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九江防御战 二
    非是黄得功部的官军太强,而左军能战者不敢战。

    因而整个九江一带的激烈对战不到半日,便继续恢复了宁静。

    黄得功则没有闲着,左良玉数十万大军盘踞对岸始终是一种威胁,他丝毫不敢分心。

    更何况,他还要负责从九江到安庆这么长一道防线,他必须预防着左良玉改变进军路线。

    “不能就这么等着左军来攻,翁之琪你部立即登岸奔赴黄梅,抢占宿州、潜山一带,我拨三千家丁铁骑于你!”

    翁子琪乃黄得功妻兄,乃黄得功的铁杆亲信,黄得功自然也不会担心他会带着自己的人马投降左良玉。

    翁子琪应了一声,但又低声对黄得功说道:“侯爷,九江城若破绝不在官兵不能守,城池不坚固,而在于家贼,李自成能从太原一路攻进北都,致使江山变色,与我大明家贼开城投降不无关系,张世勋此人非我近卫军麾下,不管他有没有投敌的意思,最好都先除掉,不然我这里带兵一走,他就成了你最大威胁,你可能王爵不但得不到,还坐失九江城。”

    黄得功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已感到九江城的锦衣卫指挥使的吴孟明:“张世勋此人,是你们锦衣卫动手,还是要本爵亲自动手?”

    “这事就不劳靖南侯分心了,翁总兵也可放心渡江,若九江城因内贼出卖被破,我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第一个掉脑袋!”

    吴孟明说着就亲自下了城楼,对负责湖广战区情报与内部清理的锦衣卫千户沈琏吩咐道:“张世勋此人立即处死,还有湖广巡按御史黄澍此人,一并除掉,此人竟敢带着左军张应元部在黄州府为左良玉筹粮,建议左良玉屠戮武昌,不留一物一人于贼,可谓是丧心病狂,现在翁总兵既然分兵攻宿松,就不要让巡按黄澍给翁总兵制造麻烦了。”

    事实上按照原本的历史,左良玉起兵是在三月底,但因朱由检的军改和对东林党更严的打压促使左良玉提前发动了清君侧的叛乱。

    毕竟若他再不造反,朱由检便要主动的拿他开刀,朱由检一直放任黄得功部招兵买马,几乎快要与左良玉实力相当,可不仅仅是为了让黄得功防左良玉。

    对于,黄得功会不会也因此坐大,朱由检虽明面上表示完全相信黄得功的为人,但他也有自己的防御后路,毕竟历史上原本黄得功的驻地是在刘芳亮手里。

    也就是说,现在朱由检防控左良玉的军事体系先是黄得功部,然后再是刘芳亮部。

    而周遇吉部则一直驻于山东、淮扬丝毫不动,何新部则稳在江南,策应全局。

    虽说人心易变,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没操守,黄得功亦如历史上所证一样,再加上王爵的诱惑,他并未有在此时投机倒把的野心,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了阻断左良玉北上之路,而派自己的嫡系军队深入虎穴。

    翁之琪亲率两万水军三万战兵外加两千铁骑开始强行登陆,左军压根没想到黄得功还会主动进攻,自然也没想到加强江防。

    负责靖江巡检司一带防御的乃左军罗岱所部,一见官军翁之琪部来攻,为保持自己的实力,直接闭关坚守,而不是击退翁之琪部,只是派人去告知给左良玉,言及有官军趁此渡河向北而去等等。

    “混账!九江城攻不破,现在人家主动来攻,又不击退人家,这黄得功摆明了是要截断我北上的路,立即传令张元亮部务必在黄梅拦住这部官军,着道兴乘部立即追击!”

    左良玉气得直接连吐了好几口血,说完就对张慎言指了指对岸的九江城:“阁老,这九江城城防坚固,黄得功此人又颇有死守之意,甚至还不惜主动来攻,你可有何计策?”

    “左公不必气馁,陛下倒行逆施,朝中奸臣乱政,虽有黄得功这样冥顽不化之人,但也有明白是非之人,在此之前,我已暗通过九江总兵张世勋,此人早已与监军李犹龙取得联系,意欲开城归附左公!只是恐于黄得功人多势众,他还不好妄动,但现在黄得功既然分兵来攻,正好是个机会,左公只需再派人去潜入九江城策动此人便可!”

    张慎言说后淡淡一笑。

    “那就烦请监军跑一趟吧”,左良玉看向一旁的李犹龙。

    翁之琪此时没有去攻靖江巡检司,他无意与罗岱部作战,在命两万水军回防九江后,他便立即命令三万战兵奔赴黄梅,而他自己则带来三千铁骑先去占领宿松。

    从黄得功派翁之琪主动进攻左军所控地域开始,便意味着历史已经发生改变,官军并非是被动的防御左军的攻击,而积极而主动的防御,相反,倒是左军依旧还局促在黄州府南部一带,甚至被黄得功牵着鼻子走。

    至于内贼的铲除,锦衣卫已经开始动手。

    这边翁之琪刚一出城,锦衣卫千户沈琏便立即下达了暗杀令,三十名锦衣卫高手在入夜后就立即闯入了张世勋府第,没片刻钟,张世勋的人头便被割下,并随即送到了黄得功案前。

    “将张世勋的人头悬于城门之上,由锦衣卫亲自告诫城内守军,敢私通叛军者,本爵绝不姑息!”

    黄得功刚说完,吴孟明则阻止了黄得功:“靖南侯且慢,此时拿张世勋的人头警戒守城官兵还早了些,家贼虽除,但外贼未除,如果下官所料不差,左军那边见攻城不力,又见您分兵渡江,只怕会迫不及待地派人来联络张世勋,我们不妨假戏真做,来个守株待兔!”

    “吴指挥此言甚是,那就先不悬他的人头,吩咐下去,今晚本爵要造访张总兵府,共议防城大事!”

    黄得功说后重新下达了命令。

    吴孟明在把人头给黄得功看过之后也下达了这样的指示:“张世勋的人一个不留,还未除尽的全部斩杀干净!另外,做好掩盖,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张世勋一党已被尽诛,去各处城门仔细观察,特别是子时以后,不可掉以轻心,一旦发现可疑之人混入城内,立即跟上去,若是此人去了张世勋府,先抓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