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东林党和阉党
    无独有偶。

    朱由检借着此次钱谦益谋杀君王的案子继续打击着大乡绅和大官僚的势力。

    此时的河南归德侯府还是一片宁静。

    已被罢职的兵部尚书侯恂并不知道他侯府末日的临近。

    作为归德府最大的地主,且在朝中做官这么多年,侯恂也深刻知道大明现在到底有多么腐朽,而这天下迟早都会从新改朝换代。

    所以,侯恂也在做着投降满清或者闯贼的准备,不过大明皇帝南撤的消息也让他有些犹豫,使得他还不能确定这天下以后到底归于谁。

    所以,侯恂也就没有明显直接表达出自己的政治动向。

    侯恂甚至还想着去接洽左良玉,并帮助左良玉成为乱世枭雄,到时候他还能得个从龙之功。

    但左良玉的身体是每况愈下,这让侯恂也不得不放弃做乱世张良的想法。

    不过,随着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李自成屡战屡败,侯恂也有些着急烦闷起来。

    河南归德乃他侯家之根基所在,整个归德府数十万亩良田都是他侯家田产。

    如今,李自成不停地向西向南撤退,大有重回河南之势。

    而侯恂则不知道是该投降李自成还是该帮着建奴消灭李自成,以除贼之功投降建奴,或者是听从大明皇帝陛下崇祯的旨意,招抚李自成部,组织乡兵抵抗建奴。

    “老爷,归德府知府又来要银子了,说是府库因赈济流民已无半两积蓄,而归德府城亟需翻修御敌因而希望老爷您能捐一笔银子。”

    就在侯恂烦闷时,其管家则急急忙忙跑来禀报消息。

    侯恂一直在纠结是该投降建奴还是该南投到左良玉的地盘去,所以对于归德府的防守并不在意,如今听归德府知府又来要银子,直接大喝一声:“就说我病了,谢绝会客!”

    侯恂话刚一落,便听见马匹的嘶鸣声,吓得他立即问道:“这是战马的声音,听这声音,当不在一百骑之下,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说着,侯恂就急急忙忙地往前院跑来,他很怀疑是不是建奴的八旗劲旅打过来了。

    惊慌失措的他忙大声吩咐仆人将自己书房里奉给建奴摄政王多尔衮的投诚檄文拿来。

    侯恂整了整衣冠,就吩咐人开门,但一开门,他正要下跪时,却看见来的不是建奴骑兵,而是不久前刚升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的马士英和他麾下的标兵。

    “是你,凤阳总督马士英!”

    侯恂属于东林党,而马士英属于阉党,两人从来就不对付。

    因而,现在侯恂见了马士英也没什么好心情,甚至连官场上基本的客套都懒得打。

    毕竟,曾经东林党和阉党可是水火不容的,互相瞧不起对方。

    不过,马士英倒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一点也没有与侯恂计较的样子,笑着说道:

    “侯部堂,你应该现在称本官一声马阁老,鄙人已于十日前,承蒙陛下隆恩眷顾,入值内阁掌兵部尚书印。”

    马士英说后就吩咐道:“将侯府围起来,不得放走一人,有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是!”

    马士英麾下五百骑兵立即分成两翼从左右分奔而去,其余三千步兵也迅速朝两边包抄而来。

    马士英则怡然自得地下了马。

    他今日就是奉命来查抄侯府的。

    侯方域参与钱谦益谋反案,其父侯恂自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

    尽管,侯方域父亲乃是左良玉之前的顶头上司,于左良玉有恩。

    但朱由检作为皇帝,也并没有要惧怕左良玉的必要,甚至他也要借着动侯恂的契机向左良玉表表态。

    朱由检要以此告诉给左良玉,自己这个皇帝并不畏惧他左良玉。

    而他左良玉也最好是老老实实地待在湖北听从朝廷调令,否则侯恂之今日就是你左良玉的明日。

    马士英很庆幸自己当初在得知李邦华领高杰与刘芳亮两路大军以刘良佐残害百姓、不听朝廷诏令,私结外虏的理由进剿刘良佐时而选择出卖刘良佐,并果断听从朱由检旨意来到河南督师。

    否则的话,马士英觉得自己的下场不会比现在的侯恂好多少,自然也就不可能有机会入内阁,还执掌兵部。

    朱由检在诏令马士英到南京执掌兵部的同时也下了一道旨意让他顺便抄没了侯恂的家,并就地处决侯府要犯,带侯府家产到南京充作兵部库银。

    作为崇祯大帝的朱由检让阉党马士英抄没东林党巨头侯恂并杀其本人自然是要加深他和东林党之间的仇恨,以此达到马士英彻底倚靠自己的目的。

    而马士英自然也能猜到崇祯皇帝朱由检的目的,且也能猜到陛下到南京后为控制朝政大权肯定要对尾大不掉的东林党下手,而自己这种非东林党且与东林党仇深似海的阉党成员自然是很有希望被重用的,要不然也不会直接入内阁,执掌权柄甚重的兵部。

    马士英也没打算对侯恂手下留情,他要让崇祯帝朱由检满意,只能比朱由检所想的还要狠,这样他才能给崇祯帝交上一份有分量的投名状。

    “你居然成了内阁大学士,还执掌兵部!”

    侯恂不可思议地指着马士英,但旋即大叫了一声:

    “天啊,陛下啊陛下,您为何让一当年依附权阉魏忠贤的奸佞小人做内阁大学士,还让他执掌兵部,大明亡国不远,亡国不远啊!”

    马士英没有因为侯恂骂自己是奸佞小人而生气,反而依旧还是心平气和地说话:

    “侯部堂,我马某忝居内阁,执掌兵部,会不会让大明国破家亡且不论,但至少我马士英不会造陛下的反,我马士英此身唯以陛下马首是瞻,而不像某些人不但朝秦暮楚,还无君无父,甚至还教出一个意图弑杀君父的不孝子!”

    侯恂听这马士英的话里有话,忙问道:“你说什么,谁造陛下的反,谁的儿子是不孝子?”

    马士英见侯恂问起来,便吩咐人将侯方域的人头提过来,并丢在侯恂面前:

    “侯部堂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看看吧,令子侯方域参与钱谦益谋反一案,企图在丹徒凿沉御舟,但好在陛下洪福齐天,侥幸躲过,并偶然抓获令子之凶行。”

    侯恂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儿子的头颅,吓得忙退了几步,情绪激动之下,且不由得吐出了一口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