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朕要先发制人
    朱由检现在动不动就把什么首辅、三公、王侯这些爵位拿出来诱惑官员。

    对李明睿的激励语是,朕很看好你,你是块当首辅的料。

    还有前面已经提到的朱由检给黄得功和袁继咸的承诺。

    以及现在,朱由检直接给马士英说,想当首辅吗?可以!先交个投名状上来。

    马士英不得不承认皇帝陛下朱由检抛出的诱饵很诱人,他不容于清流东林党和左良玉,也只能跟着陛下。

    而位列馆阁,做文官之首也是每一个两榜进士所梦寐以求的。

    所以,马士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朱由检:“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想办法除掉方国安,最迟在五日内,交上方国安人头!”

    “很好,朕坐等你的好消息!”

    朱由检说后便又让人传旨给王承恩,着东厂负责除掉马得功,同时又命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派人赶赴高杰部,令高杰到达杭州后设计除掉田雄。

    方国安、马得功、田雄这三个总兵官在原来的南明史上便不战而投降了满清,其中马得功和田雄更是献弘光帝朱由崧给满清的罪魁祸首。

    朱由检现在为扫清自己后院的不安分因素,也顾不了去等人家投降了才法办。

    这一次朱由检要先发制人,在这些不安定且只会拖累坏大明的军阀还在纠结要不要背叛朝廷之前先除掉,以此达到用最少的兵力最快的时间扫清后院的目的。

    所以,现在他决定干脆先把这些人杀了再说!

    反正这些人身上犯法的事也不少,杀掉或许还能提高大明朝廷在江南的民望。

    这时候,王承恩走了来,将高弘图转告给他的关于张慎言企图利用舆论追究他这个大明皇帝南逃的罪责的事告诉给了崇祯帝朱由检。

    朱由检听后,猛地一拍桌子:“还真是小瞧了这些人,居然还想把朕搞臭,朕乃大明天子,南撤与否岂是他说能算,朕倒要看看他如何指责朕,不过,既然如此,朕倒要指责指责他们!”

    朱由检说后,便对史可法吩咐道:“随朕去报社!”

    张慎言要拿自己南迁的事来做文章,朱由检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道狠招。

    首先,自己南迁的确是违背了天子守国门这条成祖朱棣留下的祖训,这很容易被一些人拿来做文章为自己的反叛找到说辞和借口,尤其是东林党人,可以借此赢得民心,而扶持太子登基,进而把控朝政。

    这种政治阴谋不可谓不毒辣,甚至可以因此把朱由检彻底定性为贪生怕死的昏君,而否定他之前靠帝王之威与强权在江南实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

    根据东厂的暗访,现今的江南士绅对于朱由检屠杀钱谦益、侯恂、董其昌等大官宦大乡绅不是没有意见,只是因为朱由检乃大明皇帝再加上现在又是强敌压境才都选择忍受朱由检的一系列残暴手段。

    但如果,一旦他被张慎言等拉下神坛,朱由检不知道会有多少本就对他的政策不满的江南士绅会趁机站出来,真的要相信张慎言等东林党蛊惑扶太子登基,诛杀马士英等奸臣,逼自己这个昏君禅位甚至处决自己这个“假冒之君!”

    原本历史上的南明就闹过大悲案、童妃案、太子案等三大疑案,甚至在万历泰昌天启三朝也出现过各种疑案,这些不排除和失势的东林党没有关系。

    如今,朱由检改革江南,这些东林党也是依旧上演这种把戏,朱由检不得不承认,这还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流言止于智者,舆论谁最最先炒出话题,谁就是获胜者。

    在朱由检看来,他现在必须立即利用光明日报这个宣传机构,先将自己南迁这个话题抛售出来,而东林党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让太子登基,自己就让太子自己站出来表态,实在不行,朱由检觉得自己来个杀亲子也是可以的。

    当然,这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朱由检才会做这样的事。

    毕竟朱慈烺现在还只有十五岁,而且能力并不突出,还没有利用外界势力与自己这个父皇争夺权力的政治意识。

    而且,朱由检现在也不能随便动太子,一旦动太子就等于给这些东林党以口实,说自己是心虚。

    但朱由检可以让太子自己表态。

    除了太子以外,朱由检决定利用史可法、高弘图等人在东林党乃至江南士绅中的声望替自己把控舆论。

    一路上,朱由检把天下局势和张慎言等一旦蛊惑成功可能导致的后果告知给了史可法,并说道:“爱卿在江南士民间威望甚高,一言可抵他人万言,如今有宵小之徒其他搞乱我们内部,在此大敌压境之际,只能靠爱卿替朕稳定局面,定下南迁的正义调子,不给小人以口实!”

    史可法也是比较理性的人,且跟随朱由检这么久,也观察过太子之能力,知道现今天下尤其是江南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因而他也毫不犹豫地匍匐在朱由检面前,甚至改了口,不再以微臣相称,以表明自己已是朱由检家臣的态度:“请陛下吩咐,奴婢遵旨便是!”

    “你立即写一篇社论,题目就叫:《作为兵部尚书的我为何要自宫做内宦:论陛下南迁》就这样写,由你亲笔署名,告诉江南士绅百姓,朕南迁对他们是有利的而不是有害的,你在江南名望最高,由你亲笔撰写再加上你为抗击鞑虏宁愿自宫做朕的内臣,以正内廷的忍辱负重之举,足可以让江南士绅百姓明白你的苦心,也明白朕的苦心!”

    虽然史可法的子孙根是自己命人割的,但朱由检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如今让史可法自己说出来,且改变一种说法,是自己自宫,也算是为自己挽回点尊严,且成就割刀自宫以侍君上的佳话。

    史可法咬牙点头应了朱由检的旨意,对于成为一名宦官的事实,他已经选择接受且已习惯这个身份,如今为了江南稳定为了大明江山社稷,他在以此做文章标榜一下自己的美德也可以接受。

    但史可法还是不由得问了一句:“陛下,如此发出去的话,会不会有很多人自宫,学奴婢这样,进宫做内宦。”

    “等你文章发出去,朕会发一道明旨,禁止自宫!”

    朱由检回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