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去军器局
    朱由检本来见这小小的饭店开始使用银元进行交易,甚至大明央行前些日子发行的大面额钞票都已经被市场承认而感到颇为高兴。

    这至少说明货币改革是成功的,阻碍力度也并不是那么大。

    甚至,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纸币也会顺利的推行下去。

    但一份面竟然要收三钱银元!

    这让朱由检很是没想到。

    崇祯十七年的南京城物价依旧还是这么高?

    朱由检记得户部尚书范景文做过禀报,一年前的一石米十两银子,也就是说一升米是一钱银。

    但现在,一碗面就要三钱银元。

    这就相当于在后世吃了一碗三十元的面。

    “这家店的面为何如此贵?”朱由检问着司礼监秉笔史可法。

    “回陛下,这不过是寻常饭店,价格还算公道,只是如今天下纷乱,粮食产量不比以前,吃食的价格就一直在涨。”

    史可法说后,朱由检不由得点了点头:“这还是在南方,食物价格尚且如此之高,北方也不知是怎样的场景,这也同样佐证,来年开春之后,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说着,朱由检对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吩咐道:“刚才那个富态商人,将他带过来,此人既然从湖广而来,不妨问问湖广之事。”

    没一会儿。

    这富态商人便被带到了朱由检面前。

    朱由检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和非体制内的人说话,倒也感到很是新鲜,曾几何时,他在前世也和他们一样,是这个社会的被统治者。

    而如今,他因前世一次意外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帝国执宰者。

    如今再坐在这种富贾巨商面前,朱由检也没有了前世因自身贫穷而产生的自卑感,而是以一种睥睨的神色看着这富商:“做什么买卖的?”

    这富商通过察言观色也能看得出朱由检等人身份不凡,自然也很是谦卑地躬身回道:“回老爷的话,小民是户部挂名的官商,专司铁矿与粮食买卖的。”

    铁器与粮食倒也引起了朱由检的警觉,顺手把吴孟明的腰牌取了下来,放在了桌上:“我们是锦衣卫的,你这买卖是怎么做的,给我们说说,不能有一句假话。”

    “小民遵命就是,湖广最近铁矿价格飞升,传闻宁南伯要铸铁甲,小的从金声桓将军那里谋了这份买卖,顺道还帮助金声桓将军在江南采购粮食。”

    这富商刚说完。

    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专司情报调查的吴孟明猛地一拍桌子:“大胆!给我拿下!”

    “慢着!”

    朱由检冷声喝了一声,见这富商已经哆嗦着跪了下来,忙道:

    “你别害怕,起来回话,朝廷虽然禁止输盐铁粮食等于北方,但也没禁止你们去湖广发卖,这怪不着你,你又是户部挂名的商户,有专营之权,自然也算不上违法走私,既然你认识金声桓,抽空给他带个话,就说司礼监的史可法史公公想见见他。”

    说着,朱由检便让这富商退了下去。

    史可法这时候不由得问着朱由检:“不知陛下为何要以微臣的名义见见这金声桓,此人有何特殊?”

    “左良玉麾下能征善战者没有几个,若有,这金声桓就算一个,此人功利心重,可以招揽一下,刚才从这富商之言中,你们难道没有听出来一些信息,这左良玉貌似最近不老实啊。”

    朱由检说着便先走出了饭店,同时还嘱托着吴孟明加强对湖广一带的勘查,告诫袁继咸和黄得功密切关注湖广动静。

    “陛下放心,微臣一定盯紧湖广左良玉部!”

    吴孟明回道。

    朱由检点头不语,继续步着一地白雪朝军器局方向走去:“澳门那边有消息没有?”

    “红番愿意出三百雇佣兵,但他们要求雇佣金还得翻倍,而且必须死后有抚恤金。”

    吴孟明回道。

    “这个要求倒也不过分,都答应他们,另外,告诉他们将他们最厉害的火器都拿出来,如果在战场上表现的好,朕可以考虑向他们采购大批军火,交易价值或许不会下于百万银元。”

    朱由检知道葡萄牙和西班牙现在是西方世界里海洋霸主,热兵器已然走在世界前列。

    大明中后期的火炮技术大多也都是引进于这两个国家。

    虽说朱由检肯定会将装备制造的关注度重点放在大明国内火器改进与研发的上。

    但朱由检也不会闭关锁国,不趁此去了解一下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火器最新发展状况。

    甚至,朱由检可能会借此让葡萄牙和西班牙和大明之间做一次军火交易,毕竟在将来,大明对火器的需求量肯定会越来越大,而这两个当今的西方列强或可为大明承担一定的生产量。

    当然,装备制造的主要产量依旧得依靠国内。

    朱由检来到了大明在南京的军器局,只见军器局所在的这一条街上全都是打铁声与敲锅声。

    仔细一看,朱由检就发现,这一条街都是铁铺与各种补锅打制金银首饰的店铺。

    再一看前面,军器局的大门里外也都是铁匠铺,有杂役在搬运着新打制的刀枪,而那些工匠就在棚子里干活,棚子里不仅仅有工匠还有围在铁炉子边取暖的妇女儿童。

    “这还真是金铁打制一条街呀!”

    朱由检说了一句就问向工部尚书徐石鳞:“朕南迁时一同带到南京的还有上万名工匠,这些人现在都安置的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您刚才看见的这些打铁的,补锅的,还有修西洋钟的,以及打制金银首饰的人都是他们,微臣不知陛下为何要将这些人也一同带到南京来,但陛下您要臣安置,臣也只得用户部拨的银子给他们店铺开,这样,他们也好有个谋生的手段,留在军器局,只能白白的养着。”

    工部尚书徐石鳞笑着回答了朱由检的话,在他的意识里,工部的重点任务是疏浚河道以及修建皇陵,而这军器局不过是工部附带管理的部门而已,这些工匠就更不用说,既不是翰林进士也不是锦衣校尉,何必白养着。

    但这徐石鳞没料到的是,朱由检此时已经黑下脸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