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酝酿新政
    南京皇宫乾清宫。

    朱由检从睡梦中醒来,推开了身上光滑如玉的袁贵妃。

    此时,宫外依旧是月明星稀。

    但五更的钟声已经回荡在宫墙里外的各个地方。

    朱由检不得不坐了起来,从成为大明皇帝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不能再睡懒觉。

    尽管这个时代没有电话甚至也没有电报,但传送进京的消息依旧如雪片一般被送到了乾清宫。

    朱由检只要耽搁一个时辰,就只能继续熬到深夜才能处理完各项政事。

    陈圆圆窸窸窣窣地穿着衣裙从外间走了进来,替朱由检更衣穿鞋。

    朱由检眯着眼,任由陈圆圆的玉手在自己身上施为,且直到其他宫娥端着冷水进来时,他才起身捧起冷水一激,才醒了醒神。

    陈圆圆和宫娥们那饱满的胸脯让清醒后的朱由检有些心猿意马。

    但急促的钟声却又让他不得不克制住内心里的蠢蠢欲动,并起身来到乾清宫外阁,坐在黄绢铺就的书案上,准备继续写自己接下来要实施的新政纲领和计划,并等着值班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来奏报需要他这个皇帝御览的重要奏疏和公文。

    乾清宫内侍将冰块端了过来,南京的夏天很热,即便现在是小冰河期,也依旧闷热如蒸笼,如果没有冰块,即便是清晨,也会让人受不了火炉般的烘烤。

    朱由检如今也算是深刻体会得到当年永乐皇帝朱棣为何执意要迁都,或许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从陈圆圆手里夺过蒲扇,朱由检解开黄袍,衣衫不整地半倚在椅子上一边扇着一边看着殿外已渐渐被阳光普照的那一方倾斜着的菜畦地。

    南京宫城是填湖造就的宫殿,因而从建成的时候开始便出现地基下沉,有水浸透而出的现象。

    当年的太祖朱元璋便干脆因此在殿外开辟了一片菜畦地,虽说大明迁都北京已有百年,但常年这里也还是有人打整,因而现在也依旧还能看见被晒得低垂下头的菜蔬。

    从殿外的菜畦地再到殿内门脚处滋生处的青苔,以及斑驳掉漆的梁柱,朱由检不得不承认,尽管韩守敬已经对南京的皇宫进行了修葺,但依旧比别北京城的皇宫破败了不少。

    但现在朱由检自然也不能将国家的财力花在自己的居住环境改善上,他也只能等着将来国富民强的时候,再开始大兴土木。

    今日值班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是史可法,此时的他也已经抱着一沓奏疏出现在乾清宫门外:“奴婢给皇爷请安。”

    史可法现在是内臣,就相当于是朱由检的家奴,因而对朱由检的称呼便已改为家奴对主子的称呼,以奴婢自称,并称呼朱由检为皇爷。

    这与原来历史上满清取代中原后的奴才遍布朝堂有所不同,在大明,只有宦官和锦衣卫等家臣这样而已。

    “进来吧,内阁的几位阁臣都到南京没有?”

    朱由检现在也适应了让史可法自称奴婢的称呼方式,一见他进来,便直接问起他正事,也没有奚落笑话他。

    这些日子,随着钱谦益谋反案进入尾声后,朱由检便开始着手在南京实施新政。

    而他这些日子,他已经亲自开始草拟新政内容,并等着内阁的七位阁臣齐聚南京,他再与内阁进行最终定下新政内容。

    大明的政治制度是历代君权王朝发展积累后最为完善的皇权政治制度,除去财政制度与卫所兵制已不合时宜需要改革外,其他方面基本上无须大改,特别是官制,朱由检也没有要进行大改的意愿。

    即便他现在其实是个穿越者,但作为皇帝,这个帝国的主宰者,他依旧决定让大明继续走君主独裁的道路,至少在他当皇帝期间要继续独裁。

    毕竟,他有很多超前的思想和几乎不被当今社会的小农经济所容忍的社会生产模式需要强行植入到这个还停留在男耕女织的古代世界。

    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在这个世界拥有至高无上的帝王权力,他才能强制性地实施着自己的改革。

    大明灭亡的根本原因是其内部已经腐朽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非动大手术不可挽回的地步。

    所以,朱由检即便知道自己要在南迁后实施新政后会有可能成为王莽,但他也必须要给大明进行一次彻头彻尾的改变。

    没有一个大夫能对自己要医治的病人有百分之百医治成功的把握,大医治国,朱由检现在要医治已经病入膏肓的大明也不可能保证就一定能救活大明。

    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不能放弃。

    既然继续走君主独裁,且大明的君主独裁制度已经十分完善,朱由检也就觉得对内阁六部这些官衙没有改动的必要。

    他决定依旧以内阁承担着皇权政策与具体行政实施之间的中枢作用。

    虽然朱元璋废除了丞相制,但丞相所起到的中枢作用是不会消失的,内阁虽无宰相之名却有宰相之实,朱由检不可能让自己成为朱元璋那样的劳模,他得依靠内阁去执行和传达自己的政治意志。

    而他这个皇帝只需控制内阁有哪些人即可。

    “内阁首辅范景文已抵达秣陵,吴牲现已到江陵,马士英已押解抄没侯府家产正抵达镇江,路振飞已经到了南京,李邦华现在已经提刘良佐人头和押解抄没龚府家产到达钟山,预计三日后便可都入朝觐见陛下”。

    史可法很适合司礼监的事务,记忆力很好,说话也是条理清楚,逻辑明白。

    朱由检听后很是满意,便吩咐道:“那好,就三日后命内阁各成员来文华殿,商议大明新政改革之事,传谕司礼监和翰林院、部院堂官以及锦衣卫东厂督公和各科言官随同听政,令太子也一并来听政,还有越王和宁王也是如此。”

    史可法心里不由得一怔,他知道陛下特地准备这次召见内阁群臣肯定是要进行一番大的改革,而让太子听政熟悉陛下的国策自然是对的,但他没想到陛下居然让越王和宁王两位皇子也一并听政。

    “难道陛下是有意要从新甄别一下太子之人选,可立嫡立长乃祖制,怎可擅自更改,但自己现在只是一名内宦,若妄议国政只怕不妥。”

    一想及此,史可法不由得喟然一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