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兴风作浪
    久别重逢之下,雨露自然无数。

    大雪初晴,又恰巧是崇祯十七年的除夕日,南京紫禁城也就显得分外妖娆。

    一夜贪欢的朱由检看了懒散在塌的袁贵妃一眼,正要出门,却见王承恩就站在堂外道上。

    朱由检这才想起自己昨夜是要召见王承恩的,却没曾想,说是不过小小温存一会儿,然而却贪婪到了天亮。

    “那个,朕一路车马劳顿,全身疲乏的很,所以就多睡了一会儿,到现在都还有些倦意,害得你白等了一夜,还能支持得住吗,支持不住先回去睡一觉,等朕下朝后再派人来唤你。”

    王承恩是跟着自己的心腹老宦官,因而见他因为自己的饥色而白白熬了一夜,崇祯帝朱由检也有些不忍。

    “谢陛下关照,奴婢还能坚持得住,今日除夕,明年便是陛下为君第十八个年头,此等重要日子,奴婢怎能错过。”

    王承恩说毕便顶着两黑眼圈,陪着朱由检去往前殿。

    一路上,朱由检便也顺便将锦衣卫得到左良玉将于二月起兵谋反的事以及有朝中阁老级官员与之暗通款曲的情报告知给了王承恩。

    王承恩听后也是大为惊骇,本因熬了一夜而有些疲惫的身体顿时如注入了强心剂一般:“陛下,这左良玉与吴三桂等人皆是当世枭雄,兵强马壮,如今他要造反,实在是于大局不利啊!”

    “无妨,朕正愁没理由收拾他,这些听调不听宣的军阀们不趁此机会铲除,日后何以统筹力量,共抗鞑虏,你是东厂提督,军务之事不必过问,朕自有打算,但要记住一定要严格保密,避免有人趁机在江南作乱,蛊惑民心,这一点自然是你们东厂负责,但也要暗暗查出朝中究竟在与左良玉联络,先不必动手,以免打草惊蛇。”

    朱由检这样一说,王承恩自然是领旨称是。

    此时的朝堂之上,倒是济济一堂,新年之喜悦心情溢于言表。

    在朝的官员都在说笑,言及休假时去哪家秦楼楚馆,去谁的地方买笑买欢乐,也要说去哪儿玩的。

    唯独张慎言和高弘图等少数几个官员不苟言笑地坐在朝房里。

    张慎言朝自己同年好友光禄寺卿梁云构使了个眼色,梁云构会意地朝张慎言微笑了笑。

    旋即,这梁云构就走到说笑的群臣中,寻觅到调任南京任左佥都御史的堵胤锡,低声嘀咕道:“听说了吗,左良玉貌似要起兵谋反,且就在一两个月后。”

    堵胤锡在被崇祯帝朱由检调任进南京以前便是巡视湖广南部即现在湖南地区的道台,也是对左良玉在湖广的罪恶最了解的一名官员之一。

    如今,从梁云构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堵胤锡想也没想就诧异地低声喝问了一句:“什么!左良玉果真要反!”

    堵胤锡忙又向左都御史陈纯德说了此事,陈纯德面色一紧,立即要将此消息告知给了兵部尚书马士英。

    而梁云构这边则继续向其他官员传播者。

    一下子,所有在朝的官员都知道了此事。

    “听闻左良玉有百万之师,此人如要谋反,我大明朝廷能挡得住吗?”

    “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眼下建奴据我北都,流贼祸乱关中,眼下左良玉若再起兵湖广,我大明江山社稷将何以安之,江南一隅如苟且偷生!”

    “吾等早已劝过陛下务要急功近利,左良玉乃柱国之臣,与吴三桂之辈同为我大明南北两大枭雄,建奴以封吴为平西王以收拢之,我们也应封左良玉为王,或许还可谋得一时太平,待蓄积力量再整顿内外也不迟啊!”

    “是啊,可眼下左良玉既然要起兵谋反,便已是悔之晚矣,我等该如何处之啊!”

    一时间,在朝的官员都不禁议论纷纷起来,有捶手顿足的,有茫然无措的,也有痛骂左良玉的。

    唯独张慎言依旧沉默寡言地看了看同样沉默不语的首辅范景文:“首揆认为左良玉能成吗?”

    “陛下这一路南下,和李自成的人交过手,也收拾过刘泽清,片刻之间就收服高杰,剿了刘良佐,江北四镇仅存一左良玉,左良玉虽强只怕也难以独自与我大明皇帝陛下为敌。”

    范景文这么一说,张慎言也只是微微一笑。

    而次辅高弘图则一直坐在最隐蔽角落里不停地喝茶,嘴唇干涸,眼神空洞,脚不停地抖动着。

    同样是阁臣的吴牲素来对文才颇高的高弘图很有好感,因而便走过来关切地问道:“次辅可是不舒服,以您老的资历,给陛下上个养病奏疏,应该不难。”

    “劳吴阁老挂怀,我这不是病,只是年纪大了,有些痛风之症,我一个人待会就好。”

    高弘图尴尬地笑了笑,谁也不知道他的内心此时是有多么矛盾,一边是自己的皇帝陛下,一边是自己东林党的利益,他既害怕自己成为一个叛君之臣,也害怕陛下会依旧宠信当年的阉党成员。

    “陛下驾到!”

    就在高弘图不知所措时,朱由检驾临了乾清宫,许久没有看见在朝官员的他不由得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了事啊,值得诸位爱卿如此热议?”

    “回禀陛下,微臣等听闻湖广总兵官左良玉将要起兵谋逆,因而大家议论朝廷如何应对此事。”

    首辅范景文作为外廷百官之首,便先站了出来回答朱由检的问话。

    朱由检不由得拉下脸来,冷眼看了在场的官员一眼,他刚刚嘱咐王承恩务必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左良玉起兵之事,便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但他没想到居然已经有人直接开始在群臣间流传起来。

    “看来真的有朝中阁臣想趁此机会兴风作浪!”

    朱由检看了站在前面的阁臣们一眼,如是想到。

    不过,朱由检也知道,这种时候查问是谁先说的,肯定是查不出来的,因而,他也没多问,只是镇定自若地笑道:“子虚乌有的事罢了,朕已经发下一道旨意,着左良玉于年后元宵节入京朝参,到时候,你们会知道真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