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大加封赏
    朱由检没有直接废掉太子。

    也有另外一层原因。

    便是不能让此刻的大明王朝出现夺嫡之争。

    那样的话,自己虽然把东林党的气焰打压下去了,却又添了夺嫡子争。

    内讧只怕依旧不会停止。

    群臣们也因此松了一口气。

    太子没有被废。

    至少说明整个朝堂大体还是稳的。

    至于因为钱谦益一案牵连进去的官员们被株连也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谁让他们那么不识好歹。

    不过,朱由检可不想就此放过还在朝堂上的文武官员。

    他还要敲打敲打。

    因而,在下旨将太子打入宗人府后。

    朱由检则直接站起身来,面对着文武百官:

    “朕知道,你们很不喜欢朕这个皇帝,没有太子那么好操控;但尔等也是熟读圣贤书的,也都知道忠孝大于天的道理!

    朕早在山东就让史可法、陈纯德抢先来南京通知尔等,尔等缘何迟迟不来接驾!”

    朱由检的话虽说得语气平淡,却吓得一众官员都跟着跪了下来:

    “臣等有罪!”

    “知道自己有罪就好,朕也不是一味嗜杀之人,如今天下动荡不安,虽需铁腕治国,但也要兼容怀柔之术,尔等过往之罪,朕大可宽宥之,但今日之后,尔等若敢再做出误国误君之事,休怪朕不讲情面!”

    朱由检说着就猛地一拍龙案。

    一众文武百官吓得又跪了下来:

    “臣等不敢!”

    很好,很有建奴日后建国大清后的君臣之感。

    这才是帝国该有的君臣关系。

    建奴能让满清统治中原达两百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着眼前这些官员们被自己吓得不敢有半点违背之言,朱由检很是满意。

    “眼下国困民乏,大半江山沦丧,朕也有罪过,尔等自然也是一样有罪过,常言道,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从今日起,朕不加罪于尔等,尔等亦当不求全于朕,我们君臣一心,共攘大业,救国家于危难,倒万民于水火,早日重振大明,复我大明万里河山,南北一统,天下尽归我汉土!”

    朱由检这么一说,群臣又齐身唱喏:

    “臣等誓死追随陛下,不敢稍有懈怠!”

    “很好,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法,以往之廷议廷推暂且停用,现在听旨:

    南京吏部尚书高弘图改为吏部尚书,加文华殿大学士,入内阁为次辅;

    刘宗周,乃理学名家,启用为礼部尚书;

    南京户部尚书张慎言改为户部尚书,加东阁大学士,入内阁办事;

    郑三俊进右都御史,徐石麟进工部尚书,姜曰广启用为刑部尚书;

    湖广巡抚何腾蛟加为兵部左侍郎兼领右副都御史,总领湖广。山西、陕西军务;

    凤阳总督马士英加为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命其进京入内阁办事;

    兵部尚书李邦华督师河南、凤阳军务;

    漕运总督巡抚淮扬路振飞改为兵部左侍郎、应天巡抚、东阁大学士,入内阁办事;

    淮扬巡抚李明睿加为左副都御史兵部右侍郎,总督漕运,提督练兵募兵事宜。

    宁武伯周遇吉加为宁武侯,靖武伯黄得功晋为靖南侯,高杰加封兴平伯,刘芳亮加封为建宁伯;御马监何新加封为东乡伯;韩守敬升秉笔太监;史可法升秉笔太监;

    内阁照此拟旨执行吧。”

    朱由检在借着钱谦益之事狠狠打压了南京官员气焰后,便直接开始大加封赏。

    这样也算是大棒加胡萝卜,不由得这些大臣们不听自己之命。

    从南京原有官员到现在把守各处要地的封疆大吏以及手握重兵的大将和职权甚重的内廷太监都被朱由检重新任命。

    如此也算是皇恩浩荡,泽被百官了。

    值得一提的是。

    内阁大学士到现在一共有七名。

    分别是还在南昌的内阁首辅即谨身殿大学士范景文和现在南京的文华殿大学士高弘图、还有在徐州剿匪的武英殿大学士李邦华依旧暂留杭州的文渊阁大学士吴牲。

    另外还有东阁大学士马士英、东阁大学士张慎言、东阁大学士路振飞。

    朱由检有意搞平衡。

    所以这七位内阁成员中,东林党的有,阉党的也有,曾经做过地方督抚的有,在翰林院待过做过东宫辅官的也有,来自北京的随扈官员也有。

    从内阁到六部以及内廷和江北各处要地的文武官员的任命,除掉左良玉这个半独立的大牛尚不能动以外,朱由检几乎把整个朝廷内外都动了一遍,也算是牢牢地将朝廷内外把控在了自己手中。

    眼下,也只有等着漕运总督、巡抚淮的李明睿募兵结束和文华殿大学士李邦华剿刘良佐部结束,便可大举练兵,准备抗击建奴。

    八百万现银已尽数入了朱由检的内帑。

    数千万两价值的金玉珠宝除紧要的留于宫中典藏外,大部也被朱由检交给韩守敬去拍卖。

    至于以后的国库收入,朱由检自然是要从商业税收和贸易上着手。

    不过,眼下朱由检还不急着让这些江南官绅们掏腰包,毕竟他还有几条大鱼要宰。

    而且,若是现在直接征收商税,只怕会引起整个江南士绅和庶民联合反抗。

    曾经发生在天启年间的苏州抗税事件便是一个缩影。

    因为宗族和乡党等因素在,整个江南民众和商业都被这些江南士绅掌控在这手里,自己若是强行征收商税,自然会导致很多商店作坊关闭来反抗朝廷征税,到时候很容易导致大量失去土地的庶民又失业,也就很容易会引起民变。

    所以,朱由检即便已经宣布加征商税,也没有打算立即执行,他要循序渐进的来。

    钱谦益、吴伟业、董祖源、王铎、侯方域等人背后都是当地不可一世的大乡绅,自然也都是富可敌国的大鱼,朱由检自然没必要不先宰宰他们。

    从抄没魏藻德等官员到抄没孔府,朱由检忽然发现其实自己来到大明成为大明皇帝崇祯后,即便缺钱也没必要大费周章地先去制造玻璃和肥皂去市场上获取暴利。

    而要解决军饷的问题,无疑抄家是最方便且最有效的。

    这些被大明百姓养了两百年的大乡绅大地主们,哪一个不是肥得流油的大肥猪,甚至还包括自己的那些亲戚关系或远或近的朱家藩王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