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连杀三总兵
    善于洞察人心的马士英知道方国安并不是一般的粗鄙武夫,多疑与狡诈是这人最典型特质。

    因而马士英便大胆地把毒酒放在自己这边,让方国安喝那杯没毒药的酒。

    果然如马士英所料,方国安对马士英的不放心与不信任,促使他夺走了马士英手中的这杯毒酒。

    看着方国安毒酒入喉,马士英心中大定。

    马士英知道方国安的武艺并不低,自己若不先以毒药害之,是没办法拿下他的。

    而现在,他可以很轻松地制伏方国安。

    马士英突然的这么一喊,让方国安大为惊讶,也瞬间意识到自己貌似中了马士英的奸计。

    不过,就在方国安准备拔刀时,突然就觉得自己头脑昏沉,脚软如泥,肺烧似火,胃部痉挛,疼得他冷汗直冒,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指着马士英:“阁老您!您竟然给我下毒!”

    “什么叫本官给你下毒,我给我自己斟一杯毒酒,你偏偏要夺过去自己喝,我能有什么办法。”

    马士英淡淡一笑,就坐了下来,自顾自知地吃着满桌的美味佳肴,一边看着倒在地上的方国安在地上捂着肚子打滚。

    “马士英,你好狠!为了一己之官位,竟然不惜害死刘良佐,如今又来害我,你迟早会遭报应的,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方国安咬牙切齿地说着,筋脉暴起,他现在恨不得剁了马士英,但却已无能为力,毒性发作之下,他已经没有半点力气。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我给过你机会,你若是相信我,就会喝掉你自己面前的那杯酒,就会没事,我也会力保你的,但偏偏你也怀疑我”,马士英说着就拿起方国安面前的那杯酒喝下了肚:“方国安啊方国安,你这是咎由自取,不过,而今大明需要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你这种只顾个人荣辱生死的人只能死掉!”

    这时候,马士英的护卫走了进来,正要将方国安拖出去。

    马士英则吩咐了一声:“就在这里割,正好以此助兴,这满桌之酒菜少了奸党之血如何能有味道。”

    “马士英,你这个小人!”

    方国安看着明晃晃地刀放在了自己的脖项间,不由得再次大喊了一声。

    “没错,我就是小人,东林党和左良玉等都说我是小人,本官是真小人,不是伪君子!”

    马士英说后继续吃饭,丝毫不被方国安惨叫之声所影响。

    等到最后一粒饭咽进,马士英才起身,拿过装有方国安人头的盒子:“备轿,连夜进宫!”

    ……

    马得功阴沉着脸,回到了自己的镇江总兵府。

    对于当今朝廷,他内心里很不满的,他本以为崇祯帝朱由检南迁后,会倚重他们这些江南的官员。

    甚至还会封爵加官。

    可马得功没想到,皇帝陛下朱由检直接摒弃他们,单独招募了一支近卫军,甚至将最好的装备给近卫军,各种军需也是优先配给近卫军。

    这让马得功很失落,当他得知左良玉即将起兵谋权篡位时,他内心更是颇为支持,在他看来,朝廷如此轻视他们这些南方官员,左良玉愤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马得功暗中派人已经给左良玉传了信,只要左良玉打到南京城下,他就起兵响应。

    不过,马得功不会想到的是,东厂的人已经瞄上了他。

    东厂头子马吉翔跟踪了他马得功好些日子,可自从梁云构暗杀事件发生以后,很多官员都开始自觉地深居简出起来,使得马吉翔很难再在外面寻机会杀掉马得功。

    因而,马吉翔只能好几天待在马得功家的屋檐上观察,并寻找机会。

    这一日,是马吉翔将自己养女收入自己房中的日子,整个镇江总兵府虽然大门紧闭,但里面却是热热闹闹。

    马吉翔趁此浑水摸鱼,混了进去。

    “老爷,你好坏哦!”

    “美人,让老爷我好好爱爱你!”

    一间暖阁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喘。

    马吉翔心中暗笑,笃定马得功就在这里面,直接一脚踹开房门,大踏步走了进去。

    马得功见马吉翔着一身奴仆装扮,还以为他是自己的家仆,不由得勃然大怒:“是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马吉翔冷冷一笑,直接飞身跃起,绣春刀劈断了这马得功的脑袋。

    啊!

    伴随着一女子的尖叫。

    马吉翔提着两颗人头走了出来。

    ……

    高杰抵达了杭州。

    在苏州待了几个月的他,如今已经也胖了不少,有了将军肚,甚至在外面悄悄养了五房外室。

    不过,他不敢告诉自己的夫人,只能暂且隐瞒着。

    如今来到杭州,他倒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自己养外室的事会被高夫人发现。

    由于杭州总兵田雄好赌,所以高杰一到杭州便去了各处赌馆。

    无奈,他手气贼背,逢赌必输,把钱输了不少。

    高夫人知道后自然是气得不行,而且正巧也从替自己回苏州取东西的仆人口中得知,府里还有几位奶奶被高杰养在苏州。

    于是,高夫人直接暴走,手里拿着明晃晃地刀坐在正堂等高杰回来。

    “你大爷的,田雄,你敢赢我的钱,信不信我劈了你!”

    高杰在赌场混了几日和田雄渐渐混的熟了,两人便约定悄悄去某隐蔽西湖花船上开赌。

    如今正巧田雄赢了高杰的钱。

    高杰怒不可遏之下就拽起了田熊的衣袖,狠狠地说道。

    田雄还以为高杰是在开玩笑,自然也没当回事:“有本事你就劈了我,你来呀,高总兵,你要是不劈我,你就是怂包软蛋!”

    高杰顺手从自己亲兵手里拔出刀来,猛地劈向了这田雄的脑袋。

    咔嚓一声。

    田雄的头滚落在地,两眼瞪得大大的,盯着高杰。

    或许,田雄至始至终也没想到,高杰跟他赌牌,就是来要他的命的。

    “没见过这种提要求的,别怪我,是你自己要我劈你的。”

    高杰说后就命人割下田雄的脑袋送于南京交差,同时,将田雄的身体直接沉入了西湖。

    然后,高杰才带着田雄的赌资和自己的钱财回到了府里:“这些日子输的钱都捞回来了!”

    不过,高杰没回来多久,整个高府就鸡飞狗跳起来。

    “夫人饶命啊!”

    “夫人饶命,事情不是想象你的那样,我只是为了子嗣起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