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左军之后是清军
    左良玉至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数十万大军会在一天之内一败涂地,而且连带自己都被困在了这里。

    一想到城外如此多的官军,而自己其他各部将领迟迟未来救援,他便也已猜到其他各部应该不是投附朝廷便是被朝廷同样歼灭。

    左良玉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搞清楚朝廷到底又增添了多少兵力来攻打自己,难不成陛下真听了马士英的建议把拱卫南京与淮扬的数十万大军都调了来?

    可要是真这样,他不可能不提前知道消息。

    他暗想或许是自己真的低估了朝廷近卫军的实力。

    左良玉不得不开始回忆起自己的一生来。

    事实上,他从没有想到他自己会走上造反这一条路。

    从崇祯元年开始到现在,他为大明征战四方无数次,即便是在见到明廷最黑暗**的一面时,他都没有想过造反。

    但偏偏就是现在,在全天下大多数士绅百姓都渴求他能团结在陛下身边重振大明时,他因为自己的野心而走上造反这条道路。

    左良玉本以为京都一失,天下便会大变,改朝换代的时代将要来临,也因一个虚无缥缈的帝王诱惑促使他选择了背离朝廷这条道路。

    但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一开始就判断错了局势,朝廷并未是行将就木之朝廷,眼前这些官军一个个热情高涨,几乎就让他想到当年天启年间在辽东时随熊廷弼与建奴作战的旧事来。

    那个时候,他也同现在外面的官军一样,一心只为朝廷建功立业,从未敢有丝毫不臣之心。

    左良玉想到了陛下南迁后为何除掉刘良佐和刘泽清,却未除黄得功,甚至调黄得功守九江,原来是一开始就在防备自己。

    左良玉发现自己起兵造反是多么愚蠢的一个决定,如今却只能落得个身败名裂。

    再一想到起初竟全歼自己两千铁骑与数万精兵的近卫军,左良玉就更加懊悔自己不该听东林党的蛊惑。

    一想到东林党,左良玉想起了东林党所谓的在南京响应自己的事,可自己竟然没有在张慎言狼狈逃到自己身边时果断杀了张慎言,背弃东林党而向陛下效忠。

    那样的话,或许在城外的就不是黄得功而是自己,而被围的就不是自己而是黄得功。

    左良玉不由得老泪纵横,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陛下!”

    ……

    黄得功着一身银色山纹甲,骑着枣红色高头大马与同样骑着白马身着锦鸡二品官服的袁继咸并辔而来。

    两人皆是春风得意,看着眼前一望无边的火把与帐篷,陡然生出一脸的豪迈。

    刘肇基骑马而来,并在两人面前下了马:“靖南侯,袁督,左良玉和他的两万残兵已被我军困于城中,待亥时,必能生擒左良玉!”

    黄得功与袁继咸皆下了马,向刘肇基行了礼。

    “刘总兵辛苦!”

    袁继咸很热情地给刘肇基道了乏,七万近卫军在一天之内击败左良玉十万精兵,如今还把左良玉困在了城中,这让他不得不佩服刘肇基的统兵能力。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现在心情很好,左良玉一旦被抓或被杀死,他便可封三公之位,实现文官之莫大殊荣。

    黄得功也同样如此,朝刘肇基拱手道:“此战,刘总兵当为首功。”

    “两位折煞刘某,若没两位上官守九江与安庆得当,拖累了左军,刘某自然没法如此轻易战胜左军精锐,连陛下都说,我来是摘两位上官的桃子的,只为练练近卫军第一兵团的新兵蛋子,叫我好生给两位上官赔罪!”

    刘肇基这么一说,黄得功与袁继咸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如此夜色,月华如洗,可谓天涯静处无征战,兵气销为日月光,诸位,在此闲聊无疑,我们不妨登上城楼,看看左军现状如何!”

    袁继咸这么一说,两人自然响应,三人便在亲兵陪同下登上了怀宁城墙,看着仅仅隔着一排木栅栏外的左军阵营和那被火把映红了的县衙。

    “还没挂白幔,看来左良玉还没死!”

    袁继咸这么一说,黄得功也回道:“晚点死也好,若能活捉,本爵倒想问问他,是什么让他在这种胡人南下,江山危急之时,还造反,陛下也待他不薄!”

    “人之**,谁能确定,左良玉一死,我们便可一心抵御南下之清军,以李自成之实力尚不能敌,也不知我大明官军将如何救我汉室江山,陛下有言,拼尽全力,只要有一汉家男儿未倒下,便不可让胡人轻易夺走了这锦绣山河,毁我华夏之百年江山!”

    刘肇基这么一说,袁继咸不由得再次念道:“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刘肇基和黄得功皆不言,文官爱念诗,他们这些武官自然没这些感怀天下的心,他们此刻更多的是在这乱世之中建立功勋的雄心。

    “主帅,亥时初已到!”这时候有通讯兵来报。

    刘肇基点了点头,便下了命令:“活捉左良玉,不得放走一个从逆之贼!”

    没多久。

    本来寂静的黑夜开始再次响起一片喊杀声。

    顾炎武带着自己的一把战士开始从沙袋里探出头来,朝栅栏侧的左军发动了射击,并迅速冲了过去。

    又饿了一顿的左军根本挡不住潮水一般的攻击。

    阎应元一马当先率性跨过了栅栏,直接一刀劈断了一左军武官的脑袋。

    王夫之则带着自己的人推开了栅栏,一对近卫军骑兵迅速冲了进去,从燃烧着熊熊烈火的街道冲过,朝怀宁县衙所在的地方杀来。

    剩余的左军倒也还能抵抗,但此时的抵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整个怀宁县衙所一带堆积的左军尸体越来越多。

    后面赶来的官军只能向爬山一般爬了过来,只有射击能力好的才能借着火光击倒一两个没有被前面的战士杀死的左军。

    左良玉也听见了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喊杀声,但他此时已经不能动弹,只得喊着陛下。

    而左梦庚此时也最终嚎啕大哭了起来:“父亲!”

    杨廷麟与阎应元几乎同时冲进了怀宁县衙,怀宁县衙的左军亲卫没有抵抗多久便被杀害,等到杨廷麟和阎应元进入县衙后院时,左梦庚已经跪在了他们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