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九江防御战 三
    李犹龙通过内线混进了九江城。

    一进入九江城,李犹龙就看见整个城内都刷满了标语,剿灭倒行逆施的大奸贼左良玉等语,甚至还有张慎言以及他李犹龙的标语,被直接骂为投机倒把,罔顾君恩,不仁不义的帮凶。

    甚至还一群一群的人在路上骂着喊着,连街边小贩都在卖左良玉饼,让人吃左良玉。

    李犹龙倒是没想到整个大明什么时候人心这么齐,他仿佛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般,他感觉到自己和这里已经是格格不入。

    仿佛自己这边是黑暗的,罪恶的魔鬼一般,而这些人才是光明的,正义的。

    这太可怕了。

    李犹龙暗自笃定一旦助左良玉攻克九江,一定要建议左良玉屠了九江城!

    不然,这些一个个象征着正义的人活着这世界上一日,就会让他们这些人面对自己的罪孽一日。

    光明和黑暗是不能同时存在的。

    李犹龙一想到此,不由得阴冷一笑,有时候毁掉一个激情洋溢的世界也能让人很兴奋。

    “湖广监军主事李犹龙特奉湖广宁南伯之令,拜见贵府总兵张老爷,但请引荐一下”,李犹龙向打扮成张府门房的锦衣校尉投递了帖子,然后便坦然自若地站在一旁恭候,心里却蹦跳如雷,看着花团锦簇,热闹非常的九江城,不由得暗叹:“多好的一座城啊,昔日浔阳郡,而今九江府,不屠何以震江右。”

    管家打扮的锦衣卫千户沈琏将李犹龙引了进去:“老爷在西花厅等候李公多时了,听闻宁南伯进攻九江受阻,我家老爷也是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恰闻如今黄得功突然遣其妻兄分兵而去,正是里外响应的最好时机,只是不知左帅能开出什么样的筹码。”

    “这个自不必让张总兵多虑,我家大帅自然会与贵老爷同富贵”,李犹龙说着就跟着沈琏往前走着。

    诺大个张府此时已经没见任何一点血迹,所有的行凶遗痕都被处理,而在府内的仆役皆是锦衣卫装扮,不过李犹龙一介文人,眼睛近视又自视甚高,从不正眼瞧人,也就没有注意到张府内的与众不同,也只是本能的感到有些肃杀之气,但因想这毕竟是武官的宅邸,有肃杀之气也在所难免,便壮胆继续往里走。

    李犹龙来到了西花厅,但一进来,锦衣卫千户沈琏就反锁上了门。

    而这时候,厅内的灯火通明,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走了出来,同时出来的还有十名着飞鱼服,挂绣春刀的锦衣校尉。

    “别来无恙啊,李主事啊,我记得你是拔贡出身吧,才明精干,被选授主事,如今在左良玉麾下任监军,你家主子派你来九江有何要事啊?”

    吴孟明坐了下来,接过清茶一杯,淡然地问道。

    沈炼锁门时,李犹龙就开始察觉不对,此时他李犹龙自然是不由得大惊,他没想到居然遇到的是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

    “吴指挥使,你们怎么在这里,张总兵他?”

    李犹龙本能地后退了几步,想要就此逃跑,但当他猛地撞在了门边后,才发觉自己已经没路可退。

    这边,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将总兵张世勋的人头直接丢到了李犹龙面前:“这就是你要见的张总兵。”

    “你们,你们把他杀了?”

    “张世勋勾结逆贼,意图谋逆,罪不容恕,杀之有何不可,李犹龙,你还是从实招来吧,除了你之还有谁进了九江城,是谁帮助你们混入了九江城,另外左逆所部现在虚实如何?”

    吴孟明问后就走到李犹龙面前来,一拳把李犹龙打倒在地,打得李犹龙鲜血直流:“你最好老老实实交待,否则本官杀的就不只是你李犹龙一人,而是你李犹龙全家!”

    李犹龙捂着脸,惊惶失控地看着吴孟明,然后茫然无神地跪倒在地:“好吧,我招!”

    当夜,李犹龙被杀。

    而九江城帮助李犹龙混入城内的守门官兵也尽皆被杀。

    次日一早,张世勋的人头和李犹龙的人头以及那收受贿赂放李犹龙入城的被斩官兵的人头都被悬在了九江城头上。

    九江城的防卫比之前更为森严。

    而左良玉这边等了一日也没等到李犹龙回来复命的消息,白白耽搁了一天的战机。

    等到了第二日,才有人来报,在城门口发现了李犹龙和张世勋的人头。

    左良玉听闻后不由得勃然大怒:“该死的黄得功,坏我大业!”

    接着,左良玉又猛吐了几口鲜血。

    一旁的金生桓不由得连连摇头,甚至很愤怒地瞪了张慎言一言,便道:“大帅,如今九江城久攻不下,现在又没了内援,而且我们为等城内的消息还白白的耽搁了好几天,坐失了歼灭翁之琪部的良机,这下可如何是好?”

    金声桓没有明着说这是张慎言的过,毕竟这是左良玉的决定。

    不过,左良玉还是听出了金声桓的言外之意,他现在也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听从张慎言的意见死磕九江。

    虽然历史已经证明张慎言就是个连菜鸟都不如的谋士,甚至还只能是猪队友。但有阁老身份的他依旧是自命不凡,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真的很差,特别是在左良玉、金声桓面前就更加不愿意承认自己连谋略都不行。

    因而,张慎言依旧如诸葛亮般摇起了鹅毛扇:“左公不必担心,老夫还有一计,黄得功虽竭力死守九江,不过是因为朝廷给许诺了郡王之爵,其实,黄得功又何尝不是朝廷忌惮的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相信黄得功不会不想到这一点,只要我们给出更高的允诺,他黄得功不会不站到我们,所以我们可以派人与他进行和谈。”

    左良玉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去北边有翁之琪部,而且数十万大军拔营转向也不是一件容易事,粮草调运,部署兵力、安营扎寨都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耗费一月乃至数月的时间。

    因而,左良玉只能听从张慎言的建言:“既如此,派人去和黄得功和谈,就说我左良玉无意推翻朝廷,也不想做谋位逆臣,不过是奉太子名,清君侧,诛杀奸佞之臣,以正朝纲,靖南侯乃国之柱石,不能坐视朝政被奸臣所窃居,若公与左某同匡朝纲,左某愿请朝廷封公亲王之位,世袭罔替,与公同掌大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