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御前军事会议
    江南的雨总是说来就来,犹如穿针引线般把整个南京城笼罩在了一片雨雾之中。

    昔日热闹的南京城在这种本该风月情浓的时节却归入了一片静谧。

    高高的城楼上连绵不绝地掉落着雨珠,而与之同时掉落而下的则是一滴滴血水。

    血水来自左良玉与左梦庚的人头。

    在堵胤锡招抚闯军余部进入尾声之时,靖南侯黄得功与袁继咸也已抵达南京城。

    同时一同押解至京的自然是有左良玉的人头与左梦庚等左军高阶文武官员。

    大明崇祯帝朱由检并没有闲情来质问左梦庚等人为何要从逆,毕竟现在战争的主要敌人已经改变,对于这些失败者,朱由检只不过当即就下了命令,将左梦庚等人直接斩首,悬其头颅包括左良玉的人头于城门外,以警示天下。

    刚巧的是,李邦华、周遇吉、李明睿、刘芳亮、何新、路振飞、刘孔昭等奉旨进京参议军事的大元帅府体系的官员正好在这几日陆续由此城进入。

    这一世的左良玉父子没有得以善终,左梦庚也没有降清而得一爵位做一富贵闲人,而是在此刻化作血水滴落进大明军界大佬们的衣襟里,让他们深刻认识到和朝廷作对的下场。

    刘芳亮是带着一身酒意从湖广急忙赶回南京的,他带来的还有堵胤锡招抚闯军的具体情况和闯军内部对归附朝廷和对清军的具体看法。

    这些日子,刘芳亮自然不是简单地借着招抚副使的身份与昔日的闯军弟兄叙叙旧,不借此了解建奴的作战特点,他也不配做到现在的位置上。

    不过,当他来到南京城下看见左良玉等人的头颅时,却是不由得淡淡笑了起来,作为昔日跟随李自成和左良玉斗战了一辈子的刘芳亮也没有想到如今的自己成了朝廷的官军将领,而昔日围剿自己的官军大将左良玉却成了国贼,而被悬于城上。

    驾!

    刘芳亮一挥马鞭,在城门守将百户张同敞的注视下飞速奔入城中,直朝宫城而去。

    与之同行的还有陈子龙,不过此时的陈子龙不再是以翩翩佳公子的身份进入这南京城,而是一身甲胄,以刘芳亮亲卫身份出现。

    张同敞看了这陈子龙一眼,他虽说是张居正曾孙,凭此便已可引人关注,但现在的他同陈子龙只能陪着主帅参与中枢军政一样,也只能持枪守卫在城门处,静看着红袍锦服的各军最高指挥官进入城中。

    “左良玉死了,靖南侯爷与袁制台也进京来,还有这林林总总的各方大佬,看来朝廷真的要腾出手来对付北方建奴了!”

    刚刚完成李自成葬礼的礼部尚书刘宗周不由得对刚刚回京不久的东阁大学士何腾蛟说道。

    何腾蛟则意兴阑珊地看了依旧在还点着灯火的乾清宫:“我若再年轻一些就好了呢,虽不能进后廷议军政,也可去前门守御门。”

    在何腾蛟的一片感叹声起时,朱由检此时也趁着冒雨进入了大元帅府所在地,此时的他刚刚视察完军械所回来,同在场的军界文武官员一样有些疲倦。

    少不得也只能用热茶驱走倦意,从在场官员的一脸凝重之色中获得一些精神。

    “刘芳亮,你先说说湖广情况吧,招抚的事,这从锦衣卫递上来的堵胤锡奏疏里知道了不少,你重点说说闯军内部对清军的看法。”

    朱由检说完才在史可法的搀扶下坐了下来,现在的他自然早已习惯了这种正襟危坐地临朝听政的姿态,而丝毫没有半点不适之感,气度自然是比之前更加从容。

    刘芳亮虽不是饱学诗书的儒者,但在跟一群士绅出身的人相处久了以后,也比之前斯文了些,见陛下朱由检先点了他的命,也合乎礼仪地前来禀报着从闯军内部询问到的清军情况。

    没人不仔细听刘芳亮的讲述,在此刻,谁都知道未来刘芳亮口中的清军将是他们面对的主要敌人。

    然而,除了周遇吉等人以外,很多官员尤其是近卫军系统的文官很多都是朱由检在南迁以后在提拔重用的青年官员,对于清军自然就知之甚少。

    而且就算是周遇吉也没有办法了解到清军最新的进展。

    “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清军在尚可喜、吴三桂这样的汉0奸帮助下,是要野战可野战,要攻城可攻城,不仅仅是铁骑无敌,火器也甚是优良,灭虏军的弟兄们虽很多都不畏死,但血肉之躯也挡不住这样的军队。”

    刘芳亮说后,朱由检不由得点了点头:“清军之强,朕也得承认,但他也有弱点,便是过于骄傲轻点,率兵数万便敢南下,还真是当我大明百万官兵如犬羊不成!”

    朱由检说着就走到了靖南侯黄得功和江西总督袁继咸面前来,黄得功高大挺拔,袁继咸则清瘦矮小,但此刻都有些紧张,在朱由检面前都不由自主地先弯了身子。

    “围歼左良玉一役,两位爱卿居功至伟,封国公与授三孤,自然是名至实归,但朕并不只是希望你们仅仅止步于此,大明之国公不是开国元勋就是靖难辅臣,皆是于大明有盖世功绩者,而两位爱卿当应清楚自己如今之封位与先朝功臣之差距,既然要晋为国公,授为三孤,就当有在接下来抗击清军的战事中脱颖而出,到时候若果能创下挽救华夏之大功业,朕封尔等为王为三公也未为不可!”

    黄得功与袁继咸听了不由得心中陡然生出百般滋味,既有对于即将封官加爵的兴奋也有对即将到来的大战之期盼。

    “湖广,素来便不是可据之地,虽有荆襄之城,但楚地太过平坦,尤其是武昌等府,灭虏军或可能继续撤往岳阳、长沙,而到时候直面清军的便是江西,便是两位爱卿所驻之地,朕希望两位爱卿到时候能如守住左良玉不能进江右之地半寸一样不让一名清军进得江右之地。”

    朱由检说着就拍了拍袁继咸与黄得功的肩膀,不是他刻意如此,而是的确如他所言,近卫军第一二三军目前只能把控的是凤阳一带、淮扬一带以及京畿地区的防务,而湖广和江西的防务便只能依靠灭虏军与黄得功和袁继咸的人马,尤其是黄得功与袁继咸所在的江西,若江西一失,江南的西大门便大开,清军可不经凤阳入江南,而是过衢州由西进江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