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控制舆论
    高弘图回到了府里,躺在床上的他是一夜也没曾合眼。

    甚至,他还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紧接着又哭了起来,还得他身旁的老妻忙慌张地问他是怎么了,还以为他是生了病,急着要叫大夫。

    高弘图自然是没有病,他只是兴奋地过了头。

    最终,朱由检没有惩罚他,这让高弘图如释重负。

    不过,高弘图也知道他今天的行为算是把东林党给彻底卖了!

    东林党最后一丝翻盘的机会也因为他的告密而功亏一篑。

    本来高弘图是过不了这个槛的,但王承恩等人说得对,自己是大明的臣子,不是东林党的臣子。

    自己本就应该效忠陛下朱由检,自己将张慎言等人的密谋告知给当今陛下,或许才是一个人臣真正该做的事。

    按照朱由检的意思,高弘图依旧需要在府里养病,要装着没什么事发生一样,该去清泉寺见觉悟法师就去见。

    因而,高弘图这一日照旧来到了清泉寺。

    觉悟法师也带来了张慎言的话:“阁老说,梁云构突然死了,这件事明显是东厂的人干的,但我们不能被吓破了胆,要继续忍耐着,迟早有一天让他们血债血偿,不过次辅您门生故吏无数,如今又是吏部尚书,可否做做文章,痛斥一下厂卫的行径,免得让他们认为我们文官是好随便杀的!”

    “烦请法师告知给张阁老,本官定会拿此事做做文章,堂堂四品的朝廷命官当街被人杀害,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高弘图说后便向这觉悟法师告了辞。

    一回到府里,高弘图便抱着一新纳的姬妾进了后院,大作不堪入耳之语,但等门一关后,便严肃地说道:“烦请转告王公,张慎言想拿右佥都御史梁云构之死做文章,矛头指向东厂和锦衣卫。”

    很快,王承恩便得知了此消息,并连夜入宫将此事告知给了朱由检。

    朱由检只说一句话:“八个字:混淆视听,转移热点!柳敬亭和李香君等的报社应该差不多开始发行第一期报纸了,让他们把梁云构之死当作头版头条消息来发,让左都御史陈纯德写一篇文章,放在第一版大字刊发,就叫做第一期社论,社论题目应该跟情杀与官员作风以及吏治**有关,他是左都御史,由他写官吏内部生活腐化也比较恰当。”

    “至于梁云构的死要做成一件什么故事的新闻,你应该明白了吧。”

    朱由检说后便问着王承恩。

    王承恩点了点头:“奴婢明白,陛下你看要不要借此找人爆爆张慎言养外室的事,顺便也可以搞臭他,省的他以一副理学名臣的样子到处忽悠人。”

    “可以!”

    朱由检说后便让王承恩退了下去。

    ……

    正月初三日开始,朱由检便已让人把昔日礼部尚书王铎的府邸改建为报社,且取名为光华日报。

    顾名思义,便是有光大华夏文明之意。

    而光华日报内部,自然是柳敬亭任编修,而李香君任检讨,同翰林院官职,虽品级小,但清贵。

    史可法也已经帮助两人配置了基本的印刷设备与工匠。

    昔日朝廷内府便需要刻印大量书籍,因而这些也不难。

    到了初五日,基本上光华日报便已具备日发行数千册的能力,甚至也招募好了送报的报童,以及寻找到了愿意同光华日报合作的书铺和书摊。

    光明日报明面上的总负责人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史可法。

    或许这些人愿意同光华日报合作是和史可法有关。

    而如今。

    柳敬亭与李香君甚至已经在光明日报第一期的其他版面填充满了即将发行的内容,有连载性质的传奇脚本,也有发生在江南的各种有趣故事以及从邸报上得知的消息,但现在就差头版头条怎么写。

    按照朱由检的要求,头版头条和最前面的社论必须由他亲自拍板,因而到现在也还没定下来。

    就在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王承恩来到了这里:

    “陛下口谕,全力报道右佥都御史梁云构被杀一事,现在已经查明,此案是情杀,自明末以来,官场风气便日渐奢靡,虐女害女事件频发发生,一时激起如此事件也不足为奇,都察院左都御史陈公会有一遍稿子送到,就以陈公的文章为第一版第一面。”

    梁云构被暗杀的日子正是正月十三日。

    而事隔两天后,这件事才刚刚发酵。

    张慎言的门生还没开来得及撰文传播时,就已有报童开始在大街上叫卖光华日报。

    “卖报,卖报,右佥都御史梁云构惨死永和大街,疑似被其红粉知己所杀!左都御史陈公借此发文痛批官员**之风!”

    因正巧是元宵节,出门的人又多,来南京城的人流就更多。

    再加上眼下恩科会试殿试将近,几乎全国的举子都聚集在了南京城。

    因而都对四品高官的死很感兴趣,再一听是跟风月之事有关,也就更加来了兴趣。

    士子百姓们便都争相购买,更何况几面报纸也不贵,而且还有左都御史这种二品大员的文章,平时是千金也求不得,如今花几分银币也能看到,自然也是极好的事。

    “啧啧,还真是稀奇啊,这些当官的平时风流惯了,却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日!”

    “你们看,这上面写的,被乱刀砍死,连脑袋都被割了,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官的要是不贪不好色,自然也就没这些事,什么红粉知己,要是老老实实待在闺阁里也就不会有这些事!”

    “你们看,还是陈公这篇文章骂的好,真正是把我们百姓们想骂的话都骂了出来。”

    “是啊,我得再去买几份,散于我那些好友看。”

    顷刻间,光华日报第一期便直接脱销。

    第一次开刊,便赚取了第一笔银元,获得正盈利,这让柳敬亭和李香君都激动不已,毕竟他们以前都是靠娱乐别人而获利,而现在他们是靠糊弄别人而获利,意义自然是不一样的。

    张慎言也买到了这么一份报纸,但他看完后就当即就把这报纸撕个粉碎:“这什么光华日报是谁开的,经过我这个礼部尚书同意了吗,谁告诉他们这是情杀,这明明就是暗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