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君临淮扬
    多尔衮因朱由检没有死在京城而有所遗憾不是没有原因的。

    崇祯朱由检南迁到南京所起到的凝聚作用绝非一藩王世子弘光皇帝所能比。

    即便是太子朱慈烺也不能及。

    当然,多尔衮虽然有所遗憾,也并不认为崇祯朱由检到南方就能卷土重来。

    因而,他依旧采取了先北后南的战略。

    但事实上。

    朱由检在抵达南京后比他们想象的要做的好得多。

    既没有被军阀挟持成为傀儡,也没有被东林党操控。

    甚至连朱由检出巡淮安,也没有官员敢阻拦。

    从朱由检敢于冲破文官阻碍,离开京城的那一刻起,主动权便回到了他这个帝王手里。

    而此时的淮安府。

    大明崇祯皇帝朱由检已经抵达这里。

    由淮扬巡抚李明睿雇佣十万民众开辟的大校场上,已是战旗猎猎飞扬,甲胄如云。

    黄伞盖绵延数里,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大汉占满了淮安府城内外。

    诺大校场上,五十万应征入天子亲军者分成各方阵列于临时由黄土所垫的御道两旁。

    另有从淮安扬州两地赶来的士民也已达百万之众,将整个淮安府城内塞得满满当当。

    当朱由检从御辇中站了出来的那一刻起。

    整个淮安府内外已是欢腾一片。

    五十万应征男儿不由得昂首挺胸起来,心中热血澎湃。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

    顿时,整个寰宇内便是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谁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帝王。

    哪怕只能远远的一瞥,但对于所有大明子民而言却是难得一见的盛事。

    铿锵一声!

    应召入淮扬护驾的刘芳亮部六万大军此时已全部换上最新的鸳鸯战袍。

    待朱由检一挥手,便忙横持下长矛,或拔出倭刀,凛然威风地站立于朱由检两旁。

    如此军阵令在场的五十万应征者无不艳羡,也让百万民众尽皆再次欢呼起来。

    “大明万岁!”

    “大明万岁!”

    “大明万岁!”

    ……

    ”平身!“

    朱由检只说了一句,随扈锦衣卫便相继高声传递下去:

    “平身!”

    “平身!“

    “平身!”

    ……

    顿时间。

    整个寰宇内便安静了下来。

    井然有序的人群将目光齐聚向朱由检这边,几乎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换上戎装的朱由检下了御辇。

    “人都到齐了没有?”

    朱由检问向骑马赶到御前的淮扬巡抚李明睿。

    而崇祯帝朱由检所指的人则自然是靖南侯黄得功、宁武伯周遇吉、兴平伯高杰、建宁伯刘芳亮、东乡伯何新、宁南伯左良玉、诚意伯刘孔昭、淮扬巡抚李明睿、湖广巡抚何腾蛟、督师吕大器以及内阁诸臣。

    这些算是现今整个大明军事体系的核心人员,都是文武重臣,封疆大吏!

    朱由检一方面召集他们来是要商议改革军事并重建新军的事,一方面则是要来一次“天子会诸侯”,以此让这些手持重兵的文武官员们知道他们是谁的臣子。

    “回陛下,就宁南伯左良玉没到,说是正在养病,另湖广巡抚何腾蛟也被左良玉绊住,无法脱身。”

    朱由检听后不由得一笑,心想这左良玉还真的俨然成了湖广王,听调不听宣,如今连朕的旨意都不听了。

    “换马来!”

    朱由检说着就上了御马,并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和御马监太监何新陪护下,当下纵马飞驰上了御道。

    此时正是秋高气爽,艳阳高照的时节。

    蔚蓝色天际下,朱由检手持宝剑,盔甲映光,一走过便让在场者都不由得屏气凝神起来。

    朱由检一到淮安府城前,便是数十名要么穿蟒袍要么穿斗牛服最次也是朱袍的一众重臣齐声行礼:

    “见过陛下!”

    “起身”,朱由检说着就进入了城中,一下马就跑向了城楼上。

    一众文武官员忙紧随其后。

    李若琏一直紧紧跟随朱由检左右,身体犹如灵蛇般在他身后晃动,时刻预备着替朱由检挡可能会出现的暗箭。

    “子民们!朕乃大明天子朱由检!”

    上百缸起着扩音作用的大水缸立于城墙上和城墙下。

    再加上三百锦衣大汉做传声筒。

    因而,朱由检这一句呼喊,便已让无数人听见,即便没有听见的,也都跟着前面的人跟着一起呼应:

    “陛下万岁!陛下万岁!”

    淮安府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几乎是一眼望不到边。

    但也正是这种阵势,使得此刻朱由检的任何一句话和民众任何一句呐喊都显得那么振奋人心。

    “如今,我大明,山河破碎,国将不国,家已不全,外有流寇涂炭我万千同胞,内有奸贼祸乱我华夏神州,当此国难之际,朕作为皇上,当有责为家国生,为家国死!”

    “但乃等同为朕之子民,大明之安危也与尔等休戚相关,无国何曾有家,朕的子民们,朕的好儿郎们,拿出你们的血性,举起你们的刀枪,随朕一起为重振大明而洒热血吧!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今,北方遍地狼烟,外寇铁骑杀我子民,而我广袤南方的锦绣山河,怎可再陷于敌手,怎能容忍外寇流贼祸害使这太平盛世变成人间地狱!无论你出身高贵还是出身下贱,从现在起,朕决意废除匠籍、贱籍之制,天下黎庶皆我大明子民,当同心杀贼!”

    朱由检一番慷慨陈词,宛若星星之火一般片刻间便点燃了在场数十万应征者的热血。

    随着朱由检高喊一声“杀贼!”

    顷刻间,便是如春雷滚滚般的呐喊声响起。

    “杀贼!”

    “杀贼!”

    “杀贼!”

    ……

    在场的重臣们见皇帝陛下和眼前无数民众都高声呐喊着。他们也不由得跟着喊了起来。

    待朱由检停下来后,整个热血激扬的场面才安静下来。

    “现在,朕继续重申一次招贤令和募兵令,只要有心救国者,但请加入朕的天子亲军,向当地官府申请,来淮安扬州府报到,在这里,朕将会亲自训诫尔等,他日也当亲自率尔等北伐,恢复中华!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吾大明之精英们,朕在这里等你们!”

    朱由检说完后,整个场面鸦雀无声,但转瞬间便是高呼,仿佛直接沸腾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