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圣学
    朱由检说毕又让御药房去几个太医跟着魏国公徐文爵一起去接毕懋康来南京。

    之所以,让魏国公徐文爵去接。

    自然是因为这些大明勋戚也总得为国家做点事,不能白养着。

    虽说这些勋戚都是开国元勋之后,或为大明江山社稷做过突出贡献。

    但这些勋戚大都也不过是纨绔,自然是没什么大的能力的,但生活方面则毕竟讲究的。

    如何保暖,如何治病,如何平平安安地把一个病人从徽州接到南京,或许问题不大。

    徐文爵刚被朱由检在诏狱关了一段时间,哪里还敢有大明第一国公的架子,自然屁颠屁颠地带着随从跑去了徽州。

    据说东厂报告,南京城的四大名医都被徐文爵带着一起去了徽州。

    朱由检听话自然是比较满意的。

    对于钢铁冶炼、枪械制造以及火药配比,朱由检虽然都能一知半解,但具体研制和操作只能依靠这个时代的实践者。

    在做这些实验方面,他的经验并不比这些人好多少。

    所以,朱由检很需要宋应星、毕懋康这样的人物。

    因而,毕懋康能活多久,对于朱由检而言,就意味着大明可以多进步多少年。

    宋应星被朱由检带到了乾清宫的东暖阁。

    这里是朱由检的书房。

    从阿拉伯数字到英文字母再到汉字拼音字母以及元素周期律都被朱由检命人制作了出来贴到墙上。

    连带着木制地球仪和坤舆万国全图缩小版和朱由检自己制作的木制铁甲舰模型和坦克模型以及枪支模型都在此处。

    宋应星见到自然是瞠目结舌,心道人说当今陛下自驾临南京后便同先帝一样专攻奇技淫巧,木工尤甚,如今看来,陛下也并非御史言官所言,真是荒诞政务,而是别有深意。

    尽管宋应星没有见过这些模型,也能猜出是船和战车以及枪械。

    朱由检命人给宋应星赐了座,又让人去把太子与永王定王一并叫来。

    自己的皇子虽然现在还没有理政之能,但作为皇家子弟,学习些自然科学自然也是必要的,不然到时候又得被一群儒士忽悠。

    一时,太子朱慈烺以及永王定王也来到了东暖阁。

    南迁成功后,朱由检将自己比较小的两个皇子的藩王之名又改了回来。

    毕竟,再让他们受封杭州和南昌的意义已经不在。

    而且,对于藩王还到底要不要像猪一样圈养在封地,朱由检还没拿定主意,因而便以两皇子年幼为由暂且还是留在了南京。

    “你现在主要负责钢铁冶炼,朕也不可能像教蒙童一样,将这些一一给你讲解;

    这个与一二三四同义的字符是阿拉伯数字,西域那边常用的,计数比其他文字方便,大明中央银行的钱币也有这个数字,以你的智力,想必已经分清哪个字符是一二三四了;

    这些是西洋人用的字符,你搞钢铁冶炼用得着,朕也没空一一给你讲,待会太子来了,朕让他给你念念,你就算是知道怎么读的就行了,到时候拿一些资料回去,自己好好记一记”。

    朱由检说着的时候,太子朱慈烺、永王朱慈炯、定王朱慈照也已被史可法带了进来。

    前世的朱由检没有扮演过父亲的角色,并不知道如何培养一个好儿子,他现在基本上是以培养优秀继承人的心态再培养他们。

    犹如师父带徒弟一般,老人带新人一样。

    “你们也坐下,在这里,没有君臣父子,朕不过是弘扬太祖之学,嗯,宋侍郎说的不错,这个叫圣学。”

    朱由检说着便起身拿起一支毛笔,在一张宣纸上写了几个字:“大凡学问二字,可分为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所谓科学,你们可以理解为学问,研究事理者便为社会之学,研究万物规律便为自然科学,两类学问,相辅相成,阴阳互补,缺一不可;

    我华夏先秦时是百家争鸣,名教无数,这两者都走在世界之前,而如今,儒家一统,百家罢黜,尤其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学问更是弃若敝履,以至于我们火炮不如西洋番,火枪也不如西洋番,诸位可曾想过,若这样下去,百年之后,即便鞑子不灭我大明,这些坚船利炮之西洋人会不会也骑在我们头上?”

    朱由检的一席话,让宋应星和三位皇子都愣住了,他们现在也就知道北方有鞑子流贼,何时还注意到了西洋番。

    但由于是在御前,宋应星也不好追问什么,继续等着朱由检垂训。

    “宋卿既然是管钢铁冶炼,朕就与你说说这钢铁冶炼涉及到的一些化学知识,自然科学大致便可以算学、格物、化学、生物区分之,而钢铁冶炼主要便是涉及化学,所谓化学自然研究万物变化,如这张宣纸,朕将他烧成灰烬,便由纸变化成了烟与黑炭。”

    “而我们炼铁也是要将铁里的杂质变成烟或无形的气体,让它逸出,这样铁变成可锻造的钢,这是铁的化学式,铁当中的主要杂质是碳,还有磷、硫这些,用大火煅烧时,可以使得碳与空气中的氧气发书反应变化而成为二氧化碳和水,高温下,两者都是气体,自然随之逸出。”

    朱由检说着就写下了各类物质的化学式与反应式还标注了物质固液气三态。

    对于只听了老师们讲过四书五经以及史书的太子朱慈烺和永王定王二人都是如同听天书。

    而宋应星也是一脸茫然,但也很是感兴趣,他可从没想到过原来炼铁的本质规律可以如此去研究,这仿佛让他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要知道他以前研究任何东西都是从前人的古书上寻找答案或者从别人口中得道解惑,而如今陛下的传授让他发现原来自己以前走入了误区,自己没有动手去分析为什么铁要煅烧成钢才能用,为什么煅烧效果不同,脆性就不同。

    朱由检又将元素周期表取了下来,放在宋应星等人面前:“这张表算是打开化学这门学问的钥匙,这上面几乎涵盖了我们所现在所能看见的一切物质元素,所谓元素就是具有相同的核电荷数(即核内质子数)的一类原子的总称,而核电荷数,这些你们或许不懂,这还要从物质的基本构成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