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只要陛下和本官还在,江山社稷就在
    内廷诸人如何和朱由检狂欢了一个下午,不必细说。

    笔者哪里知道崇祯帝朱由检在自己的后宫是如何的放荡。

    只知道临到酉时半,暮色降临时。

    朱由检才衣衫不整地在坤宁宫醒来。

    朱由检嗅了嗅宝瓶中刚插好的红梅,便对皇后周氏吩咐道:

    “如今左良玉大兵压境,建奴与流贼又是黄雀在后,朝中人心不稳,又有损公济私者借此兴风作浪,谋权夺利,是故,朕决定今晚召集北方官员共度除夕夜,你乃一国之母得与朕同时面见百官,帝后和睦,也是朝廷时局未坏的表现,也借此安定人心。”

    朱由检说着就吩咐人给周后按品大装,不可再像现在这样一味持俭。

    皇后周氏自然是欣然听命,钗环别于乌黑之鬓,璎珞扣于比佩之间,风韵犹存的她一作红妆便更添成熟妩媚之气度,再加上凤冠霞帔与珠帘,又托出国母之不可亵渎。

    朱由检也同样是玄色衮服加身,与皇后周氏同乘轿辇往武英殿而来。

    此时的武英殿外,围绕着武英殿的矮几摆了数千桌,从内阁阁臣到普通近卫军官兵都已聚集于此。

    华灯绵延不尽,来往之内宦不绝,筵开玳瑁,乌纱如云,红袍与蟒袍穿梭其间。

    来自北方的近卫军官兵们都没想到陛下果真是言而有信,让他们跟着一群朝中高官一起和陛下过除夕夜,吃年夜饭。

    现为近卫军军官的张同敞乃张居正之后,除夕日,他也没有回湖广江陵而是与战友来自山东的谢迁、来自北直隶的王礼三人共同来了南京紫禁城。

    三人如同其他同来紫禁城的北方籍近卫军官兵一样此时都是满脸兴奋。

    等到朱由检偕同皇后周氏出现殿外高阶之上,与群臣挥手示意时,这些底下的人更是跟着高呼万岁起来。

    “今天是除夕!”

    “在场的大部分都是同朕一样无家可归的人,既如此,便让我们在这金陵城,在这除夕夜,一同迎接崇祯十八年的第一天!”

    朱由检说毕便将铝制杯往空中一举:“举杯!”

    皇后周氏也同举铝制酒杯,笑不露齿,姿态优雅地看着眼前无数官员。

    “谢陛下!”

    底下的官兵俱是举起金银等杯一饮而尽。

    “就坐吧”,朱由检说后牵着皇后周氏安坐于殿外高台之上,而底下群臣和近卫军官兵也跟着坐了下来。

    张同敞、张煌言、谢迁等人也坐了下来,此时还不过二十余岁的他们都好奇地看着皇后周氏,想一睹天颜。

    但由于灯光昏暗加上都只能仰视,也就看不清楚,只觉得雍容华贵,端庄雅致。

    朱由检此时则继续和近前的几位北方籍重臣回忆着一路南下的往事,同时也感叹着太祖创业的艰难和自己皇兄朱由校维持社稷之辛苦。

    此次除夕召集北方籍官员与近卫军官兵共度除夕,朱由检的目的便是要继续拉近和这些人的关系,以此形成他们对自己这个君王的绝对忠诚,成为抵抗企图祸乱朝纲,掀起党争的东林党官员的中流砥柱。

    朱由检善于渲染与旁征博引,他将自己和北方籍官兵同比做无家可归之人,并利用家国观念无数次强调收复与重振北方之拳拳之心,同时又言及南方官民如今对大明抵抗外虏,实现天下一统之重要。

    “无论左良玉反不反,明年李自成和多尔衮会不会兵锋直指我们大明,诸位,我们内部不能乱啊!任何一个王朝的衰亡都是从内部的分裂开始,朕知道现今的大明依旧是有派系的,有南北之分,也有商人与地主之分,还有士绅与黎庶之分,可无论怎么分,我们都是大明的一分子!都负有保卫家园,收复北都之责任!”

    朱由检说毕就又将酒杯一举:“保卫家园,收复北都!”

    北方系官员与近卫军官兵跟着高呼起来,甚至史可法等南方官员跟着高呼。

    唯独高弘图、张慎言、梁云构等人则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才尴尬地跟着喊了一两句。

    朱由检和王承恩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朱由检甚至亲自走到高弘图面前来,令王承恩给高弘图斟酒:“高爱卿,朕知道你是东林党人,但朕还是那句话,朕并非仇视东林党,朕不过是用可用能用之人,东林也好阉党也好,能为大明之复兴大业做贡献者皆是朕之英才!如同你高阁老,两袖清风,忠诚廉洁,善理民政,朕离不开你啊!”

    说着,朱由检便亲自拍了拍高弘图一下:“拿酒来,朕要亲自与高阁老共敬一杯!”

    高弘图本就因被张慎言强行绑上左良玉这根绳上而有些忐忑不安,如今见陛下不给其他人共饮,而单独对自己如此礼遇,让他更为羞愧和恐惧。

    朱由检接着又走到了张慎言和路振飞面前,也同样表示了极大的礼遇与敬重。

    张慎言内心虽百般不解陛下为何突然如此待见他们这些东林系的阁臣,但表面上还是装的很惶恐,连说不敢。

    “陛下注意龙体,酒不可多饮,这杯酒微臣喝便是,但请陛下毋饮!”

    路振飞说着就将一杯酒直接倒入了口中,但不怎么饮酒的却不由得咳嗽起来,只得苦笑道:“到底做不来刘伶。”

    接下来,朱由检才走到北方籍官员和近卫军官兵面前来一一勉励几句或说些祝福之词。

    甚至,朱由检这边还同这些倚为心腹的官兵们同唱起了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

    从大风歌到李白的将进酒以及满江红等。

    一系列豪迈之歌,被万千男儿同唱了起来,倒也让寒冷的除夕夜平添一丝暖意与豪迈之气。

    这边,皇后周氏也同样从容大度地过来与眼前的几位内阁官员和部堂高官以及朝廷勋贵笑道:

    “天子乃天下之父,本宫乃天下之母,无论他日这江山如何风云变幻,但请诸位记住,只要陛下和本宫还在,江山社稷就在,你们的家就在!来,如今君臣同乐,大家共饮一杯!”

    作为皇后自然不比寻常女子,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如今不过是宴会,因而周氏见见外臣与外臣说话自然都是不必忌讳的。

    群臣甚至也对周氏娴雅与从容的举止而感受到来自皇家对统驭万民的自信。

    “‘好一个陛下和本宫在,江山社稷就在,你们的家就在’,此话虽说起来平淡,却也尽收百官之心啊!”

    高弘图暗自感叹了一句,再一见已于李邦华等说起昔日在南迁途中的种种囧事而开怀大笑的陛下朱由检,他的内心便更为沉重,因为他仿佛看见的不是一个末世大明,而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大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