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诛杀逆贼左良玉
    左梦庚此时也知道自己已没法逃脱,便在杨廷麟与阎应元面前跪了下来,做出孝子之事来:“家父大限将至,可否恳请诸位将军允家父安然病逝,生前免受刀剑之痛!“

    阎应元抬头一看,果然看见床榻上躺着一形容枯槁的蟒袍老者,不用猜,便也知道此人就是宁南伯左良玉。

    “原来这就是逆贼左良玉!”

    杨廷麟这时候先说了一句,然后走在了左梦庚面前来:“乃父虽生命垂危,按理,使其安然病死也合乎仁义,但令尊乃大明之逆贼,十恶不赦,在此天下危难之际,枉顾朝廷大局,起兵谋反,不杀何以安社稷!本该生擒乃父,押于京城,割其肉使百姓分食之,不如此不足以令奸贼胆寒!但乃父既已大限将至,只能割其首以振君威!”

    杨廷麟虽是翰林出身,但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一番道理说的左梦庚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时候,杨廷麟已朝身后的阎应元、顾炎武、王夫之等人喊道:“诸位同仁,逆贼左良玉现就在眼前,此人枉顾君恩,意图祸乱天下,不诛不足以平民愤,随我共诛左贼!“

    “共诛左贼!”

    杨廷麟这么一喊,顾炎武、阎应元等人也都跟着呐喊了起来,直接把整个房间里的左军将领都围在了中间。

    杨廷麟等人直接推开这些左军将领,把左良玉围在了中间,十余支燧发枪与十余把弯刀就对准了左良玉。

    杨廷麟在这里官职最高,便依旧由他带头问道:“左良玉,你现在对陛下和天下百姓还有何话可说,念在你也曾是大明臣僚的份上,我等可以替你代为转告。”

    左良玉此时也还有意识,抬起了手,只说出了三个字:“我有罪!”

    杨廷麟微微一笑,便喊道:“上刺刀!”

    顾炎武与王夫之等人便都一起拔出了刺刀。

    “杀!”杨廷麟大喊一声,就先朝左良玉刺了下去,其他人也跟着把刺刀刺了下去,阎应元等也将手中弯刀刺了进去。

    顿时,左良玉便被捅得千疮百孔,口吐鲜血,眼睛登时都闭上了眼。

    “杀!”

    杨廷麟与顾炎武等人不停地往下捅,直到左良玉死的不能再死的时候,近卫军青年军官才停了下来,看着左良玉的尸体,已经是鲜血横流,肠穿肚烂。

    左梦庚与其他左军将领都哆哆嗦嗦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阎应元手持弯刀走在左良玉脸旁,一刀剁了下去,便将左良玉的人头取了下来,对杨廷麟说道:“杨指挥使,左良玉的人头!”

    到此开始。

    逆贼左良玉部正式宣告覆灭。

    数十万左军除跟随金声桓投诚,和部分左梦庚等左逆上层部分文武官员被俘以外,大部都已被全部歼灭。

    黄得功、袁继咸、刘肇基三人此时也已来到了怀宁县城内,看见满地的左军尸体,袁继咸和黄得功倒是意气风华,唯独刘肇基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这些人若是不跟着左良玉倒行逆施,倒是可以成为抗击清军的一支重要力量,可惜啊,如今也只能做荒野枯骨,徒喂野狗罢了。”

    “刘总兵所言极是,但左良玉一死,左军覆灭,也算震慑了天下不以朝廷为法度者,如福建郑氏,即将新附之闯军,日后朝廷也好管束之,左逆一灭,天下之大敌便是清军,我等与流贼、叛军作战多年,如今也算是不再同室操戈,而是共攘华夏了!”

    袁继咸说毕便看向了北方。

    “刘总兵在辽东与鞑子交战过,不妨与我等讲讲这清军有何不同之处,李自成数十万大军竟被打得节节败退,我大明自万历以来,也是败多胜少,以至于关外之地几乎丧失殆尽!这清军果真如此无敌不成?”

    黄得功不由得问向刘肇基,常年在靠围剿农民军起家的的黄得功对鞑子征战经验甚少,但他也知道日后他将要面对的大敌将是鞑子,也就分外关心。

    刘肇基微微一叹:“清军虽强,但陛下说过,只要不是天兵天将,都是两肩膀扛一个脑袋,只要我汉家儿郎齐心救国,不愁胡人不灭!”

    刘肇基这么一说,袁继咸与黄得功便点了点头,俱是缄默不言。

    次日天一亮。

    三十余万官军便迅速从怀宁城一带撤离回原有驻地,以待朝廷旨意安排。

    其中,刘肇基也率第一兵团跟随袁继咸就近进入安庆城休整。

    金声桓部则暂驻宿松、黄梅等地。

    翁之琪跟随黄得功回防九江。

    江右地区与湖广北部再次归于平静。

    这一带唯独只剩下遍地尸骸与萧萧秃鹫之声,再就是野狗野狼出没,和躲于深山的百姓们开始走出洞穴,且与野狗野狼争食官军留下的数十万左军尸骸。

    连带着这些尸骸上的衣服都被尽皆扒去,最终尸体也进了人或野狼野狗的肚子里。

    这就是清军南下前的江右与湖广北部地区的现状!

    虽说遍地萧索荒凉,但也充满着大地回春的生机。

    勤劳的汉家百姓不会浪费半点土地不会错过任何的农时。

    即便是乱世如此,一旦兵祸过后,依旧有农夫把未肯吃去的粮种撒在了刚刚流过血的土地上,只待今年秋天能有一次收获。

    按照崇祯帝朱由检的抚民政策,北方之民免税三年,南方之民免税一年。

    但朱由检为鼓里农业生产,避免官民矛盾加剧,后又加了一条,兵祸之区,两年内不征。

    因而虽说是今年是崇祯十八年,但这一带饱受左军荼毒之苦的百姓依旧不用担心会被官府盘剥。

    至于具体保护庶民利益不被当地士绅豪强所占与恢复农业基础建设方面,则需要朝廷重新派遣官员重新恢复统治体系后才能开始实行。

    而如今湖广总督堵胤锡忙于招抚闯军,凤阳总督李邦华也忙于戒备进入河南之清军,以致于这一带民政恢复一事还无大员总揽。

    当然,目前这一带还是十室九空的状态,即便如今是三不管的地区,也还不致于有盗匪出现。

    朱由检的旨意也到了九江与安庆,内容则是在左军歼灭后,刘肇基回调山东枣庄,着袁继咸与黄得功押金左军从逆余孽进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