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多尔衮与李自成
    乌云弥漫的北京城。

    原本历史上本该被流贼杀死的陈演在这个世界却活了下来。

    而且,此时陈演等投降李自成的大明不忠之臣们还再一次跪在了城门处。

    不过这一次入城的不是李自成,而是,留着金钱鼠尾的鞑子。

    而接受陈演等奸臣贼子膜拜的皇帝也变成了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孩。

    这小孩便是此时的满清皇帝爱新觉罗福临。

    而在这小孩身后骑着高头大马的则正是建奴此时的实际主人-多尔衮!

    多尔衮身着羊皮大衣,耳畔挂着两大耳坠,金钱鼠尾就随着风在他后脑勺摇摆着。

    “这就是大明的京师,从现在,它就是属于我爱新觉罗家的了!那崇祯一资质平庸之辈,有何德何能在这里君临天下;李自成不过一流贼,就更加不适合了,这天下,还得我大清来坐!”

    多尔衮很得意地对范文程说道。

    范文程面带笑意地颔首奉承着多尔衮:

    “摄政王功高盖世,足以彪炳千秋!”

    多尔衮微微一笑,但旋即又喟然一叹:

    “只可惜这崇祯小儿竟跑到了南边去,范先生认为这天下会再现昔日金宋对峙之局面吗?”

    “回王爷,以下官看来,眼下局势并未大定,我大清一统天下的机会未可没有;

    而这大明也未可能出现一岳飞式的人物;

    即便是有岳飞式的人物,他崇祯一介昏聩无能之君,只怕也会把他杀掉甚至无视;

    以崇祯之寡智,只会去重用什么袁崇焕、洪承畴之流,只怕到时候要么被他自己干掉要么就被我们所用。”

    范文程这么一说,多尔衮就哈哈大笑起来。

    多尔衮也承认朱由检的确如范文程所言,是一个不可能成事的皇帝。

    “大明已是腐朽到根子里,灭亡不过是早晚的事,崇祯此人志大才疏,也不足为惧,我大清目前依旧要把重心放在李自成等流贼上,不能让他喘过气来,李自成等流贼不除,则我大清无法立足这长江以北,也无法在他日南下一统江山!”

    多尔衮说着便将目光投向跪在前面的陈演等人:

    “这些丧家之犬,固是可怜,亦是可恨!”

    “但也可爱,王爷既然志在天下,当应该好好利用他们,以此瓦解天下士大夫之斗志!”

    范文程正说着,便给之前便早已有联络的陈演使了个眼色。

    陈演等人就忙匍匐在地:

    “奴才陈演见过主子,主子让奴才等到好久啊!”

    多尔衮听此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奴才,这刚开始见面,就喊起主子来了,的确可爱!”

    一入北京城。

    多尔衮便令范文程立即替福临主持登基大典。

    而昔日投降李自成的大明奸臣贼子们也被重新封官。

    陈演依旧当着他的大学士。

    与吴伟业、钱谦益、龚鼎孳等同为东林文魁的陈名夏也再次成了兵科给事中。

    连带着王文奎、刘正宗、孙之獬等人依旧列于满清的朝堂之上。

    在松山投降满清的洪承畴也被重用。

    孙之獬本已被罢职在家,因自己给北宗孔门写过降满清的表而怕被崇祯责罚,硬是从山东悄悄跑到了京城投靠建奴,而且主动踢掉额前三千烦恼丝,蓄了一根小鼠尾。

    多尔衮见之自是大喜,让孙之獬直接做了礼部左侍郎。

    在一帮满清军事贵族和大汉0奸官僚的拥戴下,满清顺治帝正式定都北京城,且在北京城正式发布天下檄文:

    言及天下已归正统于大清,晓谕海内外,前明余孽当俯首当归附新朝,并表示废除前明三响银,废除匠籍等,以收民心。

    接着,这刚定都北京城的满清又发布圣旨,要讨伐流贼,以还天下太平。

    ……

    刚刚占得京城和京畿之地以及山西大部的建奴此时是雄心勃勃。

    而此时依旧还占据有陕西地盘和晋西南以及湖广北部的李自成则是兵困马乏,毫无斗志。

    李自成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大顺军不是满清的对手。

    更何况,山西太原已经失陷,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力倚靠山西复杂地势抵抗满清的进攻。

    此时,已经逃入陕西武关城内的李自成几乎是一夜间便白了头。

    而在他身前的心腹要臣牛金星、宋献策、刘宗敏、田见秀、刘体纯、李岩。红娘子等人则也都是面色凝重地看着他。

    “诸位且说说,眼下朕该怎么办?”李自成问道。

    “陛下,关中素来困苦,百姓们早已是饥寒交迫,我们带几十万大军待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只怕不被鞑子害死,也会活活饿死;

    以微臣看,我们不如南走湖广,素来便有湖广熟,天下足之说,只要在湖广站稳脚跟,一旦建奴来攻,我们可西走巴蜀,撵走张献忠,割据四川自立;也可南下江南,灭大明与鞑子划江而治!”

    牛金星先站了出来。

    李自成听后颇为赞同:“湖广现被左良玉占据,这左良玉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乃贪生怕死之辈,不足为虑,南下湖广的确是个好主意,丞相果然睿智!”

    “陛下,微臣认为,牛丞相所言有所欠妥,湖广虽是富庶,但也是四战之地,左良玉此人纵兵为匪,湖广早已是民生凋敝,不比我关中差到哪里去,而且左良玉虽不足为惧,但他毕竟是大明之总兵官,冒然攻入湖广无疑是与大明重新交恶!”

    说话的乃是李自成重要谋士李岩。

    李岩乃李自成实现从掠民到安民战略转变的重要谋士,也是使得李自成从一流寇变成可夺占天下的枭雄的筹划者,因而也颇受李自成重视。

    不过,李岩乃少年举人出身,且家世富贵,自然也就自恃才高,颇受牛金星等文官忌惮,其傲慢之气也颇受李自成所不喜。

    如今,在李自成已经明言赞成牛金星所言情况下。

    李岩依旧坚持着陈词自己观点让李自成颇为不爽。

    不过,李自成现在也知道做一个皇帝要兼听则明的道理,也就忍着不满问李岩:

    “与大明交恶会怎么样,我大顺军虽不敌建奴八旗铁骑,难不成还怕他朱由检的残兵败将?”

    “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微臣的意思是,如今天下局势已然发生改变,在此之前,是我大顺与大明争汉家天下,而如今则是外寇入关,欲夺我汉家天下;且按照兵家所言,遇强则弱弱联合,要抵抗满清,我大顺即便不与大明联合也不因此多树一敌啊,陛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