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暗杀
    梁云构也知道东厂对外朝的监控是表面松暗里紧,谁也不清楚南京城里的插楼酒肆到底有多少东厂的人。

    如今他也常备着几位江湖高手随身跟着,即便这次去花船见张慎言,他也是乔装打扮,且也带着护卫。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刚登船上岸后不久,便已有起先跟踪他的人悄悄走进一条小巷,进入了一所民宅。

    东厂厂公王承恩、掌刑千户马吉翔等东厂首脑人物都在这所民宅里。

    进入这所民宅的自然是东厂暗探,此人一来,便向马吉翔与王承恩拱手道:“梁云构已经回家,听其仆人说,大约还会在下午申时出城,说是收拾东西回老家探亲。”

    “此人倒是挺警觉的,我们之前一直没动,就怕打草惊蛇,如今还没打草,他自己倒准备先逃了。”

    马吉翔向王承恩笑说道。

    王承恩则依旧是不苟一笑,双手推开南京城防图:“看来,就只能在今天下午申时动手了,如此也好,这梁云构要出城自然的身着官服,不然不足以唬弄守城的人而出城逃跑,杀他的时候穿着官服引起的震动也更好,现在关键是在哪里动手,把和梁云构有关系的几位阁老部堂高官的日常行程都说一遍。”

    “是!”

    一东厂大档头站了出来:“内阁次辅高阁老每日下午,只要不是他当值,他都会去清泉寺访觉悟法师。”

    “内阁李阁老自从正月初一后便一直留在淮安,得正月十四日才回。”

    “内阁张阁老未时初都会去秦淮河卓启均的花船,传闻这人是阁老外室,张阁老出门前,都会令小厮去杏林堂买滋阳之药。”

    “户部右侍郎祁彪佳一般都在申时初去大明中央银行取款,至酉时方回。”

    负责打探情况的东厂番子通报消息后,王承恩便点头说道:“李阁老乃陛下亲信,可以不必怀疑,也就不必等他回京;

    户部右侍郎祁彪佳去中央银行必走这条永和街,那么就会与回家的梁云构相遇,大概在申时三刻左右,我们就在这条街上对梁云构动手,时间改在申时三刻;

    张慎言府上离秦淮河较远,到达秦淮河约在酉时初,就在酉时初当着张慎言的面剁了此人!

    高阁老府上离秦淮河不远,就把人头丢在他休息的回春堂,传闻他最近老是睡觉,就让他提提神!”

    王承恩说着便抬头问道:“谁去动手?”

    “厂公,还是我亲自来吧,南京城就我最熟悉,手段别人也还比不上我”,马吉翔理了理袖口说道。

    “也好,你亲自出马,本督是放心的,到时候我会向陛下替你请功的”,说着,王承恩就走出了这所宅子,并微服进了一辆马车:“去永和街!”

    申时三刻,南京城的永和大街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来来往往的人群几乎没有尽头。

    王承恩坐于一处茶楼上,百无聊赖往嘴里送着花生米。

    而马吉翔则站在一处屋檐上,闲庭信步般看着街道上的人群,鹰隼般的目光几乎就没有离开梁云构所乘的轿子。

    跟随在梁云构的佥都御史正四品仪仗左右前后的东厂暗番也时刻紧盯着。

    梁云构正在闭目养神,他已经将辞疏交到了通政衙门,现在,他只要出了城,便可以放心大胆地快马回到老家。

    清泉寺的钟声开始敲响,意味着时间又过了一刻。

    高弘图与和尚觉悟谈了半天的佛理,也觉得乏累,便开始在禅房歇息。

    而祁彪佳此时也正乘轿往大明中央银行而来,揉着太阳穴的他昨夜为算年前开支又熬了一夜,今早起来,头就一直昏昏沉沉。

    一直就在秦淮河山的张慎言从小厮手里接过药来,吞了一粒,大有老当益壮之赶。

    又是一声钟声敲响。

    高弘图睁开了眼,只在窗前打坐,想着除夕夜陛下朱由检的话,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觉悟法师走了进来:“张阁老那边传来话说,怀宁侯孙维城已暗中掌控三千南京京营骑兵旧部,现为应天卫卫所兵,到时候只需等到宁南伯攻入南京城,便可立即发难,但眼下这三千骑兵还需良马,就得靠阁老你在内阁当值的权力从中周旋了。”

    “好,本官知道了,请张阁老放心”,高弘图点头道。

    这时候,钟声再一次敲响。

    高弘图问了一句:“几时了?”

    “回老爷的话,已经申时三刻!”底下童仆回道。

    “我再睡会儿,法师请回吧,到酉时再叫醒我!”

    高弘图说着就继续眯眼养神。

    ……

    右佥都御史梁云构并不知道他的寿命即将宣告终结,此时的他正想着张慎言的话,只要再熬过这几个月,等到宁南伯入都,奉太子为帝后,他便可官居尚书。

    不过,就在这时,清泉寺的钟声刚一敲响,四道勾镰便从人群中突然飞出,勾住梁云构的轿顶一扯,顿时梁云构的轿子顶被掀飞。

    马吉翔直接从屋檐上跳下,利用重力加速度形成的速度直接朝梁云构的胸膛狠狠扎了一刀。

    顿时,梁云构只觉一阵透心凉,惊愕地他还没搞清楚轿子怎么破了,就眼睁睁看着一人杀了自己。

    由于马吉翔等都穿的是便服,因而梁云构的人也没认出来马吉翔是东厂的人。

    不过,梁云构请来的江湖高手还是果断朝马吉翔杀了来。

    但这时候,突然人群中弩箭连发,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当即中枪。

    而没中的,也有东厂的人趁机围攻过来,没多久,这些人都被杀掉。

    刚好路过的户部右侍郎祁彪佳亲眼看见自己好友梁云构被杀,不由得大为惊骇:“梁兄!何处来的贼子,竟敢当场谋杀朝廷命官!给本官速速拿下!”

    祁彪佳是三品大员,又是户部堂官,因而是有护卫的,不过他的护卫还没来得及拔刀,马吉翔就已经提着梁云构的尸体扬长而去。

    不过,这时候祁彪佳身边的幕僚忙走过来,对祁彪佳说道:“东翁,此事很是蹊跷啊,能这么大的胆子敢大街上谋杀朝廷命官,要么是东厂要么是锦衣卫,而且是在您的侍郎仪仗面前行凶,难不成是陛下是在有意警示您什么?”

    祁彪佳也不愚笨,听自己的幕僚这么一说,顿时惊慌起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