吴伟业先吼了起来:“别说了!董祖源,你不想想得罪钱公的下场吗?”

    “混账!”朱由检顺手一刀将吴伟业的左臂直接砍断:“朕让你说话了吗,何新,将他拖下去!”

    “陛下,不是微臣不能说,是真的不敢啊,陛下还请三思,三思啊!”

    吴伟业还在这里哭喊着。

    而何新则早已命两人将吴伟业拖了下去。

    这里,朱由检则拍了拍董祖源:“钱牧斋,便是前礼部右侍郎钱谦益,很好,果然是这位东林魁首,继续说吧,他们为何因为朕不喜东林党而还害朕,参与此事的还有谁?不然你们不可能知道朕的行程。”

    董祖源此时却一声不吭,或许听了吴伟业的提醒,而只是拼命地磕头:“陛下,我不能说,真的不能说啊!”

    朱由检愤怒地直接一脚踹向了这董祖源:“他钱谦益能让你吓得不敢给朕说实话,你难道就不怕朕凌迟你,诛灭你九族!”

    “怕,我怕,可是”,董祖源一时情绪激动,也跟着晕厥了过去,且不由得口吐白沫起来。

    何新此时忙扶起了董祖源,摸了摸董祖源脉细:“陛下,他羊癫疯发了。”

    朱由检颇为郁闷地一甩手,吩咐道:“拖下去,将他和吴伟业好生看好,不要让他们死掉,押回南京再行处决。”

    朱由检这时候走到侯方域面前来,顺手一刀捅在了侯方域的大腿上。

    疼得侯方域立即醒了过来:“疼,疼啊!”

    “侯公子,别激动,越激动,血流得更快”,朱由检笑说了一句。

    侯方域这才发现自己还没有死,不过听着自己血液的滴答声,此时的他也猛然地朝朱由检磕头:

    “我说,我说,是钱谦益,他说陛下您征收商税,不用东林党,而今太子年幼,不如除掉陛下您,扶太子登基,他作为太子亲信,自然能入内阁。”

    侯方域哆哆嗦嗦地回道。

    朱由检不由得看了何新一眼:“果然如此。”

    躲在屏风后的周皇后却先哼了一声:“好大的胆子!”

    “没想到钱先生是如此之人”,李香君的一声叹息,让侯方域心情更为沮丧,却又突然暴起:“这一切,都是李香君从中搭桥,钱谦益让李香君施美人计,诱使小生坑害陛下,小生一时鬼迷心窍,还望陛下饶恕小生,呜呜!”

    朱由检倒没想到这侯方域临了还能倒打一耙,急中生智地把李香君扯到了这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