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授旗
    在麾下四十五万大军面前刷刷存在感,也是朱由检每隔一段时间北上淮安的原因之一。

    现在的他历经十月的锻炼,早已是筋骨强健,魁梧挺拔,瘦削的体格明显比之前多了不少肌肉,再加上本来不矮的身高,穿上戎装后更显大帝之威,领袖风范。

    看着眼前数十万人的灼灼目光,朱由检知道,在这种人的荷尔蒙高涨之时,是与人拉近距离的最好时刻,也是给人种下信念的最佳时机。

    要想让人疯狂,必先让自己疯狂,人只有在自己情绪激动的时候才能去感染他人。

    崇祯大帝朱由检现在俨然已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国家至上的狂热分子,直接振臂高呼:“杀虏!”

    朱由检身后的官员们也跟着振臂高呼起来。

    而底下的热血青年们哪里受的了这种感染,早已是荷尔蒙爆棚,似有满腔豪迈如火山爆发般几欲喷薄而出,跟着朱由检等人振臂高呼起来:

    “杀虏!”

    “杀虏!”

    “杀虏!”

    每遇军中同僚,振臂高呼“杀虏”,便从此时起开始成了近卫军必有的礼仪。

    此时的近卫第一二三军已确立了从军到队的编制,就等着朱由检亲自将军旗赠予近卫第一二三军。

    不过,朱由检在授旗之前,还是准备先说几句话,并高声喊道:

    “将士们!眼看就要过年了,朕知道你们很想家,朕也跟你们一样也很想家,你们当中很多人甚至跟朕一样来自北方,已经失去了家园,孤苦伶仃地在这南国江山坐视北方的鞑子杀我们的父母亲,占我们的田地家园,掘我们的祖坟墓地!”

    此话从皇帝朱由检口中说出来,站立在前面大都来自北方的军官们不由得眼含热泪。

    华夏汉人的家国习俗在这腊尽春回之时显得尤为贴切。

    因而,朱由检的一席话也就轻易地调动了眼前这些官兵的情感。

    “不过,诸位且请放心,迟早有一天,朕会带着你们打回去!打过长江黄河,收复北都!”

    “收复北都!”

    底下的官兵齐声呐喊起来。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当年岳家军能涤荡寰宇,而如今我近卫军也能扫清鞑虏,既要护住这南方的锦绣山河,又要早日收复故都,重振我大明之河山一统!”

    朱由检说着就继续振臂高呼起来:“河山一统!”

    “河山一统!”

    “河山一统!”

    “河山一统!”

    底下的官兵热情依然高涨。

    朱由检对此很满意,心情大好:“授旗吧,敲鼓,令三军主帅上前!”

    说毕。

    便是隆隆鼓声敲响,嘈嘈切切如疾风骤雨般轰隆隆地在整个广袤的校场响了开去。

    “近卫第一军总兵官兼总督周遇吉!”

    大元帅府总政治处主任金炫高声唱和起来。

    “到!”

    一身甲胄的周遇吉出现在队列前面,目光灼灼地看着台上威武挺拔的皇帝陛下朱由检。

    周遇吉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会被皇帝陛下记得,还突然被召进京中,跟着陛下一路南下,到现在独领一军,饶恕他是七尺铁血男儿,也人不禁热泪盈眶。

    朱由检亲自将写有大明皇家近卫军第一军的番号授予了周遇吉,并亲自拍了拍周遇吉的肩膀:“保卫家园,收复北都!”

    “保卫家园,收复北都!”

    朱由检只说这一句,他要通过一系列的程序化的军中礼仪将这个理想深深地烙印在每个近卫军官兵的心中。

    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在为什么而战。

    周遇吉跟着念了一句,他也知道,自己唯有将来血洒在北伐的征途上才算是死得其所。

    “近卫第二军总兵官何新、总督李明睿!”

    御马监何新和淮扬巡抚李明睿也是一身戎装地出现在朱由检面前。

    作为昔日的宫中小宦官,何新也没想到他今日会成为一名麾下有十五万精锐的将军。

    李明睿也同样是嘴唇紧咬,他也没想到过自己也能仗剑站立皇帝陛下面前,恍然间,他已不再是柔弱可欺的书生,而是肩扛北伐重任的大将。

    “何新,还记得朕与你同被困紫禁城的时日吗,记住,你是朕最信赖的人,你就是朕的影子,天下谁都可以背叛朕,唯独你何新不能!”

    朱由检说着就亲自理了理何新的衣襟。

    何新直接泪如雨下,的确如朱由检所言,当初在等周遇吉援军赶赴京城勤王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没有人还陪着朱由检,只有何新等一干宦官。

    迄今为止,那三十余名宦官依旧是近卫军的骨干。

    “请陛下放心,奴婢就是陛下的一条狗,不,比狗还忠于陛下!”

    何新不等朱由检说,就先猛地立定,振臂一呼:“保卫家园,恢复北都!”

    “右庶子李明睿,第一个建议朕南迁的是你,你是人如其名,睿智而明察秋毫,朕简拔你掌淮扬两地,便是倚你为重臣,他日朕的内阁只怕也得你来掌,好生和何新做好搭档,不可学那等呆板之人,歧视朕之家奴,内廷外廷都是朕的左右手足,要想做天下辅臣,就得会携手内廷!”

    李明睿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他没想到陛下居然亲口说要他将来做内阁首辅。

    “微臣万死不敢忘陛下之恩德,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和何公公管好近卫第二军,为陛下杀尽鞑虏,保卫家园,恢复北都!”

    “领军旗吧!”

    朱由检说着就将近卫第二军的军旗递给了这二人。

    “近卫第三军总兵官刘芳亮,总督李邦华!”

    膀大腰圆的刘芳亮昂首挺胸地站了出来,其身后的顾炎武、王夫之等人早已喜爱上了这位护短的主帅,不由得露出笑容,满怀兴奋地看着刘芳亮。

    “刘大鹞子,你跟朕记住,从现在起,你不是什么流贼出身,也不是流寇的将军,你是朕的近卫军的将军,你带的军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是要为这天下跟你刘芳亮一样受尽苦难的百姓打出一个朗朗乾坤,现在,建奴鞑子正在你的家园肆意屠杀你的兄弟姐妹,他们正等着你回去拯救他们,知道吗!”

    “知道!”

    刘芳亮大喊一声就振臂高呼起来:“保卫家园,恢复北都!”

    “李邦华,你我虽说是君臣,却也是至交,一路南迁,你与朕休戚与共,不知为这天下谈了多少个昼夜,现在朕希望你摒弃士大夫之不与庶民亲近之清高之癖,务必要与刘芳亮搞好关系!”

    “请陛下放心,微臣早已和刘将军拜了把子,喝过鸡血酒!”

    这话从一个昔日部堂高官的嘴里说出来,多少也让朱由检和在场的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