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攻入怀宁城
    近卫军的专项训练有在主帅不在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有效歼敌,尤其是敌人崩溃时如何大量杀敌的训练。

    因而尽管刘肇基此时的还没根据战场变化做出应对,在骑兵营最终歼灭左军两千铁骑,造成左军阵营大乱时。

    步兵甲种第一营和第二营的指挥使已开始下令自己所指挥的步兵营开始不再摆阵,而是以小队为单位追击敌军。

    一个小队的装备配置与战术配合是根据戚家军的鸳鸯阵演变而来,以盾牌兵、刺刀、燧发枪等组成一个组合体,做到防守结合,但因单位小,而追击效率也较高,因而只要遇见单个左军,无论是骑兵还是火器兵或是武艺精湛的将领,都能做到有效歼灭。

    不过,刘肇基则认为此时面对这种已经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只知道逃跑的城外左军,连让步兵摆这种阵势都是浪费。

    “传令,步兵甲种第一营和第二营立即集合后撤歇息用餐,兵团直属警卫营与步兵第四第五第六营(乙种营)以及随军赶来的兵团直属后勤营的官兵都抄起家伙冲上去,除步兵营外,其余各营不必摆阵势,杀几个人练练胆气!既然都是我近卫军第一兵团的一员,不杀几个人如何配做我第一兵团的人!”

    刘肇基如今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第一兵团的很多新兵蛋子们明显战场上杀人经验不足,眼下甲种营的官兵大都亲自经历了一下,其他营的官兵怎么说也得经历一下,至少得知道杀人是什么感觉。

    在号令吹响后。

    步兵第四五六营以及兵团直属部队近三万人朝往外面奔跑的数万左良玉残军杀来!

    兵团直属部队的官员的确没讲究阵势,有骑马砍杀的,有直接舞着大刀杀的,还有随军的锦衣卫也拔出绣春刀参与杀戮的。

    这些都是近卫军的预备部队,属于非主力作战兵员,但在已经没了士气的左军面前依旧比左军还凶悍。

    这些左军们完全不知道反抗,有的是直接跪在了地上,但还是会被近卫军的官兵斩杀。

    毕竟按照命令,在决战之日起,左军除非战前起义外,所有左军皆诛杀,不能放走一个人。

    而左军没有倒戈的觉悟,最多就是投降,结果投降照样被杀害。

    “日落之前,全部解决城外敌人,将这些祸害湖广百姓数年的兵匪们全部杀掉!为明年屯田培肥!”

    刘肇基说毕便大声一吼:“杀啊!”

    顷刻间,整个怀宁县城外全是喊杀声。

    步兵营的官兵到最后也懒得再摆阵练习,懒得再开燧发枪,为了多杀人,直接把左军当成活靶子,直接练刺杀!

    城内的左军将领忙找到了左梦庚:“少帅,快去禀告大帅,城外我两千铁骑全部被杀,现在朝廷官军正在屠杀我其余残兵,我军惨败啊!”

    “什么!”

    左梦庚不由得大为惊讶,也忙跑到了自己父亲左良玉这里,将城外军队惨败的消息告知给了左良玉。

    左良玉一听直接愣住了片刻,然后猛地咳嗽了起来,他现在也顾不得去想为何近卫军能战胜自己,只是抬手命道:“快领城内三千铁骑携为父冲出城外,另外大军在后跟着后撤!不能困守此地!命令你其他叔父立即率兵来援,他们离我们不过数里,应该很快就赶到了,我们还有希望。”

    “是!”

    左梦庚忙跑了出去。

    左良玉这时候才不由得喘了几口气,暗想近卫军怎么这么厉害,自己在城外放了两千铁骑,都是曾逼得张献忠逃入四川的主力,但如今居然被全歼。

    这让左良玉是既惊愕又心疼,他不敢再让自己剩下的三千铁骑葬送在怀宁。

    毕竟若他连这三千铁骑都没了的话,他就没办法控制其他各部左军将领了。

    但左良玉不会想到的是,刘肇基此时已经命步兵第一和第二营(甲种营)开始与炮兵营一起进抵城下,同时骑兵第一营业在外围随时待命,而骑兵第二营和步兵第三营(甲种营)也已进抵怀宁县城的另一道门。

    一道烟花弹冲入云霄过后。

    郑森果断下令:“放!”

    “放!”

    “放!”

    顷刻间,便是无数炮弹伴着黄昏时分落在了怀宁城的城墙上,直接炸得土墙崩裂开来。

    近卫军骑兵先一马当先冲了进去,阎应元更是冲在了最前面,左良玉大军正忙着撤离,也没管城防,因而炮兵一轰开城墙,骑兵进入后便是随意的砍杀。

    步兵犹如潮水般涌入了怀宁城内。

    左良玉还希冀着这些朝廷的军队会去闯民宅或捡拾地上被他故意命人丢下的财物,但近卫军的官兵并不缺钱,而且纪律在先,只想着追着一个左军杀一个是一个。

    城内数万左军虽说还能组织抵抗,毕竟是经历过实战的老兵为主,但在甲种营的近卫军步兵依托各处巷道和自身阵型和更先进的燧发枪的虐杀下,几乎只要是抵抗者都会被直接杀死。

    左军只能疯狂的后撤,甚至不惜烧毁民房以阻挡近卫军的追击速度。

    左良玉被人抬着在三千铁骑的护卫下来到了另一处城门外,可当麾下将士打开城门时,已准备好的近卫军步兵第三营直接开始发射密集的燧发枪枪弹。

    猝不及防下。

    所谓的三千左军铁骑倒下数百骑,左良玉和左梦庚只得在亲兵护卫下连忙后退。

    而步兵甲种第三营先冲了进来,一步步地前进着,手中燧发枪不停地射着。

    由于还在城内,左良玉的三千铁骑在狭窄的街道内根本冲不出去,与其他左军官兵拥挤成了一团。

    步兵第三营的近卫军第一排的官兵干脆拔出刺刀直接刺。

    左良玉看着这一幕欲哭无泪,他没想到自己会陷入绝境,不由得对左梦庚吼道:“你那些叔父去哪儿了,缘何还不来救援我们。”

    “孩儿不敢瞒父亲,到现在也没收到叔父们的救援之军!”

    左梦庚回道。

    左良玉一听此直接栽倒在地。

    而这时候,外面已经传来近卫军官兵的呐喊声:“活捉逆贼左良玉!”

    “活捉逆贼左良玉!”

    左梦庚这时候也顾不得远处的喊声开始扶起左良玉,不停地喊道:“父亲,父亲!”

    左良玉此时只喘着粗气,完全没办法说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