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间谍高弘图
    在以前,东厂和锦衣卫的手段也不是没有温柔过,没有为民做主过,没有为国家利益服务过。

    但就因为没有注意到舆论控制,或者轻视这一块,使得自己被黑的很惨,一直就成了残暴**的代言者。

    这一次,东厂的行为不可谓不残忍,手段不可谓不狠辣。

    但因为有光明日报的助力,预先给民众抛出一个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从而使得他们主观性的认为这件事就跟情杀有关,和这背后波诡云谲的朝廷局势没有关系。

    再加上,大多数本就不愿意去相信真相,因而使得东林党和复社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正四品右佥都御史梁云构之死就这么被官员生活奢靡腐化这个话题给掩盖。

    而没有达到他们利用这件事将民众对现实的不满情绪祸水东引到厂卫身上去的目的。

    相反,因为光明日报刻意把热门事件往官员**这个话题上引,再加上明末各阶层之间财富差距加大导致矛盾加深,使得民众很容易对官员**的话题更感兴趣。

    也因此,朱由检成功利用光明日报把民众对皇权统治的不满转移到对文官的不满,他以后再如何铁血统治也都是顺应民心,惩奸除恶。

    在以前文官们的腐朽生活被文官们自己诠释为风雅,定性为无害甚至认为这是有益的。

    现在舆论开始转移,文官们的腐朽生活就是对国家利益和对民众不负责,是拿着民脂民膏在挥霍。

    “东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张慎言养外室,弃政务于不顾,留恋花丛,啧啧,这种人怎么能当阁老。”

    “前段时间,不是有人还说满朝唯张公最清正吗,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丘之貉!”

    “听说陛下已经弃用此人,前段时间还有人为此替张慎言叫屈,如今看来,陛下弃用此人不是没有原因的,分明是陛下是好陛下,都被这群人给祸害到现在,北都沦陷,满朝文武有多少投了流贼逆清,诸位也可知道现今天下这些当官的都是什么德性了。”

    悄然之间,被推上十字架接受批判的由阉宦东厂锦衣卫变成了文官。

    一些文人士大夫还不大适应,拼命想要挽回。

    “阁老,您看,这些人怎么说您们的,说满朝诸公忝居高位,不思救助城外嗷嗷待哺之流民,不思如何保住江南一叶,收复北都,却只寻花问柳。”

    黄宗羲来到高弘图这里,指着第二期光明日报的热议专栏说后便道:“要不要学生召集何乔远他们发文反驳一番,我清流文人不能就这么被诋毁成这样,倒显得我们成了这江山社稷的罪人!”

    “来不及了,现在还写这些有什么用啊,民众不愿意相信你们这些举人秀才说的话,说了也等于白说,查查这光明日报的来历,这到底是谁出的这么个玩意儿,句句顺应百姓们喜欢的话题,却又句句批评着我文人士大夫。”

    高弘图苦笑一声说道。

    “关于梁云构的话题,你们也不必再去讨论了,现在无论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安心准备会试才是正经!”

    高弘图说后就命人准备轿子,他好去清泉寺。

    一到清泉寺,高弘图便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对觉悟法师说道:“真是没想到啊,这什么光明日报居然如此浑水摸鱼,我们这些人都快被骂臭了,如今再去说什么东厂的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张阁老也说了这样的话,他正在找人暗查这光华日报的来历,总之,这光华日报不能不除掉,我江南士绅岂容他如此诋毁!”觉悟法师说道。

    “告诉张阁老,本官的意思是先缓一缓,不必这么剑拔弩张的和阉党那帮人斗,东厂和锦衣卫都是陛下的亲信,现在不能让陛下察觉我们和左良玉的关系,等到二月初四日以后再闹也不迟。”

    高弘图虽然已经选择背弃东林,紧靠在崇祯帝朱由检左右,但他也不愿意看见自己这些江南官员们与陛下的矛盾越闹越深,那样的话,无论是对他们这些文人,还是对整个大明都不是一件好事。

    党锢之争历来误国,但很多官员都热衷于此。

    负责传递消息的觉悟法师笑道:

    “阁老多虑了,张阁老的意思是就得这样和陛下闹着,才能让他没精力去关注宁南伯那边的事,现在不把北都沦陷的罪责归咎到陛下头上,不追究他的南逃之罪,到时候太子如何名正言顺的登基,他朱由检就该死在京城,要南迁的也只能是太子殿下!”

    觉悟法师说着就冷笑起来。

    “眼下宁南伯左良玉有百万大军,又有我等为内应,取南京如探囊取物,也正因为此,让陛下知道左良玉要起兵的消息也无妨,还可吓吓他,现在让宁南伯有个起兵的理由才是最要紧的。”

    听觉悟这么一说,高弘图不由得一阵后背发凉,暗想原来这才是张慎言还不肯罢休的目的,想把陛下搞臭,然后让民众对陛下彻底失望,最后再让太子登基。

    这一招一招的背后都是在意图把民心引导到他和左良玉这边来,以此达到自己控扼朝政的目的。

    “还是张公深谋远虑,本官的确是老了”。

    高弘图感叹一句,便回到了自己府里:“叫娇杏来,出去这一趟,身子乏的很嘞,得让她给我揉揉!”

    “老爷,奴婢来了!”

    一丫鬟娇滴滴地出现在高弘图面前。

    高弘图忙抱起这娇杏:“我的小心肝儿,可想死老爷我了。”

    说着,高弘图就和娇杏进入了内堂,里面传来连绵不绝的**之声。

    潜伏在高府内院的某管家不由得对另一个仆人讥笑起来:“老不死的,大白天还干这事,与西门庆何异,看来光明日报上说官员们生活腐化不是没有道理的,去告诉张老爷,我们家老爷一回家就抱着小妾睡觉去了,没有出门见任何人,也没有在府里私会任何人!”

    而事实上。

    这时候,高弘图则正慌忙而紧张地对娇杏说道:“烦请立即告诉王公,张慎言还不肯罢休,意图对光明日报下手,最终目的是要把北都沦陷归咎于陛下,还要怪罪陛下难逃之责,他们的原话是:陛下只能死在京城,南迁的也只能是太子殿下!他们这样做是要陛下民心尽失,以此为左良玉的谋逆夺取正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