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阁臣议政
    朱由检说完便看向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七名内阁阁臣。

    而此时两旁的高级官员们也看向了这七名内阁阁臣。

    作为内阁大学士,执掌帝国中枢,甚至在陛下面前都还能坐着,自然也得有所担当。

    更何况,朱由检也早已下旨,今日议政,内阁成员可议,其余诸臣只有听政之资格。

    因而,朱由检刚才所谓的求言,实际只是对这七名内阁成员说的。

    范景文等七名内阁成员心里也明白,虽说是自己这几位有议政的权,却没有决策的权。

    最终乾纲独断,拍板定论的还是陛下。

    因而,如今朱由检既然说允许他们畅所欲言,他们也就不担心会承担乱政后果。

    按照以前的制度,上疏谏言的一般是科道言官。

    但现在朱由检特地改了小官制大官的规矩,就是要老成谋国的人来与自己商议对策。

    因为在他看了之前由科道言官上的谏言大多都是千篇一律,什么亲贤臣远小人,遵循祖制、宣扬孝道等儒家理论,毫无实用价值。

    建极殿大学士即内阁首辅范景文先站了起来。

    这位内阁首辅是朱由检临时提拔的,能力自然是比不上杨嗣昌等辈,但贵在大公无私。

    朱由检微微一笑,作为内阁首辅能先站出来,朱由检感到很满意,至少说明范景文是敢于担当的。

    回到宝座上,朱由检微微一抬手:“范爱卿,但请直言。”

    “微臣遵旨,启禀陛下,据微臣所知,李自成、张献忠等陕西流贼自崇祯二年起开始糜乱,崇祯十三年一度招抚张献忠,击溃李自成,大明境内流贼之患稍平;

    但崇祯十五年又开始糜乱,李自成卷土重来,三次攻打开封,我大明精锐折损无数,张献忠也降而复叛,终到如今贼陷京师。”

    “臣细细思之,发现这两股搅乱我大明的流贼都是陕西流民,而陕西乃北方旱地,素来既面对北方鞑虏之侵害又得面临内部边军之骚扰,因而民困已久;

    更加上万历以来,国政以田亩加征三次赋税,陕西等北方田亩多却产出少,使得交税多而百姓所得少,因而流民增多,也就起而谋反。”

    “与此相比的南方,从未发生大的动乱,皆因在朝诸公皆乃南人,南方田亩少但产出高,因而交税少而所得多,且水利发达,无干旱鞑子兵匪之天灾**,因而南方未乱,但北方大乱,甚至于导致到现在这般结局,陕西贼李自成陷京师,张献忠占巴蜀。”

    “臣一路南下,在北方只见千村凋敝,百姓流离失所,更甚者有卖儿鬻女,易子而食!匪寇横行于道!有还勉强完整的村落,却被官府继续盘剥,搜刮无度。而流贼一句闯王来了不纳粮,自然使得百姓跟随。”

    “因而,在臣看来,如今大明当首在争取民心,安抚黎庶!

    昔日唐太宗有言,君为舟,民为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如今之大明当免北方之赋税三四年,南方赋税亦不加征,毋使南北民心皆失。

    同时招募流民,鼓励开荒垦野,毋使其为盗或从贼,天下之乱便自可解。”

    朱由检听得明白,这范景文是在民生上更加注重。

    而这时候,内阁次辅即文华殿大学士高弘图也站了起来:

    “国困民乏,天下亟需休养生息,正如首揆所言,不过微臣认为,陛下不但应安黎庶之心,更应安官员士子之心。”

    “崇祯十三年,若陛下不信高弘图杨嗣昌所谗,使得卢象升葬身建奴之手,流寇之乱或许不会再次重现,自然陛下若不急切平虏,让袁崇焕杀毛都督,或许建奴也不会轻易入关劫掠,天下或许依旧能大治;

    只可惜,陛下所用非人,又急于求成,恩威难料,使得天下之士不知何以报陛下,陛下也不知何以信天下士子,彼此君臣隔阂日久,天下道统沦丧。”

    “因而,在微臣看来,陛下今日既暂巡南京,当戒其焦躁,毋因个人之怒而杀大臣,毋偏听偏信,当赏罚分明,不应只希冀百官,也不应只求功于己,当君臣和睦,同心协力,共渡难关,钱谦益谋反一案,不可不办,也不可肆意扩大,令百官惶恐,无心为政。”

    “陛下乃当世之明君,励精图治,皇天当不会辜负陛下,陛下只要不拘一格,信赖诸臣,何愁我大明无岳父韩世忠之辈!”

    高弘图的一番言论,虽然让朱由检听着觉得他是在说自己。

    不过朱由检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确有这些问题,而高弘图的意思则是也要安抚住官僚士绅的心,这一点,他自然也是明白的。

    这时候,武英殿殿大学士李邦华也站了出来:

    “先前两位阁老所言,大致意思,一是抚百姓之心,二是安百官之心,皆是当下要务;

    但微臣要问两位阁老的是,既然百姓的税赋要减免,百官的特权要维护,那我大明的百万精兵当由谁来养?”

    “吴三桂、刘泽清、刘良佐等虽皆是无君无国之奸臣贼子,其麾下官兵荼毒百姓更甚于流贼,为何是如此结果,在臣看来,跟大明军饷素来短缺不无关系,官兵无饷只能打粮,而朝廷无饷可拨自然也无法以军纪管束将士官兵,以至于士兵动辄哗变,官兵为匪盗。”

    “因而,微臣认为,当务之急,当因明晰如何以天下财富养御国之兵,毋使官兵无死战之心,民无爱军之情;

    如今天下财富大半集中于官绅富商巨贾之手,陛下或可应如高阁老所言安抚其心,但这些占据天下之利的官绅富商巨贾们也当有纳税以替朝廷养百万精兵之义务!”

    李邦华的质问让在场的官员皆不知该如何回答,虽说都知道这个道理,但都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

    “国朝之初,天下以农为本,是故以农税济天下。而如今,官商一体,土地皆已尽入官绅之手,而官绅又不缴税纳赋,徒使越来越贫弱之黎庶养越来越富有之官绅。

    大明之财富如此不均,焉能不使得民反官堕,微臣虽也是坐食民利之禄蠹一员,有害于朝廷,但为使国富而有百万精兵可养,微臣愿意恳请陛下取缔历年来官绅不纳粮之弊政!为行重农抑商之策,当对商贸之业,课以重税,以此使得民生得以休养。”

    东阁大学士马士英倒是先站了出来,作为阉党成员,他最反感的就是东林党和商人们蛇鼠一窝,使得天下百姓民不聊生,所以趁着陛下让他们畅所欲言,又见陛下所信赖的李邦华先开了口,他便也表态,要重新划分官绅和庶民之间的利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