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李自成之死
    伪清和硕英亲王阿济格自崇祯十七年底被清廷封为靖远大将军,率平西王吴三桂、智顺王尚可喜等满蒙汉三万精兵西征李自成部后,已于十二月月底进击潼关。

    在大明朝廷忙于应对左良玉部的正月间,潼关则已失守。

    李自成部接连败北,不得不退出陕西全境。

    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李自成最近心情很不好,从年初骤登大位时的春风得意到现在被清军追得狼狈不堪,使得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也越来越失去理智。

    一路上被他枉杀或怒杀的官员也有不少,而对官绅百姓也没有了抚慰的耐心。

    这也导致昔日投降顺军的大量明军官兵相继又投附南明吕大器部。

    这一日,刚进入襄阳境内,眼看即将要攻占武昌,李自成便再一次召集群臣议事。

    不过,就在这时候,顺廷丞相牛金星对李自成报告了一则消息:“陛下,据眼线回报,现在负责凤阳、寿州等地总兵官乃刘芳亮,他现在是明廷方面大将。”

    “什么!刘芳亮居然是投降了朱明!混账!”

    这个时代,没有快捷的通讯条件,消息有时候延迟数月乃至一年也很正常,再加上刘芳亮这种归附大明的闯贼将领,朱由检下旨让锦衣卫刻意隐瞒其投降的污点,也算是对归附官员的照拂。

    因而,使得李自成一直以为刘芳亮是因一时大意被朱由检在南下时所杀,却也没想到刘芳亮居然是归附了明廷,再一想到昔日给自己戴了绿帽也投降明廷的高杰,他怒火再一次陡然而升,恨不得亲自手刃这两人。

    而这时候,李岩则站了出来:“陛下息怒,现在还不是因这些事恼怒的时候,刘芳亮之辈寡廉鲜耻,投靠朱明,虽可恨却不可惧,如今可惧的是,清军追击在即,陛下当立即布置防务于荆襄与河南,不然一旦清军过荆襄四郡,我们将无险可守!”

    “陛下,李岩所说不无道理,只是刘芳亮投降明廷后,河南全境便落入了明廷手中,只有怀庆一府还在刘忠部手中,但刘忠部正面临清军多铎部的攻击只怕早已转移或者被灭,如今我们在河南已无可据之地!”

    牛金星这时候也站出来继续说道。

    李岩见此便果断站出来:“陛下,眼下多铎部纵兵河南,微臣担心他一旦又调兵西进与阿济格合兵攻我等,我们将再次面临腹背受敌之境,虽说河南大部现在明廷手中,但微臣和吕大器颇有关系,且河南各府县大都也是微臣当年所招抚,还请陛下拨臣两万精兵,微臣可出中州,保证能收归河南大部,为陛下保住右翼,到时候陛下可陈兵荆襄,我大顺或可立足湖广,南扣江右,不愁得不到喘息之机,毕竟我等不是左良玉,尚有民心支持,均田免赋之令,依旧可招募大量庶民影从。”

    李自成看向了李岩,没有说一句话,但内心里却颇不宁静,他知道李岩说的很有道理,现在要想让河南重新回到自己手里,只能靠李岩的个人声望,但李自成也有些怀疑,李岩会不会像刘芳亮一样趁机也投靠了明廷,毕竟他口口声声都在说要联合崇祯皇帝朱由检,甚至口里不乏对朱明皇帝朱由检的同情之心。

    “都退下吧,朕再好想想”,李自成摆了摆手,但突然又把牛金星喊了回来,问道:“丞相,你觉得李岩此人如何?”

    牛金星没想到皇帝李自成会突然问这个,也顿时意识到李自成可能已经对李岩起疑,而他现在和李岩素来不和,毕竟都是文臣,但李岩有军功,而自己没有,再加上一山不容二虎,为了保住自己的首辅文臣之位,牛金星也果断回道:

    “陛下,微臣斗胆直言,这李岩先不问其才能如何,此人和我们就不是一路人,人家是正经的名门世家子弟,举人出身,父亲还是兵部尚书,家世显赫,骨子里就瞧不起我们这些粗鄙之人,还有微臣这个寒儒,所以李岩心存大明是肯定的,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陛下认为李岩可信吗?”

    牛金星说后便问向了李自成。

    “那如何除掉比较好,何时除掉为好?”李自成问道。

    “就选择,陛下迟迟不敢动李岩自然是因为其妻红娘子掌握一部精兵的原因,但如今红娘子被调去攻打邓州,正是我们借机除掉李岩的机会,陛下你以邀请李岩商议要事为由让他来御前,然后埋伏刀斧手杀之,并借口说是李岩被明廷细作所杀,到时候不由得红娘子不信,陛下可到时候再收了红娘子或者杀了她,收归其部便可”。

    牛金星这么一说,李自成便点了点头,便下令道:“传朕口谕,着李岩和其弟李年觐见!”

    同时,李自成便让牛金星下去准备。

    不过,就在这时候,营帐外却传来了喊杀之声,且也有人喊道:“不好了,是清兵杀来了,鞑子的骑兵!”

    一阵马匹的嘶鸣之声也吓到李自成忙拿着剑出了营帐,却正好看见一百来骑身穿软甲服,头悬金钱鼠尾的鞑子骑兵朝自己这边杀来,且其中一人直接拉开了硬弓朝李自成射来:“闯贼李自成受死吧!”

    李自成没想到这里还会有鞑子游骑出现,看其弓马娴熟,似乎都是百战老骑兵,只得忙令火器营前去阻拦,但李自成却忽略了还有一支小分队趁着混乱突入了他中军大营近前,其中一人正是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麾下第一得力干将锦衣卫千户兰官伟。

    兰官伟一刀拿起崇祯十四式燧发枪朝李自成开了一枪。

    砰地一声!

    李自成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阵闷痛,低头一看却是一茶杯口大的血洞。

    兰官伟又补了一枪就立即撤离了现场。

    而此时,李自成的亲兵才发现自己的皇帝已经中枪,忙大喊:“不好了,陛下中弹了!”

    顺军已经被鞑子打得没了胆,再加上现在又被突然出现的鞑子骑兵搞得军营大乱,再一听李自成中枪了,都吓得根本没了抵抗之力,这一股鞑子骑兵趁机平安撤离了顺军的中军大营。

    兰官伟则带着自己的小分队在线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牛金星帐前。

    “千户,此人就是大顺丞相牛金星!”

    “带走,去和镇抚使汇合”,兰官伟说毕就亲自在前面带路,离开顺军大营后,走了约三四里路就看见镇抚使王鹏和一干锦衣卫骨干力量正坐在地上歇脚。

    “老大,这鞑子的头式太难看了,要不我们直接剃掉吧,当和尚也比当鞑子好啊!”

    一锦衣卫说道。

    “留着,以后扮演鞑子潜入敌后的机会还不少,现在剃了得什么时候才长回来,你我从入锦衣卫起,便是陛下家奴,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忠孝难两全,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留一辈子的鞑子头又如何,而且比起那些已经去了真鞑子身边潜伏当包衣奴才的兄弟,我们还算好的。”

    镇抚使王鹏说后就见兰官伟押着一个顺军官员走来,便忙起身来迎:“辛苦了,此人便是伪顺丞相牛金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