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缉拿张慎言
    当一个社会分散久了就需要重新凝聚,尤其是在遇到强大的外部压力时,更需要一个领袖,甚至是神化的领袖,以此达到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形象化具体化。

    东林党以及它衍生的复社成员和组成他们的很多官绅士子在晚明社会里的行为早已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包揽词讼,要挟官府,乃至欺君坑民,都是他们的罪状,乃至导致南北矛盾加深等等。

    因此而激起强烈的民变自然是经常性发生。

    不仅仅是北方猛烈的农民起义,在江南这种富庶之地,不也出现过民抄董府的事件吗?

    从张居正改革到东林党与阉党的党争以及崇祯朝的温体仁与周延儒的争斗,何尝不是斗争加剧的明显特征。

    人们渴望有个权威性的朝廷和皇帝,而不是各为各自的利益炒个不停,甚至上演各种党争,尤其在这种北都沦陷,江山社稷危机关头。

    只要还有理想的士子都迫切希望的时候大明能不再是一盘散沙。

    正好,现在朱由检作为皇帝在整个江南提出了自己重振大明的理想,也就满足了绝大多数还有良知与民族国家意识的民众的心理需要,尤其是中下层士子的心理需要。

    他们并不愿意去深究朱由检是否是一个自私的独裁者,是否是一个野心家,他们只愿意去认为皇帝陛下朱由检是能解决他们现在的迷茫。

    因为大家都知道现今的大明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帝王统治。

    尤其是在这种人心不古,连孔胤植这种圣人后裔都再次投机的时候,谁都需要重新去信奉一个人或者那个人所代表的理想。

    事实上,高弘图之所以选择背叛东林党,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怕死,也和他认为大明可以没有东林党但不能没有皇帝朱由检有关。

    史可法选择服从朱由检,也是通过与朱由检的天天相处,发现朱由检对于领导大明摆脱目前危机的重要性。

    整个大明帝国可以没有他史可法,而必须有崇祯帝朱由检。

    而要想大明继续存在,他们这些人就必须无条件服从朱由检。

    民众需要一个统治力强的领袖。

    而张慎言的行为则是要培养一个傀儡性的领袖,然后再为自己的小集团谋利,这种行为才是让江南大多数士绅百姓愤怒的真正原因。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在这个东厂锦衣卫的残暴、帝王**的膨胀等等这些问题已经不再是导致社会不稳的主要缘由的时代。

    百姓们真正需要的是在遇到外敌压境,流贼肆掠乃至瘟疫爆发、灾难出现的时候,以前那个调控能力与维稳能力极强的官府没有了。

    所以,朱由检能走到现在也绝不是偶然,他动东林党,杀江南大官僚大乡绅,并未影响他在底层民众的影响力,而只不过得罪的是部分官僚阶层而已。

    官僚阶层是最分散的也是最难团结的,和最容易分化利用的,毕竟都是文化人,文化人容易出汉0奸也容易出忠臣。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对统治集团内部动刀子,不会影响帝国的统治,最多酿成个人悲剧出现。

    王安石变法、张居正改革,都没有导致帝国顷刻间覆灭,但却都加剧了统治集团内部的分裂。

    原本历史上的满清能在最终靠屠杀站稳脚跟,还不是因为此,百姓不怕你统治手段残暴,就怕你不给他一个稳定的时代。

    天下求治,而不喜欢乱。

    张慎言想搞乱江南,搞乱朝廷的行为在光明日报乃至高弘图和史可法等投靠朱由检的江南名人传播下,就这样让张慎言等成为众矢之的。

    张慎言看着外面辱骂他,嚷着打倒他的人群,直接惊呆了,才短短几日而已,他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礼部右侍郎马绍愉跑了进来:“阁老啊,你快点跑吧,现在满城的士绅百姓都闹着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的学生王言和孙正强都已被活活殴打致死。”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张慎言说着就拿起他拟好的参劾史可法擅立光明日报操纵民意的奏疏,心想自己难道又慢了一步?

    “你看看这个报纸就知道了,都在说你是建奴的细作,左良玉的帮凶,意图搞乱江南,好让大明重现两宋之祸,说你是大明的秦桧,是投降派,不仅仅是底下的人批评你,高弘图和史可法也联名批评你,和你割袍断义,你的学生陈贞慧也表示要与你断绝师生关系。”

    马绍愉将报纸递给了张慎言,张慎言忙接过来一看,看完顿时气得吐了一口血:“高弘图!你个叛徒!枉我如此信任你!”

    “阁老,现在说这些都晚了,赶紧逃吧,再不逃就要被活活打死了。”

    马绍愉说着就忙对跟来的觉悟法师吩咐道:“赶紧带着阁老坐我的官轿逃掉,我来应付这些闹事的人,要赶快,东厂的人发现后,就来不及了!”

    “去江浦,去江浦,怀宁侯孙维诚还有三千骑兵在!”

    张慎言说着就自己主动跑出了府,连自己的家人也来不及带上。

    马绍愉看着张慎言坐在自己的官轿跑了,也忙换了一身的奴仆的衣服混了出去。

    而等到民众们闯入张慎言府时,张慎言早已没了人。

    愤怒的民众们只好一把火烧了张慎言的府邸。

    同样化装成书生的马吉翔不由得对身旁一化装成书生的锦衣卫说道:“居然让他跑掉了,立即传命封锁各处城门!”

    马吉翔内心是很郁闷的,因为王承恩这次没让他以暗杀的手段处决张慎言,而是要发动士绅百姓对张慎言的言论攻击。

    虽然这样让张慎言名誉扫地,却也使得张慎言有了逃生的机会。

    朱由检这里也知道了张慎言逃跑掉的消息,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说道:

    “对付这类人,让他们名誉丧失,没有蛊惑百姓的根基,比杀了他们更好,不过为谨防他成为范文程那样的汉0奸,严令东厂全力通缉此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