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三颗重磅炸弹
    光明日报报社。

    朱由检就站在李香君背后,看她忙里忙外地在收集上来的稿子进行筛选甄别,嘴里还咀嚼着没有吃完的馒头,人明显比之前更瘦了些,连白净的脸都少了脂粉,一面素颜,一双认真的眼睛,比之前的柔弱娇媚多了几分精神与坚定。

    柳敬亭亲自监督着校正与印刷,一双老眼比看女人大腿还认真,没半刻间就对着一人大吼起来:“错啦,错啦,你们怎么搞的嘛,不是教了你们的吗,这都能错,我自己来!”

    看着这两人完全不顾及自己这个皇帝陛下在场,还有一大群雇佣的童生或者准童生也忙前忙后的,朱由检不由得对史可法笑了起来:“看得出来,大家都很热爱这个新的行当,说明士绅百姓们很欢迎报纸这个新事物。”

    “是啊,以往邸报只官宦可传看之,如今报纸也就相当于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史可法说着就将稿纸递给了朱由检:“陛下,微臣已经写好。”

    朱由检点了点头,便接过来细看,史可法本身才华也不低,写一篇锦绣文章也不难,内容上也能切合朱由检的意思,以自己的口吻分析了一下陛下南迁之大利,阻止陛下南迁是一干奸臣居心叵测,欲陷君父与大明江山社稷于危境的阴谋。

    史可法还在文中高度赞扬了李明睿等人,言及这些随扈官员肯在北都沦陷之际,还不忘随陛下流亡,可谓至纯至忠,并汗颜自己远在南京,未能与陛下同患难,若是他史可法身在京城,定也会死谏陛下南迁。

    “史某一介书生,无掌兵之才,亦无运筹之谋,但报国之拳拳之心未减,如今感叹陛下身边内臣叛国者多,为君分忧者少,因而毅然舍家陪侍陛下左右,望江南百姓与史某一道,与陛下一起共卫江南,重振大明!

    昔日太祖得江南之力,扫除鞑虏,恢复三百年来我华夏未有之光荣,如今我等亦当与陛下再次齐心协力力挽百年未遇之大危机,毋被小人蛊惑,此刻言及陛下之过者之失者,皆是建奴逆贼之细作,意图乱我江南矣!”

    朱由检看着看着不由得念了起来,且对史可法的好感再一次提升,拍了拍史可法的肩膀:“很好,不看爱卿之文字,不知爱卿有如此胸怀,昔日朕竟错怪了你,以为你过于刻板,如今看来,能得江南士绅百姓之望,也并非是浪得虚名!”

    朱由检说着就放在了李香君:“史公之妙笔,立即誊录校正,刊印发布!”

    “遵旨!”

    李香君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忙丢下手中的活,要仔细看看,不过朱由检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很认真地看着李香君:

    “有这篇文章还不够,多把投降建奴与流贼的官员之丑陋一面多多报道,以及多多披露北方鞑子的暴行,来不及访查的,就先自己编纂一些新闻虽贵在真实,但也是可以有春秋之法的。”

    “奴婢明白!”

    李香君点了点头。

    这边,朱由检又让史可法替自己写一篇《告江南百姓书》的帝王书。

    同时,朱由检还命人去将太子传来,着太子自己写一篇《痛斥朝中奸佞:挑拨皇室父子关系,意图何在!》,让太子自己与这些东林党们公开决裂,比朱由检强逼着太子不和东林党决裂要好得多,这样就直接表明作为太子,不跟你们玩,而且在太子眼里,你们也是奸臣乱党。

    这样一来,左良玉与东林党掀起的要扶太子登基无疑就成了一场闹剧,其阴谋也会被轻易击碎。

    很快,光明日报第二期便开始发布。

    借着第一期打下的基础,第二期销量再次猛增,江南各府乃至浙江都开始出现售卖点。

    头版头条的是朱由检的帝王书,里面在解释自己南迁之余,也提出了各种目标与蓝图,为的便是让江南士绅百姓在自己身上看到希望,并相信跟着自己是有前途的。

    而史可法的社论则相对押后,但他的文章直接替江南士绅百姓给张慎言企图追究陛下南迁的事定了调子,任何诋毁君父的话在这个时候都是居心叵测,任何言及陛下之过者都是奸佞小人在兴风作浪。

    然后是太子的一篇感**彩浓烈的文章,直接痛斥有人暗中挑拨自己和父皇的关系,并且立志表明,若是有人再次挑拨离间,他只能通过自杀来击碎这场阴谋。

    这三篇文章犹如三颗重磅炸弹一般炸响在江南士绅百姓间。

    朱由检的帝王书让江南士绅百姓明白,现在的君王是有理想的,有希望的,并非传言中的残暴昏君,若不然,堂堂九五之尊缘何亲自发文为百姓说话。

    而史可法的言论更是让江南的读书人们直接哗然,连他们最尊敬的史公都无条件表态支持皇帝陛下,甚至还自宫,这让很多史可法的门生故旧们不由得嚎啕大哭,感佩史公之大公无私,并且无数士子向光明日报投稿要借此表达同史可法一样的忠君之心。

    毕竟谁都知道,这是一个趁热度的最好机会。

    太子的言论则让人们意识到原来有奸佞小人如此可恶,竟然让太子都站出来骂街了,这是有意要让大明朝堂不稳,江南局势不稳啊!

    “混蛋!这一次,又让光明日报抢了先!”

    “还有这史可法怎么回事,变成了阉人后,不和我们站在一起,却亲自为那个昏君辩白,简直就是我等东林党之叛徒!”

    “太子这是要干嘛!难道不知道我们这是在为他着想吗!”

    张慎言愤怒地连拍了几下桌子,怒不可遏地吼了起来。

    这一次,他们东林党对舆论的引导又晚了一步,而且传播速度也跟不上,再加上靠一些复社学子的影响力明显比不上皇帝朱由检、太子朱慈烺、史可法等亲自出马。

    因而,张慎言等的追究朱由检南逃之罪的计划直接破败。

    “高阁老,你看见了吧,这光明日报是要置我们东林党于死地啊,阁老您贵为次辅,还请立即上奏疏查抄了这光明日报,或者先发动学子们烧了这光明日报!”

    张慎言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绕开觉悟法师,亲自找到高弘图,很无奈很憋屈地求着高弘图。

    高弘图无可奈何地道:“这光明日报就是史可法开的,史可法的门生故吏之多不亚于高某,高某无法动他呀!”

    “史道邻!”

    张慎言气得直接大吼了一声,然后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