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炮击左军中军大营
    安庆府城东面月山脚下的一片原野便是左军中军集中地,绵延数里的大帐,在壕沟与水渠之间交错着。

    不愧是左军最精锐的军队,整个军营的布置很是合理,壕沟与水渠既为饮水提供便利也起到了阻挡作用,各沟之间设置了木寨门,且以吊桥相通。

    除此之外,每一处寨门都有瞭望楼,哨骑日夜不停地在各处巡逻。

    左良玉的中军大帐更是月面山下的怀宁县城内,三千铁骑昼夜守卫在左右,更有上万弓箭手在各城垛上警戒。

    各寨门上还有炮台,且炮台在东南西北都有,可以方便对任何一个方向进行炮击。

    作为近卫军第一军第一兵团的副总兵刘肇基看得出来,左良玉的中军大营算得上一个易守难攻之地,而左良玉明显是要在此长待的准备。

    刘肇基带着阎应元这一排骑兵借着月色观察着整个左军大营,一时也不由得脸带愁容之色。

    “我们近卫军一开始便是准备和鞑子野战的,若是左军没有这种牢固的大营,本官现在就可以下令进攻,只是现在这左军依托大营,节节设防,又有一座怀宁县城为依托,我近卫军于攻坚战训练较少,如今要是尽快拿下左军似乎并不容易啊!”

    刘肇基说着便又道:“难怪靖南侯和袁总督麾下有数十万大军而不敢进攻左军,看来这左军也并非朝廷所料乃秋后的蚂蚱。”

    阎应元见刘肇基看向自己,便也回应道:“大帅此言说的正是,陛下与朝廷诸公目不能及,自然不能度其真境,不过如只凭眼前所见,的确左军难以攻破,但左军困在此地已久,只怕粮草早已不支,只要我攻击得当,未尝不能全胜。”

    刘肇基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他身后有步兵、骑兵还有炮兵,这与官军传统阵势有所不同,官军传统阵势是步炮骑杂糅,相当于作战时一起上。

    但现在各兵种皆是单独分工,他这个指挥官相当于手上有三种利器,他得琢磨如何用这三种利器与左军作战。

    刘肇基也知道以自己麾下将士的武器与兵员素质打败左军不成问题,但他不想在这次战斗中让自己的第一兵团损失太大,毕竟他一直记得皇帝陛下告诉过他,他们近卫军主要的对手是南下的清军。

    “走,回营!无论如何,只要靖南侯的决战时日一定,我军便全力进攻就是!”

    刘肇基说着就轻轻骑马而走,待半刻钟后才策马朝大明近卫军临时驻地而去。

    阎应元紧按手中配刀,跟随在刘肇基身后,他虽然被朱由检接见过,但在刘肇基看来还不过是一颇有见地的后生而已。

    毕竟,刘肇基的军中各种才子亦是不少。

    一回到驻地,刘肇基便收到了黄得功的令。

    刘肇基知道明日正午开始决战之日,便开始坐在了地上,不发一言。

    直到一个时辰后,刘肇基才突然命道:“传令,炮兵甲种第一营与炮兵乙种第一营连夜趁夜色进至月山东西南北各方向,次日一早发动炮击!”

    炮兵营共计数百门大炮便开始聚集起来,趁着夜色急进到左军阵营之前。

    近卫军的炮兵营每营是以每十五人为一队,一队负责一门炮,一个营三百余门火炮。

    一个营分为三标,每标有佛罗机炮、虎蹲炮和军械所新制大明炮。

    这种大明炮是比较实用于步兵作战的野战炮,比红衣大炮重量与体量小得多,射程也缩小一半,但更便于运输,且操作更方便,哑火率和炸膛可能性较小。

    毕竟是用的钢铁冶炼局最新制造的合金钢,硬度高于铁炮但重量比铜炮差距不大。

    当然,大明近卫军各类火炮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炮管加铸了准矩,不再依靠士兵根据经验放炮。

    次日一早。

    大明近卫军两个炮兵营便开始在一堆杂草间探出头来,各炮开始依照各标的命令开始操作火炮。

    一个队里,一人开始根据炮身准矩与卡尺测量目标炮击物与准矩距离和炮身角度,并利用游标所在位置开始给操作者发布指令。

    “向右倾斜三十度,仰角调高三十!”

    郑成功出自海盗世家,对火炮情有独钟,算学更是精通,同他一样,第一兵团的甲种营炮兵中的火炮操作者与指挥者都具备一定的知识基础,对于各种几何学知识也能做到有效应用。

    一但调试完毕。

    作为队长的郑成功便先站了起来,其余各炮队长都站了起来。

    紧接着各标千户便跑到营指挥使这里来听从号令。

    营指挥使则用旗语禀报刘肇基。

    刘肇基一点头。

    顷刻间便是轰隆轰隆数声炮响在整个宁静的原野响了起来。

    左军们许久都没有听见这样高密度的炮声,顷刻间就炸了窝,一个个都忙着从帐里出来观察。

    左梦庚也被炮声从睡梦中惊醒,他忙跑出了县衙,问道:“怎么回事,哪里打炮!”

    麾下亲兵连说不知道,正在派人查知。

    这里,左良玉也慌张地坐起身来,忙推开窗户,却见远处已是阵阵白烟,不由得纳罕起来:“这是谁的军队,炮火如此密集!”

    这时候,左军大营的各木寨大门相继中弹,直接破碎成木屑,倒塌在壕沟之中。

    木寨门上的左军相继也跟着摔了下来,左军亲军各部将领立即出了大营,但都不敢再上木寨门楼。

    左梦庚这时候也走到前面来,左军各部亲军将领忙围住左梦庚:“少帅,看这情况,应该是朝廷的军队,这炮火规模当不下二十万兵马!我们该如何应对,还请少帅定夺!”

    左梦庚不由得笑了起来:“我能怎么办,既然来敌不少,那就先弃守各处木寨,集中兵力防守怀宁县城,统治其他各部立即驰援中军!”

    说着,左梦庚便先去找自己的父亲左良玉。

    而刘肇基这边,见第一次炮击,左军便开始后撤,就不由得笑道:“乌龟果然胆小!命令骑兵营立即抄小路进军怀宁城下,锁住左军退路,步兵营前进,从正面进攻左军外围军队!刚好午时时分解决左军外围阵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