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十万石粮在武昌
    刘芳亮知道这种事属于湖广地界的政务。

    按理,他和陈子龙这样的凤阳战区的近卫军官员自然无权过问湖广地方政务。

    不过,眼下这五万石粮食事关即将接受朝廷招抚的闯军兄弟。

    因而刘芳亮也不能不真的置身事外,见陈子龙来自己这里请示,便点头道:“你既有主意,不妨立即去告知给堵制台!”

    “属下遵命!”陈子龙得刘芳亮允准后便纵马来到堵胤锡身旁,与堵胤锡耳语了几句。

    堵胤锡回头看了陈子龙一眼,片刻后便会意地点了点头,并将马鞭一甩,在锦衣卫镇抚使王鹏与庾千户的护卫下来到了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喊道:“诸位百姓,本官乃新到任的湖广总督堵胤锡,奉命抚境安民,自然不能坐视尔等性命于不顾,诸位且随我去武昌城,在武昌城,本官早已备下十万石粮,到时候分发于诸位,跟来的百姓每人都有!”

    堵胤锡此言一出,底下的百姓不由得感激涕零地朝堵胤锡顶礼膜拜起来。

    顿时,民心大安。

    而官兵也不由得大松一口气,只要百姓们不再有闹事的可能,他们自然也不必再紧张。

    刘芳亮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堵胤锡所说的武昌城里有十万石粮乃是谎言,毕竟现在武昌城都没在大明手里,作为湖广总督哪里能有办法让武昌城出现十万石粮。

    但在武昌城里有数万闯军,只要湖广总督堵胤锡和这五万石粮食进了武昌城,有数万闯军在,这些百姓自然不必再忌惮。

    到时候,不过是湖广总督堵胤锡再找一个借口诓骗一下百姓而已。

    “懋中,有你的!”刘芳亮走了过来拍了拍陈子龙的肩膀,而陈子龙则朝刘芳亮与堵胤锡拱手道:“卑职所提的不过一时权益之计,但百姓不可欺,到武昌城后能否给随行百姓果腹之粮,只能全凭堵制台从中运作了。”

    “本官采纳你的言,也并非只是诓骗百姓,虽说这只有五万石粮食运抵于此,但本官早在数月便在长沙、宝庆、衡阳等府屯粮无数,在赶来武昌之前,便已命各府速调粮食,如今这只是一批,后续当不低于数十万石粮,为的不仅仅是满足闯军之所用,也有赈济各地饥民之所备,等到武昌后,粮食便也会陆续抵达武昌城,倒也不避担忧百姓会闹事,本官只感叹这里曾是产粮之区,如今却落得饿殍遍野的地步,这是本官为政之失啊!“

    堵胤锡说毕便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

    刘芳亮与陈子龙等尽皆沉默了下来,并不由得暗自佩服起堵胤锡之远见卓识,毕竟陈子龙所提的建言不过是一时应对之良策,而堵胤锡早在数日前便已料到湖广北部几个府最急需的物资是什么,甚至在左良玉祸乱湖广时就已经在湖广南部几个府开始屯粮,这种深思远虑非是长久做了地方官的人不能有此意识。

    “本伯爵算是明白陛下为何要提拔你做这湖广总督,可见当今圣上之英明,虽远在南京却也对你我之能洞若观火!”

    刘芳亮这么一说,陈子龙也朝堵胤锡再次拱手作揖。

    堵胤锡只是微微一笑,便带着一众队伍继续前行,由此,从官吏将士到百姓野兽便继续安静地朝武昌城行进者。

    一路上跟来的流民百姓越来越多,不只是流民,还有野狗野狼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畜生已经不再惧怕人。

    此时的武昌城在李岩到达后重新整修了一番,虽没有昔日熙熙攘攘之繁华,但也有百姓开始在城中出入。

    虽说是衣衫褴褛,但也能靠贩卖野菜蔬果从闯军手中换些钱财。

    眼下,闯军自然不比昔日做流寇时,也知道一旦占领一个地方就需要维持这个地方的稳定,更何况如今主政整个闯军的是李岩。

    因而,虽然武昌城已经被闯军占据,闯军倒也没有做什么扰民之举,甚至因为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口号已深入人心,使得底层的百姓还比较容易接受闯军。

    自然出现百姓在城中交易也就不足为奇。

    李岩在刘体仁等的陪同下来到了武昌城楼上,看着城外的一川烟草,他只感到前路迷茫。

    虽说大明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已经传递了大明皇帝朱由检的口谕,即大明皇帝与朝廷是欢迎闯军归附大明,共击清军的。

    但对明廷由来已久的失望让李岩很难知道大明的官僚们会不会依旧还是那样冥顽不化和固执腐朽,所以李岩并不清楚即将而来的湖广总督堵胤锡是否能处理好自己率闯军归附朝廷的事,甚至能否为未来抗击清军做好准备。

    这也是李岩提出要当朝重臣甚至是有所声望的大臣负责招抚的缘由,毕竟在他李岩看来,有些声望的大臣负责招抚应该还算是比较顾全大局而不仅仅为自己的私利所谋。

    李岩没想到朝廷派来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堵胤锡,而且还是一名刚刚升为湖广总督的湖广地方官。

    若不是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这些日子一直待在武昌并随时传达皇帝陛下朱由检之关怀,他李岩甚至都会因此以为朝廷并不重视他数十万大顺军的归附。

    这时候,李岩之弟李年一路小跑而来:“哥,朝廷派来招抚的湖广总督堵胤锡与建宁伯刘芳亮等已到城外!不过随行的却有数万百姓!”

    “既来招抚,又带数万百姓干什么,这个湖广总督堵胤锡到底是要干什么,通知下去,注意警戒,谨防城外百姓乃官军所扮!”

    李岩说后便命刘体仁坐守武昌城内,而他自己则亲自带着李年等数百骑出了武昌城迎接堵胤锡等朝廷钦差。

    堵胤锡一见一对头缠红巾的骑兵出现,便也猜到定是前来迎接自己的闯军,也就先拱手作了一揖。

    而刘芳亮见此也跟着堵胤锡行了一礼,同时则心情激动地微微抬头看了看,希望能早些看清自己昔日的闯军弟兄的脸。

    李岩一见堵胤锡身着从一品冠带,便也猜到他定然是负责招抚事宜的湖广总督堵胤锡,见堵胤锡没有因自己等人乃是昔日流寇且今日又是落魄之军而有所倨傲怠慢,反而依旧谦逊地拱手行礼,这让李岩倒也对堵胤锡有了个不错的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