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真相大白
    因侯方域刻意要将李香君拉下水,说是钱谦益指使李香君施美人计让他参与谋杀皇帝朱由检一事。

    李香君便从屏风后跑了出来,一双泪眼又委屈又怨愤地看着侯方域:

    “公子,为何如此构陷奴家!”

    侯方域没有回答李香君,也没有回头看李香君一眼,依旧腆着笑脸,看着朱由检。

    朱由检此时则也怕侯方域又改变主意,闭口不肯招供,便命何新将李香君拖回去。

    而朱由检这里则继续问着侯方域:“既然是钱谦益让李香君诱使你参与谋杀朕,那么是谁给你透露朕的南巡行程的?”

    “是兵科都给事中龚鼎孳!”

    侯方域立即回答了朱由检地问话。

    “详细说说,你们是如何联系上龚鼎孳的,你们是如何计划的?”

    朱由检虽然限制了南撤官员的私自出行,却也没有时时刻刻都在监控他们,因而在听见是兵科的龚鼎孳出卖了自己行踪时,他倒也没有十分的惊怒,只是好奇这龚鼎孳居然还能有如此胆量。

    朱由检本以为在原本历史上投降闯贼和满清的低品级官员虽说没有气节但也能理解其行为。

    毕竟不是谁都是理想主义者,作为低层官员没有担负天下社稷和民族风气的重任,自己既然作为皇帝,在穿越后也没必要全部都斩尽杀绝。

    所以,尽管朱由检为自己之皇权而杀了不少首辅和尚书,但也没有真的根据原本历史的结果对所有官员进行斩尽杀绝。

    毕竟,在现在这个世界,很多官员会不会投降满清都不过是还未知的罪孽。

    朱由检不能因为这个就无端处决人家。

    但现在朱由检觉得自己或许错了,有些人尽管现在没有投降闯贼或满清,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还在效忠自己,从某种角度来讲,他们这些人从本质上就已经是属于败类了。

    所以,听到龚鼎孳这个在原本历史上先投闯贼后投满清的人原来就是出卖自己行踪的官员后。

    朱由检想到的则是到南京后,自己绝对不能手软,宁可以铁血澄清寰宇,也绝不姑息腐虫烂人间!

    “龚鼎孳同吴伟业、钱谦益同是江左三大家,龚鼎孳与钱谦益本是至交,龚鼎孳之妾顾横波也与钱谦益之妾柳如是相交深厚,钱谦益也是从顾横波口中得知龚鼎孳随陛下南下的事,并让小生和董祖源以及吴伟业一起想办法联络上龚鼎孳,我们买通了一名游击而联络上了龚鼎孳,由他给我们传递陛下您的行踪。”

    侯方域说完就直接朝朱由检磕起头来:“小生一时昏聩,被美色所误,因而险些做些不忠之事,还望陛下饶恕小生啊!”

    朱由检虽然能听出来这侯方域是在有意为自己开脱,但他也判断地出这侯方域说的应该大体差不多。

    不过,对于侯方域的求饶,朱由检没有答应他,而是吩咐人将侯方域拖了下去。

    “点灯!”

    朱由检坐了回来。

    现在整个事件脉络,朱由检已基本清楚,他的心情说不上是愤怒还是庆幸。

    是该因钱谦益等东林党官员意图不轨而愤怒而是庆幸自己因为一直小心翼翼而提前上岸躲过一劫。

    反正,他现在说不上来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局面。

    仅有一天路程相隔的南京城,对于他朱由检而言,或许不是脂粉香浓的秦淮风月,而是血雨腥风的肃杀战场。

    官兵们将灯都已点燃。

    李香君的温馨闺房不合时宜多了一丝血迹,和一只断臂,还有一把带血的刀,以及一抹泪痕,还有淡淡的尿骚味,也不知道是谁被吓得失了禁。

    朱由检走到了窗边,江面上御舟的大火依旧还未散尽,无数官兵的呐喊声依旧在此起彼伏着。

    不过,因为朱由检早已命何新在两岸埋伏下了重兵,所以谁也别想趁机逃离,尤其是随扈的文武官员。

    或许,此刻很多官员都以为自己这个皇帝已经葬身火海或者是落于水中。

    只是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官员打错了算盘。

    一想到此。

    朱由检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何新这时候走了上来:“陛下,这三个人都已经被控制好,接下来如何做,请陛下圣裁!”

    “立即捉拿龚鼎孳,派兵奔赴绍兴董其昌府邸;还有,立即告诉百官,朕并无大碍,且在丹徒驻跸,同时下令明日一早立即赶赴南京,先派兵包围南京城,非朕旨意,凡有功名的官绅皆不得出城!”

    朱由检下令后,就又命人将李香君的闺房收拾一下。

    同时,朱由检则走在李香君面前来:“听侯方域刚才说,姑娘也参与了此事?”

    李香君似泣非泣地抽噎着,两眼肿的跟桃核一样:“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奴家虽不读书,却也明白天地君亲师之纲常,只是不曾想今生却遇到如此薄幸郎,如今奴家只有以死自证清白!”

    说着,李香君就直接朝一柱子处撞去。

    “拦住她!”

    朱由检大喝一声。

    一士兵忙横手抱住李香君。

    朱由检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走到李香君面前来:“你既被人招供涉嫌此案,如何审你,如何处决你,自然是由朕做主,若你敢再随意轻谈生死,朕保证她会死很惨!”

    朱由检说着就卡住了李香君贴身丫鬟的脖子:“姐姐!”

    “请陛下放开她,奴家遵旨便是”,李香君这么一说,朱由检笑着过来要摸她那白皙的脸:“这才乖嘛。”

    但李香君躲了过去,朱由检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也不好强人所难。

    “也罢,今夜天色太晚,明日得早起赶路,今日已叨扰姑娘一夜,便请姑娘收拾出房间,让朕等歇息如何?”

    朱由检这么一说,李香君便收住泪水,欠身朝朱由检行了一礼:“遵旨。”

    朱由检作为帝王,自然和皇后周氏睡在了李香君的大锦床。

    而袁贵妃和陈圆圆则一起睡在楼上回廊后的碧纱橱里。

    官兵们则不敢睡,需要轮班护卫朱由检的安全。

    李香君则挤在自己丫鬟的屋里,但却没有睡觉,望了一晚的夜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