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同拿下
    “没什么,这种事哪能避免,既然扬州的人如此热情,朕就更加不能辜负”。

    朱由检说着就起身下了马车,看着对面俱是锦衣华服的扬州巨商们,不由得想起原本历史上的“扬州十日”。

    “微臣扬州知府王博彤、两淮盐运张良超,微臣巡盐御史魏铭!见过陛下!”

    人群间走出来三位体格肥大,皮肤白净的官员来,朱由检没有说话,只是颔首点了点头。

    唯独随行的淮扬巡抚李明睿瞪了这三人一眼,三人面露苦色地指了指眼前的这些扬州巨商,言外之意自己也是被逼无奈。

    “史可法,让他们都起身吧”,说着,朱由检不由得问向史可法:“如果他日清军南下,朕让你守扬州城,你怎么守,如实回答!”

    “以死报国!”

    听了史可法的回答,朱由检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不过他心里已经笃定:这一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史可法守扬州!

    待所有扬州巨商都起身后,崇祯帝朱由检则只是挥手示意了一下,然后步入了扬州城。

    阎应元等人此时也看见了官绅出城的盛景,一打听才得知崇祯帝也来了扬州城。

    三人自然也就兴奋不已地忙跟随人群出了城外,但这一次,他们又只能远远隔着无数人头看着朱由检那模糊的身影。

    “你们说,陛下来扬州干嘛,也是来听曲的吗?”

    陈明遇好奇地问着阎应元和冯厚敦二人。

    “我看不像,南京秦淮河之盛不比扬州差,陛下既有心寻花问柳何必舍近求远,在这新年将到之际还来扬州寻瘦马,以我看,倒只怕是另有原因,扬州乃淮左重镇,可谓江南门户,又是盐业重地,富商巨贾皆集于此地,陛下此次驾临扬州,只怕是来给这些扬州商人吃定心丸,思索守备扬州之法的”。

    阎应元说后,冯厚敦不由得点了点头,却不由得看了对面楼阁一眼,忙指道:“李香君!我当年在南京看过一眼,她也来瞻仰龙颜吗?”

    “不知是哪里来的粗鄙之人,李君的名讳也是你等随意称呼的!”

    这时候,一书生出现在了阎应元等人身后说了一句,就摇着扇子上了李香君所在的楼。

    “冒公子,不好意思,这里已经被扬州巨商包下,将要在此处招待陛下,马上锦衣卫就要来接管这里,还请你快快回去,否则被当做鞑子细作抓走,可就得不偿失了。”

    “闻听李君与天子搭上了关系,如今看来名不虚传,倒是小生不识趣了”。

    这叫冒公子的酸溜溜的说了以后,不由得发着牢骚道:“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而今陛下不思治世安邦,却苟安于江南,尽做风流事,正是可叹啊!”

    一听这冒公子言语间讽刺君父,陈明遇气愤不过,将这叫冒公子直接提了过来,然后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你是哪里来的杂碎,敢这么编排我大明皇帝陛下,你们知不知道,陛下为了让你们这些公子哥继续风花雪月,这大冬天是怎么过的,就是和我们这群粗鄙之徒,卧于三尺雪地!陛下何曾尽做风流事,尔等如此诋毁君父,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砰地一声!

    冯厚敦这时候已经举起火枪,朝这冒公子开了一枪,吓得这冒公子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鄙人乃生员冒辟疆,你们是谁,敢如此对待读书人。”

    “原来是复社四公子冒辟疆,我也是读书人,举人出身,不过鄙人现在身份是近卫军第三军步兵甲种第一营队长冯厚敦,当今天子的忠实信徒,就凭你刚才的话,我杀了你也不为过!”

    冯厚敦说后又开了一枪。

    吓得冒辟疆直接大小便失禁。

    扬州同知冒起宗此时也听见了枪声,忙跑了过来:“哪儿放枪,哪儿放枪!”

    冯厚敦的连续两枪不由得不让这扬州同知冒起宗慌张,毕竟眼看陛下朱由检就要到这里,结果却突然发生枪击。

    负责维持治安的冒起宗自然不为惊骇,一来就看见自己的侄子冒辟疆坐在地上,而三红巾战袍的军官也站在这里,其中一人手持的火铳还冒着余烟。

    “你们是哪里来的丘八,不识好歹的东西,连读书人也敢打!给我拿下!”

    扬州同知冒起宗愤怒了,从公的角度讲,这三人低品级武官公然在陛下即将驾临的地闹事会直接影响自己的乌纱帽,从私的角度讲,自己的侄子居然被人用枪威胁得坐在地上还尿了,而且自己侄子还是有功名的人。

    但扬州同知冒起宗手下的人都没敢动。

    因为这时候,大批锦衣卫走了来。

    李若琏也听到了枪声,也大为惊骇。

    李若琏走到阎应元、冯厚敦、陈明遇三人面前来:

    “尔等是近卫军官,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出现在这儿,还在这里放枪?是谁放的?”

    李若琏兼着大元帅府军法处副主任的职,替何新负责近卫军军纪维护。

    因而,陈明遇和冯厚敦见到李若琏也不敢再有刚才的魄力,不由得站定了身子。

    “报告!是我放的,近卫军第三军第二兵团步兵第一甲种营忠显校尉冯厚敦!”

    冯厚敦回答后就垂下了头。

    唯独,阎应元此时敢于走上前来:“报告!非是我们随意放枪,而是这位叫冒辟疆的公子诋毁君父,无中生有,说君父苟安江南,只知眠花卧柳,不知治世安邦。”

    李若琏听后看向了还在地上的冒辟疆和扬州同知冒起宗:“是这样吗?”

    冒起宗看向了冒辟疆。

    冒辟疆此时哪里说得出话,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想明白,刚才朝自己开枪的武官居然是举人出身。

    “小女子刚才看见了,这位公子的确说出了此等狂言,或许只是牢骚话而已,而这三位武夫却一点不尊重读书人,实在有悖圣人之道。”

    这时候,走来一头戴帷幕的女子。

    不过,还没等这女子说完,史可法此时已经出现在了近前:“陛下口谕,将冒辟疆和这三个近卫军官一同拿下,大庭广众之下,闹出这样的事成何体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