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金鸡纳霜
    朱由检对于疟疾不算陌生。

    这种肆掠欧亚两洲达数千年的疾病,即便是在后世也对人类生活影响巨大。

    要不然,屠呦呦也不会因为青蒿素而得诺贝尔奖。

    这种病是由疟原虫引起的传染病,一般染病者会经历潜伏期、发冷期、发热期以及出汗期,直到死亡。

    也正因为此,这种病又叫做打摆子,即初始非常冷然后又非常热,冷的时候即便是酷暑天盖几床棉被也无济于事,热时坠入冰窖也无用。

    而现在朱由检听闻毕懋康开始发热,自然是心里一沉。

    这说明即便徐文爵及时带去了名医,也依旧没能阻止比毕懋康病情的恶化。

    朱由检疾步跟着徐文爵来到了毕懋康面前。

    只见毕懋康面色潮红地躺在藤椅上,虚弱无力地喊道:“国公爷,你怎么让陛下来了,快让他离开,这病传人,让陛下染了病,就是我毕懋康的罪孽了!”

    “陛下,请恕老臣无礼,您请回吧。”

    毕懋康昏昏沉沉地朝朱由检点了点头。、

    王承恩听此也是吓得不行,他也怕病过到了自己陛下身上,忙劝道:“陛下,要不我们还是回去,您有什么话,让别的人传一下就是。”

    “怕什么,这疟疾虽传染,不过是通过蚊虫叮咬传染,又非鼠疫,这大冬天的,哪会有蚊子叮咬。”

    朱由检说着就走到毕懋康面前来:“毕爱卿不必担忧,这疟疾虽来势凶猛,但也不是无药可治,朕会替你想办法,你先好好静养,大明还需要你呢。”

    朱由检见毕懋康如此虚弱,也不好再和他多说些话,命徐文爵好生照料后就来到魏国公府正堂歇息。

    魏国公乃大明开国第一将徐达的爵位。

    朱由检既然来了魏国公府自然也是要瞻仰一下徐达的,上了三柱香后才坐下对徐文爵又吩咐道:“你们府上可有西洋人的玻璃瓶?”

    “有的,不知陛下要此物作甚?”徐文爵问道。

    “制药!”

    朱由检说着就又道:“久闻你继承国公之位后一味好炼丹药,不理南京军政,尤其是在诚意伯刘孔昭接任操江水军后,更是找了几个洋人一起炼丹,如今朕也要让你炼一种药,治治毕懋康的病。”

    徐文爵摸了摸脑袋:“微臣不敢欺瞒陛下,微臣这个炼的丹药只是在房中行乐时管用,微臣少年好色,亏了身子,现在不得不靠这些东西补补阳气,所以就一直寻摸着能够再展雄风的好药,陛下您若是需要,微臣倒是可以进献几颗微臣密藏的好药,可毕公如今身体如此虚弱,可万万是玩不得的。”

    “荒唐!”

    朱由检将桌子一拍。

    “你好歹也是我大明第一国公之后,不思江山社稷,竟整日钻研这些,也罢,朕也没空替中山王和朕祖上文皇后教训你,你既然喜欢钻研此道,也不能只一味制闺房行乐的药,这毕公的病虽然可怕,但只要把一种叫金鸡纳霜的药制出来,则可以根治他这病,而且售卖出去,根治犯同样病的士绅百姓,这样既赚了钱又造福于民,岂不比你在女人肚子上多运动一会儿有价值!”

    朱由检知道抗疟疾的药最出名的便是金鸡纳霜以及后世的青蒿素。

    青蒿素虽提取自青蒿,但提取难度比金鸡纳霜高,而且青蒿素的应用算是二十一世纪最新的生物技术,他一个大学生自然不可能掌握这里的法门。

    单纯的青蒿用药效果又不明显,青蒿素这种生物碱与青蒿这种植物在本质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因而,朱由检只能选择让徐文爵研制金鸡纳霜。

    金鸡纳霜是在青蒿素出现之前根治疟疾的良药。

    后世之所以让青蒿素取缔金鸡纳霜,则是因为金鸡纳霜作为抗疟疾药物应用时间比较长,使得很多疟原虫已经产生了对金鸡纳霜的耐药性。

    因而导致在后世的疟疾,金鸡纳霜对其没有任何作用。

    而在大明还没有提取生物碱作为药物的应用,因而金鸡纳霜在这个时代是可以对疟疾有根治效果的。

    相比较于青蒿素的提取,金鸡纳霜提取难度并不高,只需粉碎与碱石灰混合,再加以石油醚溶剂抽提,然后再用稀硫酸萃取,然后浓缩结晶得到硫酸金鸡纳霜即可。

    碱石灰与稀硫酸都不难,在大明可以直接找人配制稀释出来。

    唯独石油醚这种有机溶剂需要对石油进行蒸馏。

    但也有可解决之处。

    毕竟在中国,古人尤其是很多方士还是知道石油的。

    沈括的《梦溪笔谈》里就提到过石油。

    朱由检相信徐文爵也能找到这东西,然后用玻璃仪器进行蒸馏得到石油醚。

    要用石油蒸馏得到石油醚则根据石油各种有机物的不同沸点而通过温度操控得到石油醚。

    石油醚的沸点是在三十到一百摄氏度,差不多就是水将要沸腾之时,朱由检可以让徐文爵找人在蒸馏石油的同时以水为参照物,这样就可以得到石油醚。

    当然,最后能不能成功得到金鸡纳霜这种治疗疟疾的神药。

    朱由检并不敢有十足的保证。

    不过,反正毕懋康这个病情都会因为疟原虫破坏身体机能而最终死去。

    朱由检觉得倒不如趁此抓紧时间试一试,没准还真能研制出金鸡纳霜这种药,减少大明人口的非战争死亡率,也从而更加地安定和收拢民心。

    同时也挽救一位科学家的生命。

    毕竟在这个时代,很多人总是喜欢把天灾和自己这个君王的德行以及百官的德行联系起来。

    朝廷的合法统治性有时候就与这些瘟疫息息相关。

    另外,朱由检觉得与其让徐文爵把他魏国公府几百年积累的家业花费在制壮0阳药上也还不如让他干点正事,为大明的药物研究做些贡献。

    魏国公徐文爵不知道崇祯朱由检说的金鸡纳霜是什么药,他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但朱由检这么一说后,徐文爵也知道这里面有很大的商机,因而他便忙拍了拍胸膛:

    “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尽早研制出金鸡纳霜来。”

    “有信心是好事,这件事要是完成的好,朕让你们徐家独家经营金鸡纳霜的生产发卖,不过朕得占六成的利润,算是技术入股”,朱由检说道。

    徐文爵也不知道什么是技术入股,但他可不敢违背朱由检的旨意,只能答应,当然,他也知道,这种药如果真如陛下所说对疟疾有根治效果的话,那带来的利润比卖千年人参还赚钱。

    当然,即便亏了,徐文爵也无所谓,他徐家家大业大,平时花万金研制丹药失败的事常有,如今不过再败家一次而已,反正也是讨皇帝陛下欢心,何乐而不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