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物议沸腾
    自从大明皇帝朱由检驻跸南京后。

    整个南京城便没有一时一刻,没有络绎不绝的人往这座本就繁华的城市拥来。

    艳阳高照的南京天空下。

    能看见朝阳门、正阳门等各处城门都有无数的人在进进出出。

    从官僚士绅到贩夫走卒到倡优名姬,都因为帝王在这里,而齐聚这里,并想借此寻得一跃龙门的机会。

    北方的战乱似乎没有给这些人任何的危机之感。

    大多数也就真的是“直把杭州作汴州,西湖歌舞几时休”。

    当然,这种心理现象很正常。

    大明皇帝朱由检驻跸南京,在他们看来,这里就会一定很安全,也就陆陆续续地在这里聚集。

    一时间南京的地价房价飞涨,物价也在涨,但劳动力成本却在下降。

    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的热情。

    为引起大明皇帝的注意。

    南京城一夜之间便出现无数新的诗社乃至新的诗词文章。

    傅山、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张岱等江南名士都已抵达南京。

    宣扬自己的学术思想。

    这些人抵达南京自然引起一阵阵热潮,连带着朱由检都在密切关注着,命锦衣卫和东厂好生监视这些江南名士的一举一动。

    不过,真正让南京上层统治者们最为关切的则是七名内阁成员齐聚南京,进宫觐见陛下朱由检并商议新政之事。

    朱由检为使满足天下百姓士绅的望治之心,早已命礼部告示于天下。

    他将召集内阁阁臣商议改革之事,以此解决眼前之国计民生艰难之问题。

    朱由检已有旨在先,准予天下士子百姓议论国事。

    并命大明现今之危机又独到之见解者可呈递于任意一位阁臣,由阁臣上书,直达天听。

    这样一来,整个南京士林便就炸开了锅。

    晚明时期,便本就是言路大开之时,社会风气极度开发的时代。

    士民皆有议政之热情。

    而现在朱由检作为皇帝直接下旨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自然是更加迫不及待地要向上面表达自己的政治意见。

    朱由检这样做自然有让所有阶层的人都和大明共同进退之心,让全天下的人知道大明跟他们息息相关。

    不过,南京城也就因此更加热闹了。

    有狂悖书生大呼大明需重循古制,效法尧舜的。

    还有书生认为胡人流贼作乱实因吏治**的、

    也有书生认为天下糜乱,皆因农道不行,土地不均所导致。

    有合理的也有不合理的。

    总之,都在准备着向帝国的统治者们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和渴望中兴大明的心。

    但现在只有内阁次辅高弘图和东阁大学士路振飞和东阁大学士张慎言在南京。

    因而,每日踏破他们府邸门槛的人可谓是门庭若市。

    但因圣旨在先,他高弘图和路振飞以及张慎言只能耐心地将各书生的意见都收下,直到上朝会的前一天才闭门不出。

    这一日。

    在外的其他五名内阁成员皆已抵达南京城。

    武英殿大学士李邦华带着抄没龚府的家产和刘良佐的人头刚一进南京正阳门,便有无数书生拥了过来。

    “李阁老,学生王夫之有万言书呈上!”

    “李阁老,此次陛下问策于天下,学生黄宗羲献上呕心沥血十年之理学所得!”

    ……

    李邦华早已得知南京士林大论国事的事,因而如今他倒也有所准备,在听了无数士子之言后,他便忙命他的幕僚接了文卷,并高声喊道:

    “诸位拳拳报国之心,本官已尽知,本官保证,一定让陛下知道你们的诉求!”

    内阁首辅范景文这里也是如此,他刚一到朱由检在南京给他赐的府邸,就看见无数士子拥堵在了他府邸旁的街道东西两侧。

    范景文只得下了轿子,一一询问,直到暮色时分才得以脱身进府歇息。

    文渊阁大学士吴牲犹如笑面佛一般,在亲切地见完了各界名流后已是下半夜,最后干脆就在轿里打了个盹,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匆赶去了皇宫。

    唯独东阁大学士马士英却遭遇到了许多南京士子的冷待,他一进入南京城,几乎就没有士子来朝他上万言书。

    这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孤独感,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种阉党成员肯定是不被江南的士子欢迎的。

    但马士英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他已经笃定了要坐陛下走狗,自然也就不怕被这江南的士子冷待。

    “罪官阮大钺见过马阁部!”

    “学生顾炎武有山东各地百姓见闻录谨呈马阁老!”

    不过,让马士英欣慰的是,还是有两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驾前。

    阮大钺乃阉党成员,马士英认识,如今见了老友,他自然也是很高兴的。

    而顾炎武的出现这让他有些意外,并更加欣喜,心想自己也并非真的没有人愿意跟随自己。

    ……

    次日寅时。

    天色依旧还是昏暗的很。

    但整个南京城许多官员府邸已开始大开中门。

    灯笼开始在漆黑的南京各街道里蔓延。

    一个个着红袍系玉带的大明高官们皆打起精神开始往早已是灯火通明的南京皇宫聚集。

    建极殿大学士范景文看了看头上浩瀚星辰,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他带越王和宁王两位皇子一路从北直隶到河南再到湖广以及江西的所见所闻。

    他很想立即进京将百姓之困苦都告诉当今陛下。

    文华殿大学士高弘图现在只希望劝劝陛下别再扩大钱谦益谋反案,造成江南官僚已是人心惶惶。

    武英殿大学士李邦华也同样是百感交集,他刚刚带兵领高杰和刘芳亮两部剿除了刘良佐部。

    但也因此,让他深刻认识到兵祸给百姓们造成的灾难,他不得不承认,大明迫切的需要严明军纪。

    文渊阁大学士吴牲却没有对国内局势多么强烈的忧虑,他从海路跟随太子一路到杭州,他只知道海盗在大明依旧很猖獗,甚至其海盗势力已然可与朝廷分庭抗礼。

    东阁大学士马士英则提前收集了一份东林党和复社在江南的调查书,他要继续向陛下朱由检阐述党争的厉害,尤其是东林党对大明造成的巨大伤害。

    东阁大学士路振飞刚上任应天府没几天,就感觉到应天府物价腾飞,他心里现在只想着如何不因此而出现人心慌乱之象。

    东阁大学士张慎言现在满脑子想的则是陛下朱由检抄家所得的上千万两白银到底怎么用,以及未来穷困的国库如何增收,是不是该继续加征赋税以此解决眼前的财政困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