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召开最高级别军事会议
    高弘图的告密让崇祯帝朱由检意识到自己眼下所面对的敌人依旧还不止外界的建奴、流寇还有军阀。

    而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依旧还有不死心的东林官员不甘心失去对政治的控制权。

    对利益的追逐,促使这群所谓的精英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朱由检的底线,当然也不仅仅是朱由检不得不与他们为敌。

    事实上,在原本历史上,等到满清一统中原后,这些投降满清企图继续二等主子的东林党官员们也不甘心政治权力被剥夺,开始降而复叛。

    如钱谦益之流,若真是心向大明,为华夏而战,何必等到大局已定才突然要为大明斗争呢,明显是对满清军事贵族没有给予他们理想的政治待遇而不满。

    朱由检有一种如履薄冰般的感觉,仿佛是在刀尖上跳舞,不经意间就会被刺的浑身是血。

    不过,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并不完全被自己阶级利益蒙蔽双眼的理智人,高弘图虽是东林大佬,或许性格也偏懦弱,但至少是明辨是非的,在被朱由检用梁云构的人头震慑之后,最终选择了站在帝王这边。

    朱由检本来的目的就是这个,他要通过一定的手段瓦解东林党内部。

    东林党只是一个代表着江南士绅集团的集体,没有明确的政治纲领和政治领导层,从某种角度而言,它也不过是一般散沙,算不上是一个政党,和近代那种可以主导天下乃至全球局势的政党就差的更远。

    因而,朱由检的目的很容易达成,如高弘图这样的人一旦意识到背叛君王的代价与巩固自己阶层利益之间的得失不成比例后,他会毫不犹豫地背叛东林党的其他人,毕竟现今的东林党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信仰,无非就是争一争朝堂上的内阁六部有多少是为商人为江南士绅说话的人而已。

    朱由检没有选择处决高弘图则是因为他需要这种背叛自己阶层的人,这种人一旦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就成了孤家寡人,就只能和自己并肩作战,成为自己的心腹。

    因而,朱由检还会继续重用高弘图,现在他便让高弘图继续以内阁次辅的身份在自己和东林党之间扮演双料间谍的角色。

    或者张慎言等人以为绑架了内阁次辅高弘图就等于在朱由检身边安插了眼线,也可以制造明面上的东林党党魁,即便发动攻势也是让高弘图的门生去干,而他自己做幕后大佬,如同当年东林书院的创建者顾宪成所玩的把戏一样。

    然而,张慎言不知道的是,内阁次辅高弘图不是万历朝的王家屏,朱由检也不是万历朱翊钧,如今的大明也不是盛世仍在的万历时期。

    张慎言自然也就不会想到高弘图其实已经成了皇帝朱由检安插在东林党内部的眼线。

    在崇祯帝朱由检让高弘图继续以内阁次辅,东林大佬的身份将戏演下去的同时,朱由检立即召集了大元帅府和兵部官员商议崇祯十八年的军事总战略。

    高弘图的告密透露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军事情报,那就是东林党在南京城附近也有自己的军队,而这支军队虽说数量不多,但居然是骑兵,虽说也不是多大的威胁,但也不能不重视。

    李邦华、周遇吉、马士英、刘芳亮、李明睿、史可法、金炫、路振飞、刘孔昭九人先后奉命进了宫。

    待涉及军队体系的要员全部到齐后,朱由检才开始将这些大臣集合到乾清宫大元帅府。

    所谓的大元帅府坐落之地其实就是朱由检在乾清门左侧隆宗门内的一排低矮厢房组成的军事机构,这在原本历史上的满清雍正时代叫做军机处,当然现在是在南京而且是在大明,所以便叫做了大元帅府。

    大明的内阁在文渊阁,而大元帅府在乾清门,大元帅府明显要离朱由检这个皇帝最近,也无异表明大元帅府的军权凌驾于内阁之上。

    由于现在正是战争时代,朱由检要强调军事统治,自然也没人提出反对。

    只是值得一提的是,从此以后,兵部算是比较复杂的一个部门,因为它得接受大元帅府和内阁的双重领导。

    好在,兵部尚书马士英既是内阁成员又是大元帅府成员,因而他这个兵部尚书管理兵部倒也方便。

    但这样一来,他的职权也不可谓不重,俨然就相当于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朱由检有意明确军政大权分开的当下,能如马士英这样军政一把抓的大员为数不多,再加上他是阉党的原因,使得他很容易遭到东林党的妒忌。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虽说眼下入了春,但诸位与朕一样,都担着这锦绣河山的安危重任,都背负着大明列祖列宗与亿万黎庶收复北都的殷切盼望,万不可有丝毫懈怠,朕能有预感,相信你们也能意识得到,崇祯十八年的上半年绝对比崇祯十七年还要危险重重,鞑子休整了大半年,兵精粮足,流贼李自成部休养生息也有小半年,南窥之心昭然若揭,左良玉这个家贼更是要举百万兵过大江,丝毫不保密,连江南小孩都知道他要起兵,可见此人有多狂妄!”

    “马士英你是大元帅府参谋部参谋总长,由你说说,现在我大明各军兵力,眼下这几股敌人的真正实力,然后我们再议议如何准备!”

    朱由检说后就让在场的官员都坐下,虽说君臣有别,但也没必要为了强调等级秩序,而忽略人的生理结构,长时间站着的确也没办法集中思绪思考策略。

    更何况,大家都是既忙着整军备战,又得忙着应对朝中的政局,都疲惫的很,朱由检赐坐议事,也算是示以恩宠。

    马士英根据锦衣卫吴孟明提供的消息,做了一夜的准备,此刻站出来时倒也是颇有底气地回道:“诸位都知道,我大明朝廷现在控制的军队主要有近卫军和卫所兵两种,按照兵部统计,现在这两种军队共有一百八十万余军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