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民怨沸腾
    虽说崇祯帝朱由检携带朱慈烺出宫体察民情乃随意走走,随意的作作秀。

    但实际上,早在数日前,锦衣卫指挥使李若琏便联合东厂对朱由检出行可能遇到的危险全做了推演。

    尽管南京城现在是在朱由检的把控之下,从应天府到守城官兵以及身边的锦衣卫东厂都是朱由检自己的人。

    但该做的安全防范也是不能疏忽的。

    甚至连朱由检所要见到流民群体和江南庶民群体以及士绅群体都经过严格的甄别,以确保不会发生袭击事件。

    事实上,朱由检带着太子出宫的本来目的就不是真的要了解百姓们的生活状况。

    他现在要做的只是通过皇帝出巡的行为让底层的民众知道他这个皇帝的存在,并知道皇帝在干什么,从而让老百姓了解自己,并选择相信自己。

    这是微服私访所不能办到的,朱由检就是在作秀,以此来彻底击溃文人在庶民间对他这个皇帝形象的不良描述,并进而谋求庶民的支持,而不一直受到士绅的钳制。

    朱由检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只是文人的皇帝,也是老百姓的皇帝,他的利益目的和庶民们是一致的。

    朱由检带着太子朱慈烺和一干文武重臣走进了应天府构筑的流民临时安置区,且亲自把准备发放流民的银元发放到了一佝偻着腰的老人手里:“老人家您好,您是哪里人呀,来南京多久了,可还习惯,这天还冷着呢,得多注意防寒。”

    “回皇上的话,草民来自于山西,来南京也快三个月了,儿子在军械所上班,等到明年就可以在南京买房置地,过的好着呢,能在这里安定下来也好啊。”

    朱由检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着,此时的他一出现自然也就成了全南京城的焦点,百姓与士绅皆蜂拥而来。

    当然,在朱由检外侧依旧是随时准备挡暗箭暗枪的锦衣校尉,然后则是甄选处的士绅百姓,接着才是单纯来凑热闹看看皇帝的人。

    与此同时。

    光明日报也开始发文,连篇报道朱由检抚慰百姓,体验民间生活,倾听民间疾苦的日常生活,同时也开始披露张慎言等人的腐化生活,揭露左良玉等军阀的暴行。

    甚至,已有高弘图和史可法的门生故吏开始撰文批判张慎言语左良玉的狼子野心。

    高弘图还直接把张慎言给他看过的勾结左良玉的内容公布在了光华日报上。

    黄宗羲已按照高弘图的命令,开始着急湖广学子在南京城各大街头痛斥左良玉军队的暴行。

    与此同时,北方士子也开始在东厂的发动下,走上街头,对投靠李自成和建奴的陈演、陈名夏、洪承畴等人展开了批判。

    江南的士绅百姓们如今因此是越来越深刻意识到,一旦左良玉攻到江南,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不能让左良玉这种强盗性质的军队攻入江南。

    当张慎言的人意图制造舆论让朝廷内外相信左良玉是为了清除奸佞才要起兵东进的目的已经不能达到。

    而且因为高弘图的揭发,使得全城百姓这才发现,原来张慎言等人居然和左良玉勾结,想搞乱江南。

    这样一来,张慎言等人自然也就引起了民愤。

    等到张慎言还在想着怎么对付光明日报时,一片倒张和批评东林党与复社空谈误国的议论已经开始越炒越热。

    尤其是得到了南迁的北方士子与湖广士子以及寒门学子和底层民众的支持。

    张慎言等人夜宿秦淮,依旧作风不检点和公开勾结左良玉的事件相继被揭发。

    再加上高弘图和史可法的推波助澜,使得富商官绅家的士子也开始不得不选择跟附,从而使得张慎言一下子进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等到张慎言这日早晨醒来时,街面上已经有了游行的队伍,且横幅就直接写着“打倒大奸臣张慎言!”“勾结逆贼,意图祸乱江南的罪魁祸首张慎言!”等语。

    同时,开始有人也在各处书院与各府县学宫,发表演说:

    “有的人诋毁我大明皇帝陛下,说他一来江南便广蓄美女,声色犬马,残虐害民,屠杀忠良!

    可事实上,我们的陛下做了什么,免徭役免赋税,亲自发布告百姓书,年刚过就出宫抚慰流离失所的百姓,诸位现在就可以去永和街看看!

    而这些官绅们在干什么,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经成了什么大清的官,还有的现在则南京城里秦淮河畔夜夜笙歌,嘴里却还在念叨着忧国忧民。

    试问,到底是谁在忧国忧民,谁在醉生梦死!”

    “不准你们这么侮辱张公!

    你们这群暴民!一个只会南逃,只会逼死孔圣人后裔杀害江南士绅的暴君有什么值得歌颂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自古明君没有不以文治天下的!看看当今的那个暴君都做了什么!为了几个武夫杀一生员,因一己之愤,让江南血流成河!”

    张慎言的门人赞画王言、孙正强等见此直接开始与支持朱由检的士子争辩。

    而却不料,一教谕直接一搬起石头砸破了这王言的脑袋:

    “竟敢如此辱骂君父,你们这些人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吗,张慎言有何可敬的,他除了吟诗作赋,勾结左良玉,想做天下首辅,还能干什么,武夫尚能上阵杀敌,生员能干什么,除了包揽词讼,让人坑家败业,动不动就闹大事挑拨官民关系有什么用!流贼来了,做流贼的官,鞑子来了,做鞑子的官,当今陛下要开恩科,还不是屁颠屁颠跑到南京来了!”

    “不安心举业之路的,读书不以国家为念的,只想混个身份虐民的,这些所谓的读书人尽皆该杀!圣贤书的道理没学到,全拿着圣贤书的道理去害民了,不理稼穑不理生意,却个个脑满肥肠,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在吃人的血!天下疲敝如此,军不能战,百姓不能活,帝王不能统御天下,皆因这群人给吃尽了我大明的元气!”

    “对,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张慎言的门人和其他还想维护自己在舆论领域领导权的东林党复社成员们开始就这样成了过街老鼠,有的不得不响应高弘图和史可法的号召改换门庭,转变观点以图求得生存,而有的则一瞬之间被全世界抛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