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预备练兵
    眼下已是十月。

    南京城已步入秋季。

    风也开始变得凌厉起来。

    北方的局势也更加的微妙起来。

    就在朱由检刚刚结束税赋改革和货币改革后。

    建奴的小皇帝福临已离开盛京,准备迁都北京。

    而张献忠也已在cd称帝,建立大西政权。

    本已定鼎中原逼得朱由检这个大明皇帝南迁的李自成则此时已成了丧家之犬。

    整个被李自成控制的山西防线已基本被建奴攻破。

    连带着太原也在近期陷落。

    如果朱由检所料不差。

    接下来,便是福临在北京建都,然后分兵由山西入陕西,和由山西转河南两个方向追击李自成势力。

    而大明也会因此在未来面临两股建奴大军的进攻。

    一股建奴大军的进攻方向可能来自于湖北。

    另一股建奴大军的进攻方向应该则是由河南进攻。

    甚至,按照原有历史,还会有一路由北直隶直接下山东,然后与河南方向的清兵汇合,进攻大明核心区域-江南。

    崇祯十七年,即公元16年,已经没有几个月就要结束。

    用后世体育界常见的一句话就是,留给大明崇祯皇帝朱由检的时间不多了。

    虽说因为朱由检现在已经是一名穿越者的缘故,使得崇祯吊死煤山的历史事件没再发生。

    但到目前为止。

    总体上的历史大势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

    李自成依旧在满清军事贵族和汉族大官僚大汉0奸的联合组成的清兵进攻下一败涂地。

    张献忠也成功的割据四川称帝。

    而接下来。

    一旦进入崇祯十八年的四五月间。

    大明势必会和满清有一场决战,这场决战则将决定了历史会不会真的被改写。

    昔日犹如烟花一瞬的南明会不会同之前的南宋一样依旧能保住半壁河山。

    甚至还能比南宋更好,最终恢复大一统!

    朱由检此时是百感交集。

    作为具备穿越者身份的皇帝。

    朱由检与原有历史上的南明第一个皇帝弘光皇帝不同。

    朱由检提前了两个月抵达南京,并因此避免了原本历史上因为夺嫡之争造成的内部混乱。

    使得南明白白错失了巩固前沿阵地和招募军队的时机。

    而且,朱由检作为皇帝一到南京,并迅速摆脱了东林党控制,并通过各种手段解决了财政危机,并收拢了民心。

    除此之外,朱由检与原本历史上的弘光皇帝不同的是。

    他控制有军权,他不是弘光那样的傀儡。

    现在的江北四镇即周遇吉、高杰(刘方亮)、黄得功、左良玉中,有两个被他直接控制。

    因而,他可以毫无阻碍地在河南、北直隶南部、山东等地布置防御。

    不过,遗憾的是,湖广的荆襄在左良玉手里。

    而这荆州和襄阳又是南方抵御北方军队侵略重要战略地。

    所以,朱由检还不得不做好湖广被清兵突破,自己大明会和清兵角逐赣北的打算。

    如今坚持着每日清晨晨跑锻炼体质的朱由检,一边在宫墙下挥汗如雨,一边想着接下来的军事改革该如何进行。

    税赋改革和货币改革正在进行中,且也已初见成效。

    而现在建立新的军队自然是迫在眉睫之事,尤其是在大战即将来临的时刻。

    朱由检知道以大明目前的军队是不可能抵挡得住八旗铁骑的。

    毕竟现在的八旗铁骑乃是此时世界上最具备战斗力的军队,他们的军民一体,以战养战的方式和完备的八旗制度使得此时的八旗铁骑是无人匹敌。

    再加上,大明之前内部的**,使得火炮和火器的铸造技术与使用技术流入了满清。

    因而,大明军队对满清最后的一点的火器优势也是荡然无存。

    而坚固的城池也没办法在阻挡拥有了火炮的满清鞑子。

    毋庸置疑,以现在大明的军队体制是不可能战胜鞑子的八旗铁骑的。

    而且这不仅仅是战斗力不如人家,关键是大明的军队体系太过涣散,有军阀的家丁也有无组织无纪律且同普通农夫无异的卫所兵。

    到时候,一旦面临清兵南下,朱由检觉得自己都很难统筹整个大明军事力量对战清军。

    只有建立一支新的军队,一支新生力量,才能抵御八旗铁骑。

    这支新的军队无论是制度上还是战术上,都得比现在的八旗铁骑还要先进还要具备优势才行。

    当年戚继光能够驱逐倭寇,也是从新募兵建造了战术配合极强的戚家军,才保住了大明的东南江山。

    朱由检也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募兵,因而他才让淮扬巡抚李明睿在徐淮地区募兵。

    虽然募兵制素来也并非是百利而无一害。

    有人说,大唐王朝的由盛转衰就与府兵制改为募兵制有关,使得藩镇割据。

    不过,朱由检作为皇帝,皇帝自己招募天子亲军,自然不必担心这些。

    更何况,朱由检可没有要让新招募的军队主将割据地方的意思。

    他依旧是要坚持军政分开的。

    当然,至于具体如何改,朱由检还得再斟酌斟酌。

    不过,招募一支属于自己的足够强大的军队是目前最为紧迫的事。

    朱由检刚跑完步,还没来得及沐浴,便对司礼监秉笔太监史可法吩咐道:

    “传旨,立即召集靖南侯黄得功、宁武伯周遇吉、兴平伯高杰、建宁伯刘芳亮、东乡伯何新、宁南伯左良玉、淮扬巡抚李明睿、湖广巡抚何腾蛟、督师吕大器以及内阁诸臣于本月十五日齐聚淮安,廷议练兵一事!”

    朱由检说毕便又下旨三日后,御驾出巡淮扬。

    突然下旨要去巡视淮扬,并非是朱由检心血来潮。

    而是,他考虑到未来大明抵抗清兵最重要的决战的战场很可能就是淮扬一带。

    毕竟北直隶和山东、以及河南地界都是平原。

    而淮扬地界有淮河流域、长江流域两大水系作为屏障,河网交错,水陆纵横,无疑是抵挡八旗铁骑的最佳战场。

    更何况这里的民风彪悍,素来好战,朱由检作为天子,亲自驾临此地,便也有安抚民心的原因。

    当年史可法督师淮扬虽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他却只顾淮扬士绅利益,不懂得统筹各方面的力量,培养各阶层同仇敌忾之气,使得扬州之防御功亏一篑。

    如今朱由检要亲自巡视淮扬,自然是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他要将淮扬变成清兵南下的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