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朕即家国
    朱由检不知道刘孔昭能把海军编练的如何,但他现在的确是没办法再一件一件的去过问。

    在朱由检想来,哪怕只是暂时搭起个海军架子,让长江以及杭州湾等地多几艘大明朝廷自己的战船也是好的。

    朱由检估计明年开春后四五月份,便是鞑子大举南下之时,到时候一旦山东、河南、淮北等地守不住,那么到时候海军至少要能够依托长江天堑炮轰一下清军。

    从南京到淮安,崇祯帝朱由检从南迁以来,便在这条水路上来来回回好几次。

    每一次他除了让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派人将这一带的河网沟汊详细勘察记录外。

    他自己也从不忽略每一处细节,由江面上看四周,便能看出江面两岸各府州县的城防如何。

    谁也不清楚,清军在南下后会从哪里登陆,会从哪里进攻,但充足的准备总比到时候忙乱要好得多。

    原本历史上的南明之所以会一败涂地和它错过了一年的时间准备江防不无关系。

    当然,朱由检不得不承认的是。

    此时的他要是能有个望远镜自然是更好的。

    只可惜,大明在民用工业方面还没开始发展。

    玻璃制造以及衍生出的观测仪器制造都还没影。

    大明离真正成为一个工业国家的确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好在朱由检这具身体不是近视眼,在江面上也能看见四周的景物。

    一些县镇明显已经有典史巡检等官在组织乡民练习射箭刺矛骑马。

    沿江一些重要据点也有民工在当地县衙官吏指挥下修葺新墙,桥梁与道路开始拆毁破坏,整个南直隶境内按照兵部下的令,只能靠船走水路,为的是为将来抵抗鞑子骑兵造成最大的阻碍。

    民兵与卫所兵训练是兵部在抓,都指挥使和各府通判、各县典史执行,民兵是不脱产的普通百姓,是朱由检令兵部新设的词,目的不过是让手无寸铁的百姓在面对战争上不至于手足无措。

    而卫所兵依旧是脱产的,由兵部统管,负责地方治安维持、剿匪、运输等事务,战斗力良莠不一,全凭地方主官的水平。

    但让这些民兵与卫所兵加强训练和防务总比到时候面对鞑子只知道逃跑要好。

    等到了淮安府。

    朱由检才弃船登岸,往淮安讲武堂而去。

    淮安讲武堂比之前朱由检刚来时更为广袤。

    沿着洪泽湖沿岸的上万亩地一直到淮安府城门东都是讲武堂的新兵训练所在地。

    洪泽湖提供了丰富的水资源和山川、平原、丘陵等各种地形,也就便于大明近卫军各类兵种训练,也便于后勤供应。

    沿着洪泽湖和淮安府城的淮安讲武堂周围此时已又淮安知府奉命修砌起一道城墙,城墙内便是各种马匹奔腾和人的喊杀声。

    如今的近卫第一二三军的十万准备编入甲种营的新兵已经基本完成单兵队列训练。

    而正在训练的便是乙种营的军队。

    朱由检来到此处时,大元帅府陆军部总长周遇吉已经开始奉朱由检的谕旨对眼下完成基本训练的十五万甲种营的战兵进行兵种分配。

    兵种分配是先按照各自以前的技能进行分配,即会骑特别是善骑者优先选为骑兵,而做过火器兵的则选入步兵,炮兵也是如此,最后再是由近卫军各总督总兵官和大元帅府各部处负责人进行筛选分配。

    朱由检来到这里第三天后,甲种营各兵种已分配完毕。

    而步兵营也刚好在这日每人发下了最新的制式武器即崇祯十四式燧发枪。

    骑兵营依旧还是弯刀和三眼铳搭配,炮兵营则配备虎蹲炮、佛郎机炮和红夷大炮,不过都添加了照门。

    也就是说,现在的甲种营也还只是步兵营换了新式装备,骑兵营与炮兵营依旧没有多大的改变。

    不过,这也影响不大,毕竟现在的大明主要敌人清军的主要兵种是骑兵,而对于骑兵对于火器的要求并不高。

    十五万甲种营战兵是朱由检以后控制朝政与逐鹿中原的绝对主力。

    因而朱由检要做的不仅仅是要在**上武装他们,还要在思想上武装他们,确保这十五万甲种营的战兵对自己绝对的忠诚。

    朱由检在南迁途中便通过祭民毁孔等一系列举措与利用北方籍官员的家国之念而灌输着他的民0族至上,国家至上的思想。

    确切地说,朱由检的目的是要以汉人宗族传统文化为根本,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人对家庭乃至整个民族集体的忠诚,而自己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君权神授,而是一个大家庭即民族的君父。

    自己是这个国家的领袖,代表着所有汉人的终极利益,效忠于自己这个帝王不是为朱家王朝卖命,而是为整个华夏大家族的稳定与繁荣卖命,是避免自己的家惨遭涂炭,避免自己的亲人沦落成乞丐的唯一方法。

    这个方法就只能是团结在自己这个君王的号召之下,共同抵御建奴之祸,不让大明重蹈南宋之祸,不让汉人再做两脚羊,四等人。

    李邦华、李明睿、周遇吉、刘芳亮、何新以及新加进来的路振飞、马士英都是朱由检的民0族主-义思想的忠实信仰者和传播者。

    从当初秀才营与壮士营开始,便有目的的向这些即将成为基层军官的新兵灌输这些思想,能舍弃功名投笔从戎的读书人自然是满腔热血的激进青年,容易被灌输洗脑。

    而壮士营从最初接受文化普及教育开始便在无意识有意识间接受洗礼,自然也就更加轻易信赖君父至上的观念。

    再加上人本能的从众心理和师道即天道心理,李邦华等传播给秀才营与壮士营的新兵,秀才营和壮士营等人传播给十万新兵。

    十五万甲种营再加上李邦华等朱由检的忠实心腹对三十万乙种营潜移默化的影响。

    朱由检的君权领袖之意志早已成为了四十五万近卫军的全体意志。

    朱由检到达淮安讲武堂时,四十五万大军已经开始沸腾起来,朝朱由检大喊起来: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