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小冰河时代
    既然来到了淮安。

    朱由检就不得不祭祀一下自己朱氏先祖的陵墓。

    但朱由检没有弄得多么隆重,只是让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和兵部尚书马士英陪同而已。

    不过也因此,他才发现原来淮安府城外竟有这么多盐碱地。

    朱由检拾掇起一块干硬的泥土:“各地气温如何,可有大灾发生,虽说如今是乱世,军政乃第一要务,但民生也不可忽略。”

    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既然负责情报收集,朱由检也让他安排收集各地气候变化和天气状况的情报采集点。

    吴孟明记忆力倒也不错,也没掏出随身本子,便直接简明扼要地汇报起各地的状况来。

    “今年十月的气温比昨年的十二月还冷,陛下,你看,淮安府现在都已开始有积雪,而在山西、北直隶等地方早已雪压三尺,好几处都发生了雪灾,如今北方战乱,自然也就没有官府赈济,冻死饿死百姓无数,即便汉中一带也开始发生大冰冻,就在昨日,微臣刚刚得报,陕西发生了大冰冻,饿殍遍野。”

    吴孟明说后,朱由检不由得哈了一口气,搓着手在僵硬的地上跳了几下,以驱走严寒。

    马士英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如今这天气的确是越发的诡异,饶是我们在南方尚且受不了这苦寒,何况单衣薄被的百姓们,陛下,如此看来,微臣越发笃定建奴不会满足坐拥北方半壁江山,眼下北方无粮可打,无民可劫,他们不南下,何以维持根基。”

    “眼下即将进入寒冬,鞑子也怕冷,在明年开春之前,他们应该不会再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李自成估计也得打粮过冬,只要李自成不动,左良玉也不会动,也就是说,今年冬天至少是可保无虞的,但明年春天开始,只怕就不只有一场鏖战了。”

    朱由检这么一说,马士英和吴孟明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马士英依旧不忘了黑东林党一把:“只是,江南的士绅们依旧还是歌舞升平,忙着辞旧迎新,听说苏州、杭州等地已经开始办花会,全然把眼下的危局抛在了脑海,还讽刺时政,真是其心可诛!”

    “传旨给高杰和孙时纶以及应天府尹成德,眼下北方战乱加严寒,肯定有大量流民拥入,务必维持好治安,让东厂注意审查敌人细作,不可大意!谨防有人借此煽风点火,不让我们过个好年。”

    说着,朱由检又对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说道:“眼下主要战略是联寇平虏,不过李自成此人一旦做了皇帝,肯定不会归附于朕,即便他愿意,百官只怕也不愿意,如今李自成得罪了全天下的士绅,不死不可,此人不死,闯贼就依旧是铁板一块,你派几个可靠的人,最好在李自成南下湖广之际将其暗杀!”

    说着,朱由检又对马士英吩咐道:“现在兵部可以派出使者与闯军各部接洽,表示一下好意,眼下正值寒冬,送些粮食银子什么的,如果有归附闯军的降臣,告诉他们,只要拉起一支闯军归附大明,朕会给他记功,不再青史上留下他投敌之名声,可以让在朝诸公给自己认识的投敌同僚联络一下感情,这个锦衣卫可以帮帮忙。”

    “另外,李岩这个人谋略过人,李自成能从一介流寇一度成为天下之最强者,与他不无关系,既然眼下他和李自成有嫌隙,锦衣卫不妨暗中加把火,千万不要让李自成杀了李岩,找准机会将他拉拢过来,告诉他,朕可以把大元帅府的参谋本部给他做总长,同时可拜侍郎尚书之官。”

    朱由检说后,马士英不由得说道:“陛下,闯贼不过是流贼而已,陛下您能摒弃前嫌,招抚他们,赦免其罪,便已是天恩,何必还如此礼遇一区区李岩,他即便再有些谋略,也不过是一草寇而已。”

    “马士英,你这人有宰相之慧却无宰相之度更无宰相之远见,记住,身为内阁阁臣,执掌兵部的重臣要有包容百川之胸怀,建奴多尔衮收吴三桂等人,用王爵为饵;一区区侍郎尚书而已,何足挂齿,你若是再把精力放在内斗和挑拨离间上,朕可以把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朕不介意要了你的脑袋,以儆效尤!”

    马士英听朱由检如此说,不由得战栗了一下,忙道:“微臣知罪!”

    朱由检不知道吴孟明能不能暗杀李自成成功。

    不过,他希望李自成可以早点死,而不是等到明年五月才在九宫山被当地地主杀死。

    至少,现在让李自成死的话,李自成的闯军精华还在,且趁着建奴现在攻势放缓,可以促使更多的闯军归附到大明这边,而不是投降鞑子。

    而且这样的话,有利于大明官军和归附的闯军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整合,这样在以后的对抗鞑子的战争中也就更好发挥战斗力。

    原本历史上的南明很多时候之所以一败涂地,就跟大明官军和投附的农民军彼此不和有关。

    ……

    周遇吉、刘芳亮、何新、李邦华、李明睿、路振飞六人被朱由检召集到了御前。

    这六人算是现在朱由检的核心嫡系。

    除了路振飞以外,都是随朱由检南迁的官员。

    而朱由检现在将他们召集到御前自然是为了眼下的淮安练兵一事。

    据李明睿奏报,眼下应征者已达六十万,朱由检听此便果断下旨停止募兵。

    “整整六十万人,自然不能全部留下,将淮安府的所有文吏和能识文断字的都叫来,同时再去扬州找,先将这六十万人中具备童生以上功名的统计出来,再将具备一定武艺或者以前是官军主力士兵,比如孙承宗、卢象升、孙元化、袁可立、孙传庭等部下的统计出来;其他的人再进行体能测试,按照朕让兵部制定的一套筛选考核流程来。”

    朱由检旨意一下,底下的人便开始紧锣密鼓的执行起来。

    整整六十万人的统计自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好在,朱由检让东厂的人帮忙协调,整个淮安府、扬州府的读书人都被抓了来,开始协助进行文案工作。

    再加上,在此之前,李明睿便已经再做应征者登记,所以速度倒也比较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