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访皇后乞红梅
    朱由检当然是没有给左良玉下过什么要他进京朝参的旨意。

    左良玉是什么德性,他也不必去试探也知道。

    只不过,朱由检现在要稳定朝局,便也只好先撒这么个谎,矢口否认左良玉谋反之事。

    现在的朱由检担心的不是左良玉谋反,就只担心有人趁机在朝堂上借机挑唆并引起内部恐慌。

    然后好借此说是自己这个帝王不合格才导致江山社稷面临如此危局,并以此为裹挟朝廷其他大臣一切向自己发难,或者是向自己信赖的心腹重臣发难,进而间接挑战皇权,以达到自己小集团的政治利益需求。

    这种司空见惯的伎俩在历朝历代中很常见,朱由检饶是做帝王没多久也能想到这里。

    再加上到时候左良玉来个进兵勤王和朝中有奸佞的借口,只怕大多数中立的官员都会误认为他们是对的,或者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对的,而希望自己这个帝王做出妥协,以求得苟安。

    张慎言本来是很得意的,他就是想提前透露左良玉要起兵谋反的消息,让群臣感到恐慌,然后等到左良玉起兵时,他才好趁此让东林党对马士英等人发难。

    不过,让张慎言失望的是,眼前的这位皇帝陛下朱由检比他想象的还要老练,直接扯谎说传了道旨意给左良玉,使得百官不得不侥幸的认为或许等到了元宵节过后才能知道左良玉之忠奸。

    以致于他张慎言没办法看见崇祯帝朱由检与群臣争议的场景。

    朱由检说了此话后,北方籍官员们自然是选择了相信。

    余下的大臣也都选择了相信,而张慎言等人也只得等着元宵节到来再发难。

    除夕这日的大朝也不必商量什么朝政大事,不过是百官说几句吉利话,并展望一下未来,歌颂一下国泰民安的大明而已,也就没什么可记。

    待朝会结束后,朱由检才收起笑容,在路上便对王承恩说道:“好了伤疤忘了疼,魏藻德、钱谦益的人头还没烂完呢,就有人又开始搞党争,甚至不惜损害国家利益,眼下建奴即将南下,左良玉窥视东南,一个个不思如何救国,却只想着浑水摸鱼,兴风作浪,真是白读了一辈子书!”

    说着,朱由检便吩咐道:“元宵节之前,务必查出是谁在阴谋挑唆此事,但切记不可让他们轻易发觉,如果有必要,可以搞搞暗杀,震慑一下,但要做的完美些,不能让人瞧出破绽!”

    王承恩忙领命称是。

    这边,朱由检又命人叫来了史可法:“眼下到南京宫城求见朕的近卫官兵有多少人?”

    “回禀陛下,现已有八千余近卫官兵抵达宫城,现在大都安排在武英殿内暂且住着,每日每人按照宫中少监待遇供应吃食!”

    史可法吩咐后,朱由检便点了点头,又吩咐道:“派人去传命于在京北方籍官员以及二品以上的官员于今晚戌时正开始入宫,朕要于武英殿设宴,邀大家共过除夕之夜!”

    朱由检说后便疾步进入了乾清门,见陈圆圆扶着走路不顺的袁贵妃正在殿内散步,便走过来问道:“爱妃可是有了?”

    “哪里嘛,都怪陛下,昨晚太狠了些,害得臣妾成了这样!哎哟,疼的很嘞!”

    袁贵妃娇嗔着说道。

    朱由检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随着日益锻炼,他的体格也比之前强壮了不少,于这方面也比之前要强悍许多,饶是袁贵妃也难堪承受,也是在情理之中。

    “今晚臣妾是伺候不了陛下了,陛下该看看皇后才是,皇后娘娘可是还在生气呢,陛下您一直没去看她,而且臣妾听闻坤宁宫中的红梅开得极好,眼下这大雪天里,正该折梅插瓶。”

    朱由检看了看天色,的确如袁贵妃所言,正是琉璃世界雪白一边,便吩咐道:“既然如此,我们便一起去坤宁宫访皇后乞红梅!”

    陈圆圆听此忙命人给朱由检和袁贵妃准备了大衣披上,又亲自拿了一把伞给朱由检遮着飘落的雪花,袁贵妃自然有自己的贴身侍女打伞,一群人便逶迤着往坤宁宫而来。

    按道理讲,除夕不该如何寒冷,雪也不该如此厚,但眼下乃小冰河时期,即便是在金陵城也与燕京的除夕无异。

    朱由检一来到坤宁宫便果然看见皑皑白雪铺就的地面上矗立着朵朵鲜艳似火的红梅,也不由得笑了笑,就对闻声赶来的宫娥吩咐道:“令皇后不必出迎,朕亲自进去便是。”

    说着,朱由检便绕着一地红梅林往坤宁宫内堂走去,一绕过一段耳墙,穿过花棚,便见皇后已侍立在厢房门帘外。

    朱由检走上前去握住周后冰冷的手:“听闻你在生的气,怨朕没来看你?”

    “臣妾哪敢,陛下日理万机,哪能天天往这宫闱里跑”,皇后周氏这么一说,朱由检便笑道:“朕只有一机,哪里有万机,饶是这一机,便让袁贵妃连连叫苦,今晚少不得要皇后亲自上阵。”

    周后一听旋即明白朱由检的意思,不由得红了脸,呸了一声,娇嗔道:“不正经!”

    朱由检握着周后的手就不放开:“闻听你这里红梅极好,朕特地来讨要几枝,乾清宫中堆满了案牍,全是油墨味,也该有些花香来配。”

    周后听朱由检说此话便忙命人去折红梅,而同时也笑道:“陛下乾清宫中现就有一娇艳可摘的圆圆花,何必需要红梅呢。”

    朱由检听此言不由得看了低头弄裙的陈圆圆,笑道:“此花虽香,但也得她肯让朕摘呀!”

    此话一出,满屋之内便俱是女子捧腹之笑声。

    就只有陈圆圆红脸,没有笑。

    如今的崇祯帝朱由检自然比以前要风趣许多,使得后宫之中也少了些压抑,俨然有家庭之氛围,对于离家多年的妃嫔宫娥内宦而言,在这种除夕之日,无疑让人更有亲切之感。

    “大家都是随朕一起南迁到这里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主子仆人暂居于此实乃迫不得已,如今既然是除夕之日,便也该好好乐乐,今晚,皇后与朕要去武英殿会见外廷官员与近卫军官兵,不能陪诸位过除夕之夜,甚至还会让大家更加辛苦;

    趁现在天还没黑,我们内廷也得聚聚,去吩咐人准备一下!另外,再去朕在央行的账户里取一万银元来,散发于诸位,就当是新年荷包。”

    妃嫔与管事的女官宦官以及底下的人听此都欢呼雀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