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交个投名状吧
    看见眼前自己的这些所谓心腹重臣齐声让自己乾纲独断时。

    朱由检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愤怒。

    连骨干成员都没有抱定必胜的信心,只能以必死的决心来陪自己这个帝王赌一场,可见大明面对的局面是有多么的糟糕。

    朱由检知道自己此时不能表现出丝毫的不自信,现在群臣都对前路赶到迷茫,而自己作为最高决策者是不能半点纠结的,与其问策于他人,不如孤注一掷!

    优柔寡断了一辈子的朱由检从现在起决定就乾纲独断一回,一如他穿越后毅然决定南迁一样。

    “听旨,近卫军第二军总兵官何新率近卫军第二军进驻南京、滁州、和州、建阳、溧阳一带,拱卫京畿!”

    “领旨!”御马监何新站了出来。

    “近卫军第一军总兵官周遇吉率近卫军第一军进驻济南、东昌、登莱、兖州一带,拱卫山东!”

    “领旨!”宁南伯周遇吉站了出来。

    “近卫军第三军总兵官刘芳亮率近卫军第三军进驻凤阳、泗州、苏州、徐州、淮安、扬州一带,拱卫中都与淮扬!”

    “领旨!”刘芳亮占了出来。

    “各军总督随军而行,与总兵共同分配兵力部署,于驻地务必严加训练,随时准备应战建奴!”

    朱由检将近卫军第一二三军依旧按原计划分配于山东、淮扬、江南,以此为三道防御纵深为将来抵抗建奴南下做准备。

    接着,朱由检又命道:“命黄得功、袁继咸部总制南昌、九江、安庆、庐州、寿州防务,若能挡住左良玉部六个月,朕封他黄得功公爵,袁继咸加授三孤,若能挡住一年,黄得功可封王爵,袁继咸加授三公!两人务必竭尽全力,抗击逆贼,朕允许他们于非常时机扩充兵马,钱粮可就地于江西、湖广官府征用,但务必严守军纪,不得扰民!”

    群臣听了不由得大为骇然,以王爵和三公之位激励黄得功和袁继咸这恩德不可谓不重,大明武官受王爵,只有开国几位国公死后所得,文官授三公者,也大多都只是死后所封,可见朱由检为激励二人下了多大的决心。

    当然,群臣也不知道这两人能不能挡住左良玉,有没有希望得到如此高规格的封赏。

    “为防止郑氏集团突然倒戈,命高杰部调入浙江仙霞关、衢州、杭州、舟山一带!严控南直隶南路!”

    朱由检说完后便将大手一挥:“拟旨吧,至此国难之时,诸位当尽心竭力,全力卫国,现总战略已定,之前有不同意见者自当摒弃,同心协力完成这一部署,马士英,你作为兵部尚书,粮草囤积和运输务必准备妥当,史可法,作为总装备处负责人,务必照会军械所加紧赶制急需的军械!”

    “臣等领旨!”

    在场的官员都同声回了一句,具体细节,朱由检则交由李邦华与马士英、史可法三人共同决议。

    当下正值正月中旬,朱由检与大元帅府的官员连元宵节都抛在了脑后,一道道军令从大元帅府发了出来,近卫军第一二三军开始陆续进驻各地,构建防御阵地与进行专项训练,大有一股大战来临之势。

    黄得功这边也收到了朱由检的旨意,他本已经抱定了誓死效忠大明的决心,如今陛下以王爵刺激,他自然也就更加卖力,几乎就是每天都在九江、南昌一带巡视防务,没有一日回家,为提高士气,不但与官兵同吃同睡,还把自己积攒多年的数十万银子都拿了出来准备犒赏全军。

    袁继咸也算得上是清正之臣,当然也好名利,无论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还是为了自己的三公之位,他现在都得不遗余力地为抵抗左良玉竭忠尽智。

    为筹集钱粮,他亲自以总督之尊去江西各富商官绅之家拜访,且亲自动员家族力量,号召义士从军为国,作为文官的他本身就具备号召基层的优势,因而整个江西地界几乎都被他鼓动了起来。再加上,朱由检令锦衣卫刻意在赣北一带散步左良玉在湖广的暴行,因而全江西的人都不敢让左良玉打过江右来,祸害自己的家乡,有富商巨贾甚至直接捐献积攒数十年的家资。

    这也可以看出,在自己家园受到威胁时,即便是既得利益者也是可以慷慨的。

    有左良玉在湖广的残暴统治所引起的民愤,有为了保卫自己家园的决心,有为了王爵与三公之为的功名利禄诱惑,有忠字当前与渴望天下治世的信念。

    朱由检不相信,左良玉还真能轻易地打到南京来,更何况,历史已经证明,即便是孱弱的弘光王朝也能抵挡住左良玉,自己现在所统治的南明凝聚力不知道要强多少倍,不可能抵挡不住左良玉部。

    防备左良玉有黄得功与袁继咸麾下十余万大军,防备建奴有近卫第一二三军组成的三条防御地带,现在朱由检还需要做好应对朝廷内部一些不安分的东林党官员响应左良玉的准备。

    不过,这些不安分的东林党官员大都集中在南京,因而朱由检在正月二十日这天召集了负责拱卫南京的近卫军第二军总兵官何新与兵部尚书马士英以及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商议如何更好的拱卫南京,随时准备好有人突然发难。

    “现在南京附近还有兵权的非近卫军主要有以下三部,一个是泗州总兵官方国安部,一个是杭州总兵官田雄部,还有一个是镇江总兵马得功部!”

    马士英对朱由检介绍了南京附近的非近卫军系统的基本情况。

    朱由检点了点头,问向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这三个总兵官是否可靠?”

    “不可靠,这三部人马现在被统一编成了卫所兵编制后,都有怨言,对于陛下只重近卫军颇为不满。”

    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说后,朱由检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不满就不满,这些人除了强抢民女,杀百姓凑人头拿赏银还有什么用,御史言官们弹劾他们不练兵,只害民不是没有道理的!既然不可靠,那就提前除掉!以免将来造成大患!”

    朱由检说着就看向马士英:“如果我没料到方国安是你的人吧?”

    “正是,眼下左良玉大有东进之迹象,方国安不知左良玉会胜还是朝廷会胜,因而一直在左右摇摆,几次来信试探朝廷有没有必胜左良玉之决心!”

    马士英刚一说完,朱由检则拍了拍他的肩膀:“该你交个投名状了,不然朕不放心把首辅之位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