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即便是书生,亦当投笔从戎!
    百万民众的激情被朱由检点燃。

    诺大校场之上,只有男儿的热血和万丈豪情。

    恍惚间。

    在此刻,没有人是为升官发财而来,没有人是为名声利益而喊。

    无论是民众还是官绅都只为家国。

    朱由检昂首挺胸地屹立在城楼之上,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眼前一眼望不到边并因他的手势而欢呼的人群。

    在此刻,他这个皇帝不仅仅是神权象征也是信仰的象征。

    在此刻,他成了百万大明子民心中的领袖。

    或许这个数字将来会更大,不止是百万,乃至千万,甚至亿兆!

    朱由检走下了城楼,并重新出了城门,朝御道两旁的应征者挥手示好。

    顾炎武虽已三十而立,但此时,他却已是满含热泪地看着大明皇帝陛下朝他走近。

    从听闻天子下募兵令开始,他便毅然从南京国子监赶到淮安,从了应征者中的一员。

    朱由检也注意到了他,见他两眼垂泪,拳头紧握,让人似乎看一眼便能看出其铁骨铮铮一般。

    “朕的好儿郎,但请报上姓名,朕要记住你!”

    朱由检拍了拍顾炎武的肩膀,并替其理了理衣襟。

    顾炎武猛地一挺胸膛:“学生顾炎武,南京国子监监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陛下此话深受学生钦佩,请陛下收下学生,学生甘当马前卒,为我大明杀贼!”

    顾炎武!

    十四岁进学,留名青史的抗清仁人志士顾炎武。

    朱由检颇为满意,并点头道:“很好,投笔从戎,男儿不坠青云之志!”

    朱由检继续走着,心里却已是颇为兴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本就是顾炎武之作,如今自己拿来用在此时此刻且又收下如此热血男儿,无疑是自己一大收获。

    朱由检这时看见一体格瘦削如竹竿,手指白嫩纤细如女人玉手的男子,便也停了下来:

    “也是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焉能安邦立国?”

    “学生乃湖广壬午科乡试第五名举人王夫之,陛下此言谬也,学生虽手无缚鸡之力,却有杀贼之心,请陛下赐学生以戈矛,不杀尽胡儿不还乡!”

    朱由检不由得心情大为愉悦,这一次来淮安议军政,本只是顺便给新参军者打打鸡血,却没想到直接认识到两位大能已加入自己的天子亲军阵营。

    这王夫之乃后世思想巨匠,一生坚持抗清,如今毅然以举人之功名投入武夫之列,也可足以看出此人风骨不一般。

    “好,好一个不杀尽胡儿不还乡!”

    朱由检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向前走去,随意问着这些应征者,并顺便说几句鼓励话。

    其中依旧有不少饱学之士。

    “学生毛聚奎!”

    “学生董志宁!”

    “学生华夏!”

    “学生张梦锡!”

    朱由检问了这几个人,更是不由得大声叫好,暗叹:“宁波六狂生都来了!”

    接着。

    朱由检对淮扬巡抚李明睿低声吩咐道:“刚才那几个人密切关注着,朕将来有大用,但不可让他们知道自己被重用。”

    淮扬巡抚李明睿点头称是。

    ……

    朱由检的招贤令和募兵令一下。

    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便立即遣派锦衣卫于各处北方敌占区乃至中间地带张贴告示,暗中联络北方士子有才之士南下江南。

    与此同时,东厂提督王承恩则派出东厂番役,在南方四处搜索贤明之士和有才之人,无论是士子官绅还是有一技之长的工匠乃至其他职业者,都在搜索之列。

    而各地官府也开始张贴告示,宣布陛下圣谕,号召有志之士继续投国从军。

    此时的福建南安,郑氏老宅。

    郑成功现名为郑森者跪在了东南海盗头子郑芝龙面前:“父亲,孩儿不孝,如今天子下招贤令,孩儿不能不从,请父亲成全!”

    “你曾师从反贼钱谦益,不怕陛下迁罪于你?”郑芝龙问道。

    “不怕,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可以弃臣,臣不可以弃君,是父亲从小教育孩儿的道理,我郑家世受国恩,当此国难之际,即便为使我福建得保安宁,孩儿也得从军随天子护国才可,若如天子要杀孩儿,孩儿也只能从命!”

    郑森此时到底只有二十年纪,在朱由检的令一下,便是满腔热枕,郑芝龙也知道拦不住,也只得摆了摆手,同意他只身前往淮安。

    松江府华亭县。

    后来的抗清名臣夏允彝与陈子龙将仆人递上来的告示一看后,不由得大喊起来:“好,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陛下既有意重振华夏,我等忝为臣子,怎能在此吟风弄月!”

    陈子龙将茶杯往地上一摔:“当年我为功名弃如是(柳如是),如今我陈子龙断不能再弃君父!夏兄,少陪,子龙这就赶赴淮安!”

    “稍等,在南京做一闲官有何意思,老夫虽年近天命,但也有少年凌云之志,待我写封辞官疏,与你同赴御前!”

    夏允彝说着便撸起袖子,准备拿笔就写辞官疏。

    而此时,年仅十四岁却已能通诗文经史的夏完淳跑了进来:“父亲大人在上,恩师大人在上,孩儿也要与您们一起参军!”

    “端哥儿(夏完淳乳名),有志气是好事,可你才十四岁,还是先求学为好!”

    陈子龙乃夏完纯的授业恩师,素来极喜自己这位聪明乖觉且有神童之称的弟子,如今见他也要从军,虽然颇为满意,但也不忍毁他前途,毕竟在他看来,以夏完淳之才是可以中状元的,即便不能中状元也能中前二甲进士。

    “恩师与父亲常常教导孩儿,当以家国为念,上忠天子,下爱黎民,如今北都沦陷,外寇肆掠我华夏,孩儿怎能置身事外,独坐书斋;当年,班超尚且还能投笔从戎,立不世之功,孩儿虽年幼也要做夏家宝树,做千古忠臣,至于读书,军中也可读之,孩儿不会荒废,功名二字既能在文章上取,也能马背上取!”

    夏完淳说着便直接跪了下来:“请父亲与恩师成全!”

    “好,既然如此,你便与我们同行,去与你母亲告别吧,也算临行前尽尽孝道!他日也不知是马革裹尸还是锦衣还乡。”

    夏允彝说着便开始挥笔写起了辞官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