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铁血统治开始
    钱谦益一听闻皇帝陛下朱由检要将他慢慢溺死,顿时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陛下,罪臣求求陛下,罪臣还不想死,这水太凉,罪臣怕冷啊!”

    钱谦益匍匐在地上,声泪俱下地哭诉起来。

    作为东林党的魁首,钱谦益与很多东林官员一样,在平时的时候一个个厉害的不行,谁都不放在眼里,但真正遇事的时候又怂的不行。

    钱谦益如今也是这样。

    现在的钱谦益只想着能够活一命,也没管什么节操不节操,硬是可怜兮兮地拖着铁链子朝朱由检这边爬来:“陛下,陛下啊!”

    史可法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虽然他现在是内宦,但骨子里看重气节的血液还在。

    因而一见钱谦益如此卑躬屈膝,摇尾乞怜,气得一脚踩在了钱谦益的手上,疼得钱谦益是龇牙咧嘴:

    “钱牧斋!大丈夫不过是死得其所,你既然敢做弑君之事,就该有今日之准备,要么慷慨赴死,以己身正朝纲,要么就干脆咬舌自尽了事,在这里求陛下,险君父于为难之境有何意义!”

    史可法忍不住直接斥责起这钱谦益起来。

    钱谦益却是直接啐了史可法一口:“史可法,你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陛下要你死的时候,看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硬气,死太监!”

    钱谦益这话使得史可法气得不行,当下就立即命人执行朱由检的旨意要将钱谦益吊起来,然后慢慢沉入水中。

    而钱谦益却也因史可法想到了一个自救的主意,忙对朱由检喊道:“陛下,罪臣也可以像史兵部那样变成宦官,让罪臣当您身边一杂役也行啊,陛下!”

    “真是吵死人,朕的鱼都被吓跑了!”

    朱由检说着就丢下了鱼竿,走到钱谦益面前来,一想起他刚才说自己怕水太凉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钱谦益,你头皮痒吗?”

    钱谦益不知道陛下朱由检为何突然这样问他,便想也没想就摇了摇头:“不痒,微臣头皮一点都不痒。”

    “怎么能不痒呢,告诉朕,到底痒不痒?”

    朱由检喝声问道。

    见陛下朱由检有些生气,钱谦益只当自己答错了话,忙又点头:“痒,头皮甚痒!”

    朱由检不由得笑了笑。

    左都御史陈纯德、刑部尚书姜曰广、大理寺卿魏博彤、司礼监秉笔史可法都不明白陛下朱由检突然问这个是何意思。

    连钱谦益自己也不明白。

    唯独朱由检自己是玩心大起,笑着吩咐道:“找个刀法好的,给钱牧斋先生去去三千烦恼丝,只在后脑勺留一小撮,做成金钱鼠尾样,日后你钱谦益即便死了,也投胎去给胡夷做臣子,别来我华夏做汉臣,你这样的贱种不配。”

    朱由检说后,就吩咐人立即执行。

    “陛下!”钱谦益哭喊了起来。

    不过,朱由检并未理睬他。

    一名锦衣卫拔出了袖中小刀,听从朱由检之命,开始给钱谦益割除头发。

    待钱谦益被剃得只剩一小撮金钱鼠尾后,朱由检才说了一句:“钱谦益,你记住,不是谁都可以做朕的宦官,你既然有胆子谋杀朕,就得有胆子面对朕对你的处决。”

    就在朱由检说话的时候,钱谦益已被吊了起来。

    初始,钱谦益开始变得沉默。

    但等到锦衣卫将他慢慢往湖里放时,他也急的大骂起来:“崇祯,你这个杀人如麻的昏君,你不得好死!”

    朱由检并不理睬,在这种时候,钱谦益骂和求情都是一样的,都得面临被处决的命运。

    等到钱谦益已经挨进水面,且其头颅慢慢沉入水中又吊起来时,钱谦益又再次求起了朱由检:“陛下,水真的太凉,求求您要让罪臣死,就给罪臣一个痛快的吧。”

    “放下去!”

    朱由检吩咐一声,钱谦益又沉入了水中。

    钱谦益的脑袋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旋即又被吊起,然后又被放心。

    “陛下,罪臣错了,罪臣真的错了!”

    钱谦益每一次被吊起就求情一次。

    朱由检并不理睬,而是继续握着鱼竿往水里一甩:“朕的鱼竿起时,就吊起他,朕放进水中时,就放下他,明白吗?”

    “遵旨!”锦衣卫们回应了一声,就又把钱谦益沉入了水中。

    紧接着,朱由检又起竿。

    钱谦益大口呼吸了几口气:“朱由检,我要杀了你!”

    朱由检又放下鱼竿。

    钱谦益又被沉入水中。

    紧接着,朱由检又起竿。

    “陛下啊,您就直接杀了我吧!”

    朱由检又放下竿。

    钱谦益又被沉入了水中。

    如此周而复始,朱由检是放了又起,起了又放。

    而钱谦益是求了又骂,骂了又求。

    最终,钱谦益彻底没了鼻息。

    “这就是谋逆于朕的下场,剩下的同党要犯交给你们”,朱由检朝三法司的三位堂官吩咐一声后就丢下鱼竿回了宫。

    而刑部尚书姜曰广则不由得喟叹一声:“牧斋啊牧斋,你早知有今日,何必当初呢。”

    钱谦益被伏诛,这也意味着朱由检铁血统治南方的开始。

    吴伟业。侯方域、龚鼎孳、谈传珠、董祖源五人也没能性命,被押于太平门外菜市口进行了凌迟处决。

    ……

    近卫第二军的官兵到了南京钱府前。

    作为曾经的礼部右侍郎的钱府门房自然是趾高气扬的,即便见了官兵出现也还有几分底气:“你们这是干嘛,知道这是谁的府邸。”

    官兵们自然不会问是谁的府邸,直接一刀砍断了这门房的脑袋,然后把门一踹。

    两队近卫第二军官兵们便直接冲了进去。

    钱谦益做官数十年,贪墨的银子以及巧取豪夺的田产被尽数抄没,其跟着钱谦益一起享受民脂民膏的钱府家人自然也没有被放过。

    与此同时。

    钱谦益的常熟老家和虞山的别墅也已被尽数抄没。

    除掉钱府那些昔日作威作福的主子们被尽数杀掉外,所有奴婢的卖身契被朱由检下令全部烧毁,其中柳如是这样的女婢则被先打入教坊司,男仆则被集中起来,作为日后开垦皇庄时的劳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