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崇祯十七年冬
    剩余的二十余万的应征者将会按照其他各战区报上来的需要兵额数量给予分配。

    实际上,现在也就苏淞、河南、浙江、江西这几个战区有必要进行兵额补充而已。

    其余战区要么现在还没实际控制在朱由检的大明朝廷手里,要么就是现在还未任命总督和总兵官,依旧还是保持着原样。

    朱由检现在只能先顾及江南及其周边地区,对于福建、云贵、两广、湖广等地只能暂且搁在一边。

    练兵的具体事务可由新成立的大元帅府各部处的官员如马士英、周遇吉、李邦华、李明睿等统筹协调。

    而朱由检则还有抓紧对大明新的装备和后勤体系重新改进乃至改革一遍。

    眼下由朱由检控制的近卫军一共是七个军,即分布在淮扬、山东、应天、苏淞、河南、浙江、江西这七个战区的近卫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军。

    总计达百万余人。

    这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军费支出与后勤供应,对大明的财政压力不可谓不大。

    对于财政、

    短期内或许没有压力,有大明中央银行的储备金在手,再加上货币改革后获得的巨额利润,完全可以支付军费开支。

    而现在亟需抓紧的则是装备制造与后勤供应。

    骑兵需要马,步兵需要火器与锋利的倭刀,以及炮兵需要的火炮还有火药子弹盔甲等都是亟需大量制造的军事装备。

    朱由检不能让自己的军队一直拿长棍做武器。

    正因为此。

    在淮安府这边练兵还未结束之际。

    崇祯帝朱由检便在暂领大元帅府总装备部总长即司礼监秉笔太监史可法的陪同下回了南京。

    南京作为大明都城之一,自然也有一整套的兵器制造体系。

    更何况,朱由检南迁时也让范景文将京城官营各火器和军刀制造的工匠几乎都带到南边。

    因而,朱由检现在赶回南京就想看看大明现在的兵器制造到底是什么情况,能不能实现大规模火器制造与改进。

    兵器制造由工部与内府监局主管,下属有军器局、兵仗局、火药局等以及其他军事装备制造厂。

    当然,当年在天启年间发生过大爆炸事故的王恭厂也在其中,属于大明军事装备制造的重要基地。

    工部尚书徐石麟与司礼监秉笔太监兼大元帅府史可法陪着朱由检先来到了军器局。

    这一日,正好是冬至日过后。

    南京城下了第一场雪。

    据司礼监秉笔太监韩守敬所言,今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早来了一个月。

    在白雪茫茫的御花园里打了一轮太极拳的朱由检拒绝了陈圆圆给自己穿上黄袍大氅,从韩守敬手里接过手炉后便道:“换身其他颜色的棉袍大氅来,今日微服出城看看,既然下了雪,也不能辜负了这金陵雪景,顺道看看崇祯十七年的冬天,金陵城的百姓是怎么过的。”

    陈圆圆应了一声,便回去重新拿了便服。

    韩守敬则不禁打了个喷嚏,搓着手道:“陛下恕罪,微臣有些老了,这才十一月,竟有些扛不住冻。”

    “怕冷的话,就不必随朕出宫了,待在宫里吧,你也不必天天在跟前伺候着,去司礼监陪陪王承恩,今天他当差,你们之前是一个内书堂的翰林教的学生,正好可以叙叙旧。”

    说着,朱由检便招呼史可法一声:“我们先走着,圆圆自会跟上来的。”

    “史可法,你说说,这雪是瑞雪还是凶雪?”

    朱由检说着便道:“天下纷乱,各地灾情不断,百姓流离失所,南京尚且如此寒冷,也不知北方我大明子民在建奴铁蹄与流贼刀枪下如何生存,听闻八旗子弟已经开始圈地了,四处抓人充作奴仆,也不知我多少汉人成为建奴包衣,从此身家性命难保。”

    “治世为瑞雪,乱世当为凶雪,陛下眼下革新除弊,南方得治,这半壁江山自然当为瑞雪,而北境只怕**过后又是一场天灾,明年开春之际不知多少白骨露于野,只希望别瘟疫横行。”

    史可法朝朱由检拱手回道。

    朱由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宫墙边的腊梅开得鲜红,倒也让他不由得停住了脚。

    陈圆圆这时候追了上来,跑的粉脸绯红的她越发显得娇艳欲滴,将天香色羽缎往朱由检身上一披,就又将貂毛做的风帽戴在了朱由检头上:“陛下,娘娘让我嘱咐你,出门时记得戴上红毛鬼进贡的皮手套,那东西戴着暖和,我给您戴来了。”

    朱由检听陈圆圆提起红毛鬼,便想起了自己命锦衣卫去澳门联络葡萄牙人的事:“将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喊来,记得嘱咐他穿便服见朕。”

    朱由检刚出宫,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便赶了来:“微臣见过陛下。”

    “边走边谈”,朱由检说着便先来到了大街上,只见整个大街犹如一条白色的长龙般延伸到天际尽头。

    高低错落的屋檐犹如白头翁一般卷缩在翠竹与梧桐树夹杂的街道旁,翠竹和梧桐都仿佛披了一层白纱,偶尔一阵风吹过,便飘扬起来,溅落一地。

    朱由检寻了一家普通的饭馆坐下,对面的则是低矮地简易棚子,棚子里挤满了外地来的流民。

    同样是南逃。

    作为皇帝的他和一干达官贵人依旧能住高堂,睡暖塌,而这些普通黎庶则大都只能卷曲在应天府临时搭建的窝棚里。

    “给应天府尹成德说说,多买些棉被和干草这些取暖的物件发下去,寺庙、道观、抄家后搁置的府邸都可以暂时作为安置点,多想些以工代赈的法子,别冻死饿死太多的人,好歹也是天子脚下,得让天下百姓看到希望,钱不够可以找朕要。”

    朱由检说完,便见店小二走了来,见朱由检等人衣着不凡,自然很殷勤地问他们需要些什么。

    朱由检随便点了份面食,而史可法等自然也不敢多点,也只得跟着点了份面食。

    而朱由检则趁此时正好看见,店面掌柜正数着银币,一比较富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掌柜的,我这里没有银元,只有一百的会钞,你看能行吗?”

    “这位客官,我们只认大明中央银行的钞票,你这个是吗?”

    这掌柜地说着,那富态的中年人则拿了出来:“就是这个,我刚从湖广卖货回来,别的钞票,我也不敢给你。”

    “这样的话,行是行,但本店也没办法找这么多零钱给你,要不你去隔壁央行银行柜台兑换一下,就在前面右拐,不远的,你兑换回来再付。”

    “你就不怕我不认账?”

    “怕啥呀,也就三钱的价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