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毕懋康的病
    宋应星拜别了太子朱慈烺和永王定王二人。

    手里则依旧还拿着崇祯帝朱由检赐予给他的资料,久久凝望着巍峨高耸在蓝天之下乾清宫而不能释怀。

    对于崇祯帝朱由检刚刚提出的许多学问,宋应星并没有听明白多少。

    但对于他而言,的确让他意识到自己貌似是在接触一个宏伟的知识世界,那个世界可以让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

    什么是元素?

    什么是电子?

    为什么铁在陛下所提的化学里要用西洋的字符表示?

    我们所能看见的所有事物真的都是细小的微粒,即陛下所说的原子构成?

    太祖洪武皇帝据说不过是一介淮右布衣,真的能懂这么多浩瀚如烟的古籍中都没有记录一点的学问?

    因授学者是皇帝陛下朱由检。

    宋应星不好质问朱由检,也只能把这些疑问藏在心底。

    而朱由检让他熟记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他也只能奉旨执行。

    朱由检看见宋应星远去的背影也是久久不语。

    作为皇帝,他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他也不敢确认自己直接把后世积累的知识拿出来会不会被这些士大夫接受甚至搞明白。

    朱由检现在就把数百年里积累的理工科知识抛售出来的确太快了,饶是宋应星这样走在时代前沿的人也消化不了。

    但朱由检也没指望宋应星能消化多少。

    当前的时局给朱由检的时间不多。

    他不能温吞水地一步步地让这个时代的人自己去发现物质的基本构成,然后通过各种实验论证出原子学说,以及证明出各种理论。

    他现在只能先给宋应星等人提供一手的理论知识,来促进他们有思路地以正确的方向去改进装备制造。

    不然,让他们自己靠着经验和灵感改进钢铁冶炼与枪械制造等技术。

    那样的话,根本就来不及。

    等到明年与鞑子开战时,大明很难在武器装备上占据绝对优势。

    毕竟现在的鞑子自从孔友德等加入后,也掌握了比较先进的火器技术。

    当然,这并不是说。

    崇祯帝朱由检在给宋应星强行灌输一些超时代理论知识后,就真的成功动摇了儒家学术的统治根基。

    即便宋应星等几个士大夫全部掌握了朱由检的知识。

    整个大明的大环境还是没有改变。

    天下的人依旧是以程朱理学为正途,依旧宣扬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论,依旧重道而轻术。

    朱由检要想彻底让大明变成一个工业国家,让儒家不宰成为主流思想,自然科学同社会科学一样大明受欢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段路需要改变的是整个大明从百姓到士大夫的价值观以及经济体制和制度。

    朱由检也没奢望这么短时间内改变大明,不现实也不可能,他只能先播下一些火种。

    先影响一个宋应星,再影响一个毕懋康,紧接着会是其他人,再则或是一批人。

    当然,即便现在冒然改之也会适得其反,甚至可能重蹈王莽覆辙。

    俄国的彼得大帝曾以自己的帝王权力让一个农奴国家具备一定的工业基础。

    朱由检现在的目的就是这个,他要以自己的帝王权力,让大明具备一定的重工业基础,然后再通过这个基础去改变大明的生产模式,进而改变小农经济体制,催生大明教育与学术思想的全面改面。

    这个过程没人知道会需要多少年。

    但至少现在让大明具备一定工业基础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军事上有戚继光的《纪效新书》、《练兵实纪》以及自己根据后世军队训练编纂的手册,可以让大明近卫军第一二三军在军队纪律和战术配合与集体荣誉感以及指挥效率上超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支军队。

    只要在科技上要稍微一点的技术突破,大明军队便可以无敌于天下。

    在腊月中旬,寒冬冷冽地快要把整个南京城冻成冰城时,毕懋康终于被徐文爵接到了魏国公府。

    在原本历史上,毕懋康是就是在这一年去世的。

    但所幸的是,在这一世,朱由检这个君王没有自缢,毕懋康少了一大悲之事。

    徐文爵奉朱由检谕旨带去了更好的医生,并用魏国公的实力用了最好的人参肉桂等药,使得毕懋康没有成功被阎王勾掉性命。

    朱由检穿越后的蝴蝶效应终于起到了效果。

    至少使得一些原该在这一年去世的人都活了下来。

    不仅仅是有名的士大夫,还有无名的百姓,若不是朱由检南迁,果断整合国内军队和政治势力,此时此刻,至少北直隶南部与山东不会在大明手里。

    魏国公徐文爵不敢掉以轻心,朱由检的一道旨意,让他明白他徐家的富贵全系在毕懋康一人身上。

    这些日子,徐文爵亲自监管着人给毕懋康熬药,也亲自选最好的炭给毕懋康取暖。

    闻听毕懋康病情有所好转,崇祯帝朱由检也在王承恩的陪同下来到了魏国公府。

    “陛下,听魏国公说,毕公得的是一种叫疟疾的病,江南一带很多人都患上这种病,尤其是近年来,死的流民太多,很多都没有掩埋,听一些老道的医者说,这种病就是因为这个开始大面积蔓延的,与一年前京畿一带的鼠疫同样可怕,若不是这些疫病,天下也不会糜乱之此。”

    朱由检倒是第一次知道毕懋康得的是疟疾。

    不过,听王承恩这样说,貌似大明现在不但面临小冰河气候的影响还面临着各种瘟疫的摧残。

    “朕记得有个神医名叫吴又可,此人于瘟病研究颇有心得,你们东厂的人想办法找到,让他主持一下整个大明的防疫工作,朝廷不能就这么放任这些疫病肆掠!”

    朱由检说后没多久便到了魏国公府。

    “陛下恕罪,因毕公今早突然发热,微臣不敢稍离片刻,因而未曾远迎陛下!”

    徐文爵忙过来赔礼。

    而朱由检此刻则没有闲情计较徐文爵的无礼,听徐文爵说毕懋康开始发热,他心里不由得一沉忙疾步往里走:“毕公,人在哪儿?”

    “现在暖阁等候陛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