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臣等无能,何关陛下之罪!
    “此事朝会再议!”

    朱由检决定暂且先不提关于是否给李自成按帝王礼下葬的事。

    文官们总喜欢纠结这些繁文缛节,历史上的一场大议礼事件几乎持续了半个嘉靖朝,为以后的危机埋下了很深的伏笔。

    朱由检可不想让朝堂又这样,尤其是在这种一不注意就江山覆灭的危机时刻。

    一离开大元帅府,朱由检便授意光明日报开始加大篇幅报道建奴南下的消息,揭露建奴南下的残暴行为。

    同时,朱由检还让光明日报把数十万闯军若投清军与投朝廷的后果分析了一下,并且尽量夸大数十万闯军在朝廷与清军较量间扮演的重要角色。

    朱由检这样做便是要让朝臣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事,对于李自成能否实行帝王葬礼,和江山社稷相比较起来哪个更重要。

    此时的朝臣们在得知李自成已死后同马士英、李邦华等人一样表现的很是激动,作为大明帝国的统治维护者甚至现在还跟随在大明皇帝朱由检身边的这些大官僚们虽说是忠臣,但对于搞乱了大明江山甚至夺了都城,险些让他们成了亡国之臣的李自成,自然是深为痛恨,如今听闻李自成恍惚国仇家恨已报。

    然而,作为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本该最为痛恨李自成的大明皇帝朱由检此时却没有失去理智。

    或许是因为他是来自后世的穿越者,此时的他更多的是理智而不是情绪上的抵制,此时的朱由检非常清楚,李自成是否实行帝王葬礼与能否招抚数十万闯军之间的利害孰轻孰重。

    虽说闯军余部被清军打得节节败退,但并不是说着这支军队就毫无战斗力,李自成能败的如此难堪不仅仅是因为建奴的强大,和他最初忽略了建奴势力有关,在他初进北京时,他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后方根据地的建设,甚至大部分主力都还在山西黄河岸边,随他进京的大部还是投降的明军。

    因而,李自成在于建奴最初作战时失去了先机,到最后更是完全没有了自信,狼狈而逃,此时的关中已不比汉唐,完全没有一个很好的后方依托。

    但实际上,现在的大部分闯军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流寇,而且一直被建奴这么压着打,早已有了恨之入骨的民族仇恨,日后若利用自己大明的后勤体系与统治基础,完全可以让这一支军队发挥出他最强大的实力,无疑可以成为抗清的主要力量。

    因而,朱由检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数十万闯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再成为流寇或者投降建奴走吴三桂等人的道路。

    事实上,原本历史中,南明永历王朝坚持抗清的时间远远长于弘光王朝,和它的主要抗清力量是原农民军不无关系,投降满清的汉族大官僚大汉0奸或许对官军的招抚有效,但对农民军自然是收效甚微。

    数十万闯军有意归附大明并要求对李自成行帝王之礼下葬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朝堂。

    不出意料的是,整个朝廷彻底因此而议论纷纷起来,尤其是内阁次辅高弘图与武英殿大学士李邦华,礼部尚书刘宗周与刑部尚书姜曰广等注重人伦气节的大臣反对尤为强烈,他们十分痛恨李自成这种以下犯上的行为。

    “陛下,李自成乃国贼,国贼不可恕!行帝王葬礼,实乃有损朝廷之威严!”

    “陛下,如今危难之际,虽可饶恕百姓从贼之罪,但李自成乃首恶,若饶恕,陛下您颜面何存,将来如何九泉之下如何见先帝!”

    “李自成罪恶滔天,本该挫骨扬灰,但如今胡虏南侵,为天下之大局计,或可饶恕,但行帝王之礼实在是有悖于陛下之尊严,陛下可曾忘了毁陵之恨,北都沦陷之痛!”

    李邦华这么一说,在朝的官员都呜呜咽咽哭了起来,一个个都是蟒袍红袍加身的重臣,却在朱由检老泪纵横,让朱由检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朱由检也只得跟着作秀,抹了抹眼角,强行挤出几颗泪来:“列为爱卿,朕理解你们的心情,要说和李自成之间的仇恨,就属朕和李自成的仇恨最深,朕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为了表现出自己真的很恨的样子,朱由检咬牙切齿地说后就一拍龙椅,吓到群臣都没敢再哭,忙高喊一声:“陛下!”

    “可是,眼下清军南下,已占据了山西、陕西全境!清英亲王阿济格更是逼近荆襄,多铎部南掠河南,转眼便可入山东,直下江南!还有一个左良玉在安庆附近作乱!诸位想过没有,若是我们不答应闯军要求,这数十万闯军若投了清军,或和左良玉联合起来,会是什么后果!”

    朱由检说着直接让李邦华站出来:“李爱卿,你说说,会是什么后果。”

    李邦华只得如实回道:“若这数十万闯军投清军,阿济格部会直下江右,左良玉部若再降,则我南京右翼面临近百万大军攻击,如多铎部这时候再南下,则江南着腹背受敌,我大明江山社稷必亡无疑!”

    “听见了吧!”

    朱由检大声一吼,又让马士英说说这数十万闯军的实力。

    “都是当年和卢象升部、洪承畴部、左良玉部等交过手的老贼寇,虽不及清军鞑子,却比官军厉害,一旦投清或投左良玉,都是对朝廷的巨大挑战。”

    马士英这么一说。

    群臣都沉默了下来,谁也都知道眼下数十万闯军归附朝廷的意义重大,但谁也很难在心里接受对李自成进行帝王礼下葬,因而都看向了朱由检,意思是如果陛下能接受,他们也只能咬着牙接受,反正他毁的是你朱家人的江山,你若能过这道坎,我们也能过!

    朱由检还真没什么心理压力,但还是故作沉痛地说道:“正因为知道这些后果,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天下苍生,朕也得答应闯军,为李自成行帝王葬礼!细想想,北都沦陷,李自成一小小驿卒能让江山破败之此,其实还是朕自己的过错,若不是朕横征暴敛,若不是朕一味索取,使天下百姓不堪其跶伐,何至于此,朕又有何脸面去追究人家李自成,真正罪不容恕的是朕自己!”

    朱由检的一顿自我批评,让群臣再一次飙泪,忙跪下来:“是臣等无能,何关陛下之罪!”

    “诸位爱卿的心情,朕也能理解,李自成此人罪恶滔天,坏我祖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