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秀才兵
    顾炎武就站在第一排,目光平视着刘芳亮。

    此时的他是自豪的,他没想到陛下依旧还是看重读书人的,至少能让他们这些人直接成为战兵。

    而眼前这位总教官,顾炎武则有些轻视。

    在他看来,一个被陛下在南下途中招抚的流贼将领估计也没什么本事。

    刘芳亮神色严肃地看着眼前这些秀才们,他虽然心里也很不看好这些人,但现在既然都成了的兵,他也只能好好的带。

    “站好了!”

    刘芳亮说着就拿起朱由检命兵部颁发的《御制新兵训练手册》来。

    这一翻,大字不认识几个的刘芳亮就有些头大。

    既然自己带的是秀才营,才子自然不少。

    刘芳亮干脆顺手将顾炎武和摇摇晃晃就是站不稳的王夫之提了出来:“你们两个现在就是我的亲兵,念念这个是什么。”

    底下的秀才们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什么!这里是军营,是战场,本官是你们的主将,你们是本官的兵卒,谁给你们的胆,敢笑话主将!”

    刘芳亮突然一吼,让这些秀才们都闭住了嘴。

    “刚才有哪些在笑,笑了的自觉出列绕着校场跑一圈。”

    这些秀才们环视了一眼,发现校场不小,这要是跑一圈还不得累死。

    所以一个个都装作不承认,甚至有的轻佻了佻眉毛,不屑地看着刘芳亮,都不认为一介武夫能把他们这些读书人怎么样。

    “一群怂包软蛋,笑了就是笑了,没笑就是没笑,你们的男儿担当去哪了!亏你们一个个都是读书人,不过,也难怪,投鞑子投流贼的不都是读书人吗,可见读书人没一个好东西!”

    刘芳亮大声吼道。

    不过他这话,让一干秀才们顿时气得不行。

    顾炎武直接站了出来:“将军,你不可以偏概全,我们不是怂包软蛋!”

    “对,我们不是怂包软蛋!”其他秀才也跟着附和起来。

    刘芳亮一脚直接把顾炎武踹倒在地:“你要老子说多少次,老子是你们的主将,说话之前记得先打报告,记住了吗,自己站起来!”

    “你,你这是有辱斯文!”

    王夫之见此忙要去扶顾炎武起来,并本能地朝刘芳亮吼了一句。

    毕竟在大明何曾出现过一介武夫随意把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这样踹的。

    不过,刘芳亮没有生王夫之的气,见他去扶顾炎武这个举动,刘芳亮内心还是很肯定的,毕竟战场上,同袍之义很重要。

    但明面上,刘芳亮还是朝顾炎武咆哮起来:“死了没有,你别告诉我,本官踹的你站不起来,有本事就自己站起来!别等着别人扶,你这种人到战场上只能拖累你的战友!”

    顾炎武哪里能受得了这气,忙推开了王夫之,咬着牙自己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刘芳亮。

    现在还不过二十多岁的顾炎武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虽然自己站了起来,但受不了刘芳亮如此羞辱的他大喊一声就手脚并舞的朝刘芳亮打了过去。

    “想打架,老子奉陪!”

    刘芳亮躲了过去,又是一拳将顾炎武击倒。

    顾炎武再次爬了起来,又要来打刘芳亮。

    不到一回合,刘芳亮再次让顾炎武躺在了地上:“花拳绣腿,将来怎么和敌人干仗!”

    顾炎武实在是受不了。

    正巧,这时候,巡视训练的皇帝朱由检在一干官员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顾炎武直接大胆跑了过来:“学生见过陛下。”

    “额,顾炎武,你有何事?”朱由检笑问道。

    “学生请求陛下将学生调到周将军麾下受训,请陛下成全!”

    顾炎武大声回道。

    朱由检听此,不由得把脸一横,看也没看顾炎武一眼就走了。

    顾炎武讪然地木在原地。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们还真当你们还是天之娇子不成!现在,本官再说最后一遍,刚才笑了的自觉站出来去给老子跑一圈,要不然,你们全部都得跑两圈,不想拖累同袍的就给本官自觉站出来,男子汉大丈夫,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要敢作敢当!”

    刘芳亮这么一吼。

    这些秀才们也真不好连累自己的同袍,都自觉地站了出来,并自觉地饶着校场跑了起来。

    然而,这时候,已经进入休息时间的壮士营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娘的,这是大姑娘走路吧,原来秀才们是这样跑步的,老子爬都比他们快!”

    “哈哈!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让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人来当战兵,看看,那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这种人适合去当兔子爷,来这里就只有给鞑子当活靶子!”

    “瞧你们说的,这些本来就是给鞑子当兔子的,陛下是想借此让鞑子们沉迷其间,丧失斗志的,这叫美男计,陛下的深谋远虑,你们怎么知道。”

    有人这么一说,整个壮士营就都笑了起来。

    秀才们都不由得脸红了起来,恨不得现在跑过去和壮士营干一架,但一看看人家这边一个个膀大腰圆的,也只得忍着。

    顾炎武这时候也走到了刘芳亮面前来:“报告!”

    “怎么,你不是神气吗,去陛下那里告御状成功了没?”

    刘芳亮冷冷一笑,就对顾炎武大吼一声:“老老实实站好,站半个时辰,训练期间无故离队,这要是在战场上,老子直接把你当逃兵直接砍脑袋,你信不信。”

    顾炎武也不敢再反抗,老老实实地站好,一开始还没什么,但没多久就觉得肩膀酸,小腿麻,摇摇晃晃的没办法站稳。

    不过,当刘芳亮回头时,不服输的他忙重新抬头挺胸。

    刘芳亮佯装没看见,将王夫之叫了过来:“给本官指认一下上面的字。”

    “遵命!”

    王夫之简明扼要地回答让刘芳亮很满意:“可以,虽然体格不行,但也算是可造之材,比有的人强多了。”

    “将军,这是陛下御赐的新兵训练手册,是指导您怎么练兵的,上面上第一篇章是分列式训练,第一个是立正,就像宁人(顾炎武的字)兄这样,不过,他的不标准,这上面的图示是腰板要挺直,脚后跟紧挨,手搭在裤缝处。”

    王夫之这么一说,让顾炎武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忙根据着王夫人的讲述调整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