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该收网了
    张慎言恨透了史可法,他没想到史可法会选择支持崇祯帝朱由检,不明白为何史可法会如此听命于朱由检行事。

    不过,张慎言更不明白的是,为何自己的谋划总是比光明日报慢了一步。

    “高阁老,你说为何光明日报为何会屡次行事都在我们前面,前些日子梁云构事件,本来是想让阁老发动门生故旧借此事揭穿厂卫暴行的,却被光明日报提前曝光,让整个江南的人都讨论官员**去了,秦淮河的生意都受了冲击,可这是我们的目的吗,不是!东厂的人依旧大行其道,甚至变本加厉的以纠贪为名去秦淮河抓人!”

    “这还没完,如今正要阁老发动人去追究陛下南逃之责,结果当今陛下和史可法还有太子殿下先站了出来,这下好了,全江南的人都相信陛下南下是明智的,还声讨质疑陛下的人都是奸佞之徒!阁老你不觉得蹊跷吗?”

    张慎言的确怀疑高弘图给崇祯帝朱由检告了密,毕竟在这两件事当中,除了他的心腹幕僚,就高弘图知道自己的谋划。

    但偏偏张慎言每次从自己安插在高弘图府中的眼线口中得到的消息都是高弘图一直深居简出,没有和朝中的任何人来往。

    因而,张慎言只能把自己的怀疑挑明,以此来试探高弘图。

    高弘图也知道张慎言在试探自己,因而直接故作不悦地道:“张慎言,你在怀疑本官?”

    “下官不敢,阁老当年与下官同举**星时,便已附于东林,可如今之事,若非阁老透露出去,谁还会透露出去!”张慎言冷言说道。

    “当年魏忠贤处置杨涟,万马齐喑时,本官尚且敢直言进谏,为东林鸣不平,如今岂因一小小梁云构之死而出卖整个东林,张慎言,你把本官当成什么人了,就凭你刚才的话,从即日起,本官和你割袍断义!”

    高弘图愤怒地将袖子一挥,就直接离开了这里,然后连夜回到府里找到娇杏:“烦请通告王公,张慎言已经怀疑到我身上来了。”

    朱由检这里从王承恩口中知道了高弘图转达的消息后,不由得淡淡一笑:“如果张慎言再不怀疑他高阁老,那他这么多年的官也是白当了。”

    “崇祯十八年的军事战略基本分配完毕,该做的准备也已都准备,舆论也已控制在我们手里,该收网了!”

    朱由检说着便对史可法吩咐道:“现在光明日报当发动对不良官绅投敌卖国以及意图祸乱江南的罪恶彻底揭发,尤其是张慎言等东林党!

    全面披露,彻底搞臭他们!

    高弘图已经没有再掩饰的必要,着他立即发动自己的门生故旧写文章痛斥张慎言等人的罪状!

    史爱卿也是如此,矛头直指张慎言,揭露他与左良玉之间的狼子野心!

    让江南士绅百姓看清楚张慎言的嘴脸,深度揭发左良玉若在张慎言帮助下攻入南京后的后果以及披露左良玉军队在湖广地区的暴行!

    必要的话,可以鼓动士子们多上街去演讲演讲,让全江南百姓参与对张慎言、左良玉之流的声讨中来!”

    “东厂协助士子百姓,最好能煽动百姓们抄没张府,同时趁机抓捕张慎言等人,武官则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明日开始,立即抓捕怀宁侯孙维诚,近卫军第二军立即控制应天卫三千骑兵!方国安、马得功、田雄三人的人头该献上来祭旗了!”

    朱由检这么一说,东厂提督王承恩、司礼监秉笔史可法都领命离开了这里。

    唯独,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还在朱由检身边,默默地看着朱由检坐在宝座上思索。

    “去把太子叫来!”

    朱由检忽然觉得,搞臭东林党代表张慎言与处决不安定军阀的同时,自己似乎可以带着太子出去走走,安抚一下流民,见见士绅百姓,祭祀一下孝陵,让天下的人都看见自己父子是多么和睦,自己对于天下百姓多么挂怀。

    ……

    马士英府中。

    方国安局促不安地在前厅里走来走去,茶是吃了一杯又一杯。

    现在左良玉起兵在即,他方国安并不知道一旦朝廷生变,自己该如何应对,因而他只能来请示马士英。

    他能做到总兵官,都是马士英一手提拔起来的,因而他与马士英之间关系自然密切的很,只是现在早已不是文贵武减的时代,他方国安虽然在表面上维持着和马士英的亲密关系,却也没有完全服从马士英的意愿。

    如今,马士英突然托人唤他前来商量机密要事,他才得不前来,毕竟在他看来,到底是朝廷胜面大还是左良玉胜面大,马士英当比自己清楚。

    “磐石啊,让你久等了,现在局势越来越不乐观,陛下几乎天天召集重臣议事,我竟抽不开身!”

    马士英仪态端庄地走到方国安面前来,为使袖中的毒药不露出马脚,他没事就抚了抚胡须。

    方国安忙起身给马士英行礼:“您现在位居馆阁,又是大司马,掌天下兵马,辛劳些也是正常,只是如今这局势的确难以把握,下官远在泗州难知朝廷意志,特来请阁老示下!”

    “坐下说,坐下说,你我也有数月没见了吧”,马士英说着就亲自给方国安斟酒,借着宽袍大袖阻挡将袖中药粉滑落进了靠近自己这侧的酒杯中,然后端起混了毒药的酒杯,把没下毒药的那杯推给了方国安:“先喝下这杯酒,待会我们再好好絮叨絮叨这朝廷和左良玉的事。”

    方国安知道马士英素来狡诈如狐,当初陛下南下,有意试探他这个控制江北四镇兵权的凤阳总督之忠奸,把他调往河南,他硬是果断出卖刘良佐,停拨刘良佐的钱粮,然后北上河南,拿刘良佐劫掠的钱粮得了个成功安抚河南的功劳。

    所以,方国安也是有些担心马士英会再次出卖自己的。

    因而,方国安很果断地将马士英手里的一杯酒夺了过去:“阁老如今乃陛下身边第一红人,官运亨通,时运正旺,让下官讨阁老一些鸿运,没准明年也能成为近卫军系统的总兵官了。”

    方国安笑着就将马士英手里的那杯酒喝了下去。

    “你呀,还是这么没规矩!”马士英笑着说了一句,但突然却一拍桌子,怒喝道:“来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