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次杀人的近卫军
    在此刻。

    看着眼前这些一个个拿着武器,且凶神恶煞般的应天卫官兵。

    张煌言才意识到这不是在淮安讲武堂演习,这是真正的实战,是要杀人或被人杀的。

    本身不过也是书生的他本能的想要后退,尽管自己武艺颇高,甚至箭术极强。

    但毕竟是第一次要杀人,张煌言还不如陈明遇,竟忘记了上弹药,也忘记了指挥。

    “不许动!”

    张煌言本能地举起了步枪,但却忘记了上刺刀,大声喊了一句,以此来壮胆。

    而在他身后的一队人也跟着他这个千户喊了起来:“不许动!”

    有些慌神的张煌言忘记了步兵训练的内容,但他也知道自己作为千户,必须站在最前面,而且必须保持足够的淡定。

    再扣动扳机见没有烟雾冒出后,张煌言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做什么,他见此便干脆直接拔出弓和箭。

    然后,张煌言直接朝一应天卫官兵的帽子头盔上射了一箭,刚好箭羽打在了这人的头盔上。

    砰地一声!

    跟在张煌言身后的近卫军官兵都不由得暗叹千户张煌言的神射之功,一时信心百增。

    但这时候,与张煌言等对峙的应天卫官兵则先被吓破了胆,在张煌言强自镇定地射了一箭后,眼前的这些应天卫官兵竟都先跪了下来。

    而不是意识到张煌言没有给火器上弹药而立即反击,可见这些应天卫叛军官兵有多么疏于训练。

    一领头的千户更是直接磕头道:“饶命,这位将军饶命啊!”

    张煌言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来这里执行清剿命令的,便果断拔出刺刀,朝这千户捅了过去,大吼一声:”杀!”

    顿时,鲜血飙了出来。

    一见到血的张煌言似乎突然没再有任何的畏惧,转身对另一个应天卫官兵又是一刀。

    其他的近卫军官兵见此顿时也激起了血性,忙拔刀朝这些应天卫官兵砍杀了起来。

    而他们手里那可以连发上药极方便操作极简便甚至还能直接当长矛用的崇祯十四式步枪则成了烧火棍。

    无独有偶。

    参与这次清剿任务的近卫军官兵大多和张煌言一样,都忘记了他们平时训练的主要作战内容,即步枪的刺杀与射击训练,反而用的是平时辅助训练的内容即砍杀与搏斗。

    幸好的是,应天卫的官兵都是比较怕死的怀宁侯府的家奴,不是边军将领的家丁,因而都很贪生怕死,见到军容整齐,装备良好,且一个个精神抖擞的近卫军官兵就先认怂。

    要不然,真的拼命起来,近卫军官兵也不一定能占得便宜,至少没有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焦琏此时布置另外几个千人队包围在营房外,以枪杀趁乱出逃的。

    而恰巧在这时,的确有几个应天卫官兵趁乱爬墙逃了出来,负责围堵近卫军官兵则茫然失措之下,拔出倭刀去追逐。

    “混蛋王八羔子,他们忘记他们手上那玩意儿吗?”

    焦琏愤怒地说了一句,就自己先端起崇祯十四式燧发枪对着几个逃跑的应天卫官兵连开了几枪。

    近卫军官兵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有更好用的火枪,忙开始咬破纸壳弹,灌药,且半蹲在地上对着爬墙出来的应天卫官兵发射出密集的白烟火药。

    顷刻间,逃出来的应天卫官兵全部被屠!

    还在应天卫营房内追逐猎杀的张煌言此时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失误,一边喊着开枪射杀,一边亲自瞄准着逃跑的应天卫官兵进行屠杀。

    应天卫的三千骑兵犹如圈养的鸡鸭一般在整个营地逃窜,完全不知道反抗,就相当于给近卫军第二军第三步兵营充当了活靶子,使得近卫军第二军第三步兵甲种营的官兵越杀越过瘾,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十几个人跪在了陈明遇面前,希望陈明遇绕过一命,还说自己是怀宁侯府的人等语。

    但因为上峰的命令是全部杀完。

    所以陈明遇闭眼拿起刺刀将这些怀宁侯孙维城的人一个个刺杀当场。

    不到一个时辰,应天卫的三千余名官兵全部被近卫军第三步兵甲种营剿灭。

    作为该营游击的焦琏走了进来,不由得暗叹,上面的人也许搞错了情报,真的以为应天卫的骑兵是多么精良的人马,对孙维诚多么忠诚,而下令不留活口,却不会想到,事实上也不过是一群同样怕死的庸碌之兵而已。

    尽管如此,秉承着严格执行上级命令这一军纪的焦琏还是在最后问了一句:“看看还有没有活口,还有的,补上一刀!若放走一个,便是此次作战任务的失败!”

    在最终确认没有活口以后,焦琏才带着第三步兵营返回驻地大胜关。

    这一次,返回的第二军第三步兵营比最初来时多了几分冷血,也恢复了些理智,知道杀人不是随便玩玩的事,因而一个都比之前要沉默许多。

    回到驻地后,焦琏更是那这件事狠狠地训斥了这些官兵一番:“你们是不是以为成功杀了三千人,就真的以为自己很厉害,是天下强军了?你们当中不少人是秀才举人出身,比我焦琏还尊贵,是文曲星,都是最聪明的人,可在我看来,你们就是一群比猪还笨的家伙,手里的火枪干嘛用的,当时天天教你们怎么排队射击,怎么刺杀,你们可倒好,改成了全武行了!”

    张煌言等不由得低下了头,虽说拿刀杀人的确要比开枪上药杀人简便得多,但那是搁在对方不反抗的情况下,若是对方是同样的战斗力强悍的部队,自己这边即便能胜也会有很大的伤亡,自然不如集中使用火力攻击和待敌人靠近使用更迅疾与杀伤力更大的刺杀技能好。

    “记住,陛下早已说过,我们近卫军,尤其是前三个军,将来是要对付鞑子的,鞑子的马上技艺与单兵格杀都在我们之上,体格也在我们之上,且大都好勇斗狠,而我们若只跟他们拿刀剑硬拼肯定很吃亏,火器是我们最拿手的武器,用好他,可轻松解决一个作战数年的老骑兵,记住了吗!”

    焦琏大吼一声。

    “记住了!”第三营步兵甲种营的官兵齐声大吼道。

    “接下来,每天加训半个小时的刺杀与半个小时的射击,等到将来打鞑子时,可别再给我丢人!”

    焦琏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