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护短
    庭外的雪越小越大,冷的聚集在院内的扬州盐商们不由得直哆嗦。

    可眼下,崇祯帝朱由检在此,谁也不愿离开也不想离开,眼巴巴的看着几个当官的簇拥着大明皇帝陛下朱由检坐在炭火明旺的暖阁里。

    朱由检坐在暖榻上,穿着貂毛大衣,一边用火钳子挑着手炉里的炭火,一边打量着眼前的阎应元等人和冒辟疆以及作证的那名戴帷幕的女子。

    “既然是朕的近卫军官,应该懂得规矩,朕放你们假,是让你们回家尽孝道,回体会百姓生活之苦乐,不是让你们惹是生非的,先报上姓名吧,再给朕说说是怎么回事。”

    朱由检说着的时候不由得瞥了一眼对面珠帘里的一抹倩影,不由得看了扬州知府王博彤一眼。

    阎应元等人有些郁闷,他们没想到第一次面见圣上,却是因为这样的事,而不是如宁武伯周遇吉一样上台受命听封。

    得陛下亲拍肩膀,对于每一个近卫军官兵而言都算得上是比得万两黄金还重的荣耀。

    “近卫军第一军第一兵团骑兵第一甲种营昭信校尉阎应元”。

    “近卫军第二军第一兵团步兵第三甲种营忠显校尉陈明遇”。

    “近卫军第三军第二兵团步兵第一甲种营忠显校尉冯厚敦”。

    三人俱是站定了身子,挺胸抬头地面对着崇祯帝朱由检,在外人看来倒也是威风凛凛,不卑不亢。

    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此时的他们心跳的有多么的快。

    朱由检微微一笑,阎应元这样的人,他不是不知,甚至就因为知道他也在近卫军中,才故意装作不知。

    眼下自己贵为帝王,三军统帅,冒然重用一典史出身的阎应元,恐不会让人信服,阎应元也很难去驾驭比他资历老的将帅。

    但朱由检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在这种场合下遇到江阴三杰,即阎应元、陈明遇以及冯厚敦三人。

    “这下,不护短是不行了。”

    朱由检笃定了主意,就看向了冒辟疆:

    “头戴方巾,红袍紫纱衣,你胆子挺大呀,你看看除了锦衣卫和淮扬巡抚李明睿,谁穿的红袍紫纱衣,报上姓名吧,何时入的学。”

    “学生冒襄,字辟疆,崇祯元年入的学”。

    冒辟疆不敢正视朱由检,也同时暗悔自己今日怎么就这么倒霉,本不过是寻花问柳,却不曾想与几个武夫起了争执,还闹到了陛下面前,同时也后悔自己如此狼狈地出现在御前,还刚刚尿了裤子不说,穿一身花枝招展的鲜艳衣服的确不合生员的身份。

    明末社会风气偏向奢靡浮华,等级制度不再那么森严,饶是政治身份低的商人也能穿红着紫,更何况自命不凡的冒辟疆等人。

    朱由检也没细究,捂了捂鼻子,瞪了扬州知府王博彤一眼,暖意如春的庭内为何总有一股散不尽的尿骚味,这让朱由检很不适应。

    “复社四公之一,不错嘛,听说你在编排朕,说朕只顾眠花卧柳,不思国仇家恨?”

    朱由检这话一说。

    冒辟疆就哆嗦起来,冷汗如雨下:“学生一时口无遮拦,请陛下恕罪!”

    “诋毁君父,其罪不轻,还当场与近卫军发生冲突,拖下去,斩立决!”

    朱由检现在是笃定了要给近卫军护短,打破读书人凌驾于武人地位之上的固有观念,再加上冒辟疆的确口无遮拦,撞在了枪口上,也算得上是死有余辜。

    冒辟疆不由得大为惊骇,他还以为陛下会维护读书人,而处置这三个低级武官,却没想到,陛下却直接要杀自己。

    “陛下,虽说冒相公出言不逊,但到底是圣人门下,孔孟子弟,而开枪的是这三个粗鄙之徒,您为何要处决冒相公”,这时候,作证的那带帷幕的女子开始说话。

    朱由检脸一冷:“懂不懂规矩,朕没问你,你说什么话,信不信,朕连同你一起处决!”

    说着,朱由检又转身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也不必为他求情,诋毁君父如同悖逆之罪,岂能轻易饶恕,更何况此人还饱读诗书,更应懂君臣人子之道!”

    在场的扬州官员和商人听朱由检这么说,也不敢再言语,深怕惹恼了朱由检。

    冒辟疆身子一软,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朱由检主动问起了这女子:“你叫什么名字,朕听得出来,刚才你说朕的近卫军是粗鄙之徒?”

    “回陛下的话,民女寇白门,刚才的确说过此话,如有罪过,听凭陛下处置!”

    这叫寇白门的女子倒也不卑不亢,丝毫没有畏惧朱由检的表现。

    朱由检微微一笑,让阎应元等人自报功名。

    阎应元、陈明遇、冯厚敦都是举人功名,而且也是南直隶人,能在南直隶中举,至少学问也是不低的。

    寇白门听后不由得满脸浮现出惊讶之色:“怎么可能,三位老爷为何不举业,竟愿从军!”

    朱由检对着阎应元等人命道:“回答她!”

    “驱除鞑虏,收复北都!”

    陈明遇和冯厚敦在这种场合下比较寡言,而阎应元则站了出来先回了一句。

    “真正的有志之士都从了近卫军,训练杀敌之技,只有尔等无聊之人才这里空谈,待在这扬州城,怎么救国!”

    朱由检大吼了一声,又道:“自己既不愿成为救国之英雄,就不该还瞧不起英雄,不杀如何振作天下人心!”

    李若琏将冒辟疆拖了出去,此时的雪已经铺满了整个庭外,水磨砖铺就的地面仿佛铺了一层白纸,冒辟疆犹如一朵鲜艳的红梅盛开在雪白的地面上。

    绣春刀顺着下落的雪花凌空一劈。

    雪白的地面上便溅落开无数的梅花花瓣。

    扬州的官商们也不由得因此而胆寒。

    他们也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了君王的赫赫威严,冒氏在扬州也算大族人家,扬州地界的官员都要让三分颜面,但在崇祯帝朱由检面前也不过如蝼蚁一般。

    而朱由检也并非是针对冒家,冒辟疆不比侯朝宗,此人虽在原本历史上没有为大明殉节,但也没有仕清,算是比较有节操的东林复社人。

    但朱由检今日必须杀冒辟疆,不杀冒辟疆,近卫军的官兵们就一直认为自己比读书人矮人一等。

    朱由检要用冒辟疆的人头告诉世人,成为了近卫军的官兵,你就进入了贵族阶层,连读书人也不能惹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