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联寇平虏
    袁继咸此人,朱由检是知道的,的确如马士英所说,此人是比较可靠的。

    在李自成兵败山海关之际,袁继咸便力劝左良玉收复荆襄等要地,为将来抵御流贼南下做准备。

    而原本历史上,也正因为袁继咸驻兵九江南昌且拒绝左良玉的威逼利诱而为黄得功援军到来赢得了时机。

    使得弘光政权没有因内讧而灭亡。

    如此也可以看出来。

    总督湖广、江西等地军务的袁继咸也的确不是酒囊饭袋。

    要不然,即便在这重要的军事廷议上,朱由检也没介意袁继咸没来,甚至提都没提。

    “靖南侯所言极是,我大明要想守住南方,有两处要地必守,一是湖广荆襄,二是南直隶之淮扬,而在湖广方面,的确面临着三股敌人,左良玉算是一股敌人,李自成和建奴各算一股,如今既要防着左良玉突入江南,又要防着李自成和建奴紧随其后,所以,靖南侯任务很重啊!”

    朱由检说后,黄得功便站了出来:“陛下放下,微臣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很好”,朱由检说后就负手走到了官员们中间:“其实,无论是湖广,还是整个天下,影响大明安危的也是这三类敌人,一是建奴、二是流贼、三是这些眼里无朝廷无百姓无社稷的军阀们!”

    “不过所谓战略讲究的就是个合纵连横,分清主次,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谁是主要敌人,谁可以拉拢,谁必须首先消灭,诸位爱卿可以说说你们的看法,今日廷议,尽可畅所欲言,朕绝不加罪!”

    朱由检说毕便坐下,端起淮安知府捧来的香茶,抿了一口。

    “陛下,微臣认为,眼下主要敌人应是闯贼李自成,此贼陷我北都,毁我皇陵,杀我士绅,与我大明之仇不共戴天,其罪可谓罄竹难书!如今,正好,吴三桂引建奴入关,虽也有抗旨叛主之罪,但建奴虽恶,到底不必家贼可恨,因而,我们应当联虏平寇!共诛闯贼,到时候可与建奴划江而治,假以时日,再图大业!”

    内阁次辅高弘图在此次廷议上表现很积极,或许是因为他发现上一次有关税赋改革因为范景文和路振飞颇为积极而被陛下直接重用,如今他要想争得帝宠也不能一味沉默寡言,毕竟当今陛下貌似喜欢发言积极的人,不喜欢木头人。

    不过,高弘图不知道的是,他的发言让朱由检只觉得很膈应。

    但朱由检已经表示过廷议就得允许畅所欲言而不无故加罪,因而他也没表现出不满意的态度。

    作为大明皇帝的他虽然要搞独裁,但也没有要堵塞言路的意思,只要文官们不是针对他这个皇帝,哪怕提的建议再臭,他也能容忍。

    “陛下,微臣以为次辅所言甚是,秦能统一六国,用的便是远交近攻,今日建奴离我大明远,而闯贼不日就要进入湖广,我大明当趁此危难之际,联合建奴,剿灭流贼!”

    东阁大学士张慎言也如此说道。

    “还有人这样认为的吗?”朱由检古井无波的表情看向在场的官员们。

    这时候,昔日督师湖广等地现已被调为南京的吕大器则也站了出来:“回禀陛下,微臣也认为联虏平寇此策乃上策,建奴并无图谋中原之心,如今得京畿已属侥幸,而流贼才是我大明之大患,不可不先除之!”

    朱由检给武英殿大学士李邦华使了个眼色。

    李邦华明白朱由检的意思,便先站了出来:“两位阁老此言谬也,秦能远交近攻,是因秦乃天下最强,合纵连横乃以各国势力强弱为基,如今也是一样,建奴最强,流贼次之,我大明之兵欺负老百姓还行,联虏平寇,无疑是引狼入室,虽灭了流贼,却也帮最强之建奴除一劲敌!”

    李邦华数月前奉旨督师徐州、寿州等地剿灭刘良佐部,便是倚重于流贼背景的刘芳亮和高杰部攻打官军背景的刘良佐部,所以他对于流贼和官军的战斗力对比是相当的有印象。

    马士英是个见风使舵的主,自身也有些才干,见皇上心腹李邦华如此表态,便也跟着附和起来:

    “提倡联虏平寇者人人可诛,留此庸臣不过误国耳!”

    高弘图、张慎言、吕大器等东林官员齐刷刷地瞪向了马士英,恨不得现在上去就和马士英干架,谁让马士英这个阉党直接就说他们误国,但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是很用心的,也的确是在为大明的江山社稷着想。

    而朱由检却是不由得暗自想笑,但还是依旧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是执掌兵部的兵部尚书,按道理,天下兵马由你调度,你倒是说说,联虏平寇为何是误国之策。”

    “陛下,如今天下各路兵马,明显建奴最强,而且建奴又是胡人,流贼虽可恨但到底是家贼,而且流贼多由流民而产生,流民皆因百姓无地无业导致,而百姓无生产都因朝中一群贪官污吏所致,所以以臣看来,流贼虽可诛,但也可抚,而鞑子只可剿不可抚,我大明不能重蹈西晋之祸!”

    马士英时时刻刻不忘记党派斗争,即便在这时候也不忘了黑东林党一把。

    朱由检虽然很欣赏他和东林党这种水火不容的政治特性,但也对他热衷党争的行为颇为不喜,毕竟大明吏治混乱到现在,与党争加剧脱不了干系。而且,马士英虽有些才干,但多是些小聪明,虽也提到点子上,但难免牵强。

    “陛下,以微臣看,联寇平虏或许更为妥当,微臣曾经是闯军右制将军,也算是李自成麾下排的上号的大将,我们本都是本本分分的百姓,都只是为混口饭吃才从了贼,只要陛下招抚令一下,微臣敢断定,闯军肯定会宁投朝廷也不会投鞑子,北方百姓都知道,朝廷到现在这个地步,不仅仅是因为贪官多,也是因为鞑子常常劫掠所致,天下百姓都恨鞑子!”

    刘芳亮这时候壮着胆子站了出来。

    朱由检亲自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百姓都怕鞑子,这天下弥乱之此,跟鞑子关系最大,若不是鞑子劫掠,我大明何须被每年的巨额军饷所累,又怎会出现百姓造反沦落为流贼,而鞑子如今实力最强,我们得牢记两宋之史,只要是鞑子,在你没打怕他之前,他都会夺了你的家园,让我们再次变成四等人,两脚羊,基本军事国策已定,就为联寇平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